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之下,只得先睁开眼睛看看再说。这一看不打紧,一个丈许高的怪物正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炎羽眼神急剧收缩,脸瞬间变得灰白,心脏‘卟通卟通’地急剧跳动着,血液如出闸的猛虎一样到处肆虐乱撞着;他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背部的每一根汗毛直立挺起不断的瑟瑟抖。好容易才控制住流转的灵气,不至于随着害怕四处乱窜。

  仔细看了下这怪物,猿猴的身子,探出九个碗口粗的脖颈,每个脖颈上顶着一个尖尖的蛇头;黑白相间的花纹里九双阴冷的眼睛正贪婪的盯着炎羽,鲜红的信子伸缩间仿佛随时准备将他吞噬。根据自己从前在《始为山海经》上所见,此怪物正是闻名始为大陆的凶兽:九婴。

  据经书记载:九婴当是九头怪兽,怪蛇之属,能喷水吐火以为灾,是食人,多在山川大泽出没。眼下昆仑山在望,出现一只也不算奇怪。以前多次见到图画,没想到在这危险关头给自己碰上了个活的。若是单论打斗,十只九婴也不是他的对手,但此刻正在打坐不能动弹,眼看着就要做这凶兽的午餐了,让他如何不害怕。

  在心里苦笑了一声,若是碰上人,还能讲讲条件;但碰上这吃人的凶兽,那只能怨自己运气不好了。瞟了一眼身边的婉儿,小丫头不知危险临近,也不知做了什么好梦,竟然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炎羽转头眼神狠狠的盯着九婴,心里做下了决定,不能兄妹都丧于这凶兽之口,若是它发动攻击,自己拼着灵气爆体也要一搏,大不了同归于尽,起码也能护了婉儿的周全。

  一人一兽十双眼睛对峙着,炎羽觉着自己有些看不过来了。而就在此时,九婴发出‘呱啊呱啊’如婴孩般的怪叫,当先一头试探性的咬了过来。炎羽运足灵气,随时准备爆体。

  ‘嗖’,一声破空之声响起,一只羽箭从身旁晃过,直击九婴探过来的头颅。箭从它的下颚刺入,直接贯穿整个嘴巴,瞬时爆起一片血花,飞溅到炎羽身上脸上,一股腥臭味令他直欲作呕。而箭仍向前窜去,一半没入树干中,箭尾兀自颤动不已。

  好箭法,炎羽在心里赞叹。他知道来了救星,心情平复不少。而被射中的九婴头当即就耷拉下去,掉在胸前。痛感传到另外八个脑袋,令它暴怒不已,狂叫几声,四颗头颅张开血盆大口同时扑向炎羽。

  “汝母婢的。”树下传来一声喝骂,一阵风将炎羽的衣衫下摆吹起,四支羽箭同时从他身侧飞过,‘噗噗噗噗’几乎同时四声闷响,九婴扑过来的四颗头颅瞬间被爆,在炎羽身上又下了一阵血雨。

  而不待它再次发难,树下接连四声快速的‘汝母婢’喝骂,四支羽箭晃过,九婴剩下的四颗头颅也被射穿。它的身躯不甘的抽搐几下,往旁边一歪,直接掉了下去,砸断了好些树干,重重的落在地上,扬起一阵灰尘。只剩下九支整齐排列没进树干一半的箭,有几支仍在不停颤动。

  酷bZ匠…7网首Ov发fO

  就在九婴倒下的时候,炎羽灵气运转完毕,借着它掉下时树干回弹的力站了起来,然后飞身下落。只见树下一群人围着九婴的尸体,当中一个如铁塔般的壮汉上身赤*裸,背着一张巨弓,下身着豹皮裙指着九婴的尸体骂到:“汝母婢的,敢在我的地头上闹事,不杀你杀谁。”

  炎羽轻笑一下,不消说,他便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了。忙擦了擦脸上的血迹,过去躬身一礼说到:“谢这位大侠相救。”

  壮汉和他身边的人都抬头警惕的盯着炎羽看了看,然后壮汉开口到:“汝母婢,九幽教的?”救命恩人开口便是骂自己,炎羽有些难堪,不过转念即释然,这不过是他的口语而已,倒还显得他真性情。

  但第二句就是充满敌意了。是了,九婴把树枝压得那么低,他肯定看到自己周身的黑气了。既然是这样,炎羽也不想解释,正道和九幽教的恩怨不是一天两天了,于是他抬头朗声到:“是,我乃九幽教炎羽,诸位若想驱除邪教匡扶正义,炎羽自当应战,但救命恩情在先,无论几位修行如何,炎羽当避让三招,以报救命恩情。报恩过后,再行决战,生死各安天命。”

  壮汉将巨弓拿在手上,说到:“汝母婢的,你是说我三箭射不死你?”炎羽难堪的笑了笑,这哪里来的人啊,句句不离‘汝母婢’,我母是堂堂九幽教炎王夫人,身边倒是有成群的婢女。不过此时也没空和他计较这些,看了看他手上的巨弓凛然说到:“壮士的箭法炎羽自愧不如,但为回报救命恩情,就是被三箭射死,也是死得其所。”

  一个红色的身影从树上飞落下来,站在炎羽身前:“又要打架么?”原来是婉儿,在九婴被射爆第一个头的时候她便醒了,只是来不及做出反应,九婴便被射杀了。漫天的血雨将她一声鹅黄色的长裙染得通红,阵阵腥臭让她脏腑翻腾不已,此时只想快速解决了这些人找个地方洗澡换衣服。

  壮汉对婉儿视而不见,举起巨弓说到:“好,汝母婢的,那你便先受我三箭。”婉儿举起粉拳喝到:“凭什么要受你三箭?有本事咱们大战三百回合,看谁强得过谁。”

  虽然满身的血污,但仍掩盖不住她那双明亮的眸子散发出的清雅灵秀的光芒,壮汉身旁一个俊秀的少年神情一动,欲出来说话,却被壮汉伸出胳膊拦住。少年看了婉儿一眼,退了回去。

  炎羽伸手拉了婉儿一把,小声说到:“这件事和你无关,待会你就站在旁边看着,若是我敌不过他们,你便往回跑,跑到无间深渊给我搬救兵。”

  婉儿撇了撇嘴,这明显是个幌子么,正欲辩解,炎羽脸色一正:“听话,他救了我们在先,恩情必须回报;你也不希望羽哥哥被人小看的。”婉儿只得退到了一边,他往前走了几步,直面壮汉。

  壮汉倒也干脆,从箭筒里一次拿了三根羽箭说到:“汝母婢的,一箭一箭的来太麻烦,我一次三箭射出,三箭过后,你就可以还手了。”炎羽抬了抬手,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不过他马上就发现了个问题,这三箭自己该避让还是硬受?男子汉大丈夫,既是回报救命之恩,硬受三箭又何妨。此时赤石,婉儿不得不抛在一旁,运转全身的灵气,全神戒备的盯着三