这声音正是婉儿的,且凑到自己跟前的不是婉儿是谁?听说要杀自己,后羿心下大凛,但此刻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做待宰的羔羊。不禁十分后悔,居然救了一只白眼狼,而且还引狼入室!

  z7看●正nu版章$节上Q\酷匠d网

  另一个声音响起:“算了,这人傻乎乎的,留下也成不了什么事,我们快往东走,替娘寻找赤石去吧。”这声音不是炎羽又是谁?婉儿‘哦’了一声用剑柄在后羿脑后重重的打了一下,连呻吟也未发出,他便晕了过去。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炎羽伸了个懒腰抬头仰望。一群眨着慵懒眼睛的星星散落在明月四周。轻纱般的云霭在天空上中漂浮不定,好似隐藏着殿阁宫阙的飘渺仙境,远方的天空与大地相连,好一副天地合一的画面。

  蓦地,他忽然惊觉自己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和后羿大哥喝酒的么?婉儿呢?一个转身,还好,婉儿就在身旁睡得正香呢。他忙轻轻叫醒了她。

  婉儿揉着惺忪的睡眼看了看两旁:“咦,这是哪儿?我怎么在这?”仔细搜索了一下四周,就着月光,看到不远处有块巨大的石碑,炎羽走过去看了看,上书四个大字:万山之祖。

  万山之祖乃是昆仑山,神箭门就在离此不远的山脚下,莫非是自己喝多了连夜带着婉儿到了这里?后羿大哥那么好,都没跟他道个别,不行,得回去。于是他拉着婉儿到:“不行,咱们得回去。”

  婉儿打了个哈欠:“回去哪儿?回去干嘛?”炎羽回到:“回去跟后羿大哥告别,谢谢他的救命之恩和盛情款待。”婉儿拍了拍嘴巴笑到:“我的傻哥哥,你都走了这么远,还有必要回去么。咱们只需要在路上多留意,有什么好的法宝或者有天赋的弟子给他准备一些,待到回程的时候带给他,那不是好过言语上的空谢太多。”

  炎羽想了想,婉儿的话也有道理。再说他那么热忱,回去之后他若是强留,那自己该如何是好?留下肯定会耽误寻找赤石的时间,不留下他的盛情难却。不如就此别过,回程的时候再去与他狂歌痛饮。既如此,他便说到:“好,那咱们趁着夜色上路吧。”

  仰望面前的昆仑山,高耸万仞,像一把锋利的宝剑直插天际。远处的山峰一重一叠,披着素玉般的白雪,倚在天的怀抱中。炎羽叮嘱婉儿:“昆仑山是大陆的万山之祖,各种山精树怪、奇珍异兽和修行散人齐集,咱们可得要小心。”

  婉儿闻言心神一凛,静静的陪在炎羽身边行走。可惜她少女心性,才走了一点远便忍不住,看到各种奇花异草便要摸摸闻闻。天上传来鸟鸣声,两兄妹抬头望去,只见三只和孔雀相像,但体型要大上许多倍,拖着长长的尾羽的鸟从头顶飞过。

  “鸾鸟,这是鸾鸟,”婉儿很开心,且赞叹于鸾鸟羽色的华丽:“羽哥哥你快给我捉住它们,我要用这羽毛织衣服,穿上去肯定很漂亮。”说话间鸾鸟早已飞过,消失不见。她失望的说到:“好吧,下次再说。”炎羽嗤笑一声,并不答话。

  又前行一段,不远处路中间有个东西发出柔和的光芒。婉儿见到后连蹦带跳的跑了过去,身后炎羽忙叮嘱她要小心。

  走进一看,一个光着屁股的小孩睡在路上,闭着眼睛四肢胡乱的抓蹬,嘴巴一张一合,发出‘呱啊呱啊’的哭声。婉儿一时间爱心大发,并不疑惑这山间路上为何会有个婴孩,蹲下身来准备抱起他。

  小孩感觉到婉儿的存在,停止哭泣睁开眼睛看着她慢慢伸出双手,婉儿的心一下子柔得像水,轻轻握住小孩的手。就在这瞬间,小孩诡异的一笑,另一手抓住婉儿的胳膊用力一拉,空气轻轻扭曲,婉儿连叫一声都来不及便和小孩一起消失。

  炎羽慌忙往前冲了两步,在婉儿消失的地方大叫,除了清冷的月光和自己的影子,哪里还有它物。他解下承影剑,在地上乱砍乱划,瞬间就掏出一个大坑。可惜不由他所想,小孩并没有把婉儿拉到地下去。

  冷静了一下,刚刚那个小孩一定是什么妖兽幻化。仔细回忆了一下《始为山海经》,似乎并未有什么人形的妖兽。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将炎羽包围。只因有时修行枯燥,自己会觉着无趣,稍微繁复些的事情便会失去耐性,现在连一个妖兽的来历自己都不知道,真是失败。现在只求婉儿不要受到伤害,不然自己罪过可就大了。设若婉儿有什么事情,他不敢想下去了。

  定了定神,看看面前的昆仑山,都说里面妖兽横行,希望婉儿就在里面吧。怀着忐忑的心情,炎羽开始攀登面前的高山。

  远处不时传来巨大的咆哮声,循着声音过去,有时会看到一只猛虎,有时却只能看到兽类路过的痕迹。除了这些,更多碰到的则是人,个个手持武器不怀好意,有些甚至已在对战。看来都是寻找羲皇琴的人,把所有同来此地的人都当成了对手。

  这还只是在外围,便已对峙成这样,不知道里面会杀成什么样。虽说是神器,但勾起这么多杀戮,看来也是不祥之物。如此争夺神器的人,想必也是心怀叵测,若神器就此落入手中,为了立威称霸大陆,首要的肯定是剿灭九幽教,届时大陆不知又要掀起多少腥风血雨。

  现在自己的使命是寻赤石救娘,虽然自己只是圣教寄生蜉蝣,但毕竟圣教养育了自己,定要想个办法到无间深渊报信,让父王早作准备。

  一口气登上山顶,天已大亮,面前苍翠的群峰重重叠叠,宛如海上起伏的波涛,汹涌澎湃,雄伟壮丽。但炎羽不由得一阵气馁,这么多山峰,婉儿到底在哪儿?内心一股烦闷之气冲撞,他张口大呼到:“婉儿,你在哪?”巨大的回声想起:在哪。。。哪。。。

  林间的鸟儿被叫声惊得扑腾着翅膀四处乱飞。不远处的树下两个人亦似被叫声惊动,回头看了看。炎羽定睛望去,身影有些熟悉,莫非是圣教的人?即便不是圣教的,妖兽也不可能来无影去无踪,还是问问人吧。

  慢慢走近才发现,这两个人真是圣教的,他疑惑的叫了声:“延娟,延娱?”俩人转过身来,确是两个妖娆的女子。她们见是炎羽,眼中闪出一丝惊讶之色,慌忙见礼:“见过公子。”

  炎羽点了点头问到:“你们为何在此?”延娟忙答到:“回公子,我们是奉炎王之命进昆仑山等找到羲皇琴的人,设法抢夺。”炎羽看了看她们,这俩名女子是父王二十年前在海外东瓯国寻到的,天生无影子,善于幻化。若是有人寻到羲皇琴,由她们巧取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免却劳师动众的危险。

  四下看了看,炎羽问到:“就你们两个人么?”延娟答到:“回公子,崔判官带着另一路人马进群山寻找去了。”顿了下延娟又问到:“公子不是向东寻找赤石救夫人么?怎么会出现在此地?刚刚听到你叫婉儿...”

  “你们看到过婉儿?”话一问出口,炎羽便后悔了。身为家下,看到婉儿被妖兽抓走,她们肯定会拼命追赶。自己若说婉儿不见,她们肯定会分心,必然会耽误夺取羲皇琴。这羲皇琴可是关乎九幽教的生死存亡,不能因为自己的疏忽耽误了教务。

  于是他转口问到:“父王查出是谁下毒了吗?”延娟眼珠轻轻转了一圈:“还没有,森罗苑上下都盼着快些找出那个下毒之人为夫人报仇,同时也为公子深深的惋惜。”

  炎羽轻叹一口气说到:“惋惜倒不至于,五年之后不是又可以参加遴选么。对了,是谁顶替我进入血海轮回大阵了?”延娟答到:“你走之后,教众均惋惜不已。虽然都有些不齿摩公子在遴选大会上的行为,但年轻一代确实他的修为最高,便由他进入血海轮回大阵修行。”

  想起炎摩即将突破洞天境时的话语,修炼到从未有人达到过的御清境,将教众带出无间深渊,进入血海轮回大阵是必经之路。现在能得偿所愿,那便是再好不过了。当下炎羽不多耽误,点了点头说到:“嗯,你们在此等候吧,不要就此抛头露面,可随意幻化成正道哪位成名人物,那样会安全得多。”

  和她们告别之后,炎羽再次踏入群山怀抱,寻找婉儿。

  待他走远,延娱小声说到:“他怎么不往东走,反而进入昆仑山脉了?”延娟想了想答到:“看他的神情,似乎是婉儿姑娘遇到什么事了,我们得赶紧通知夫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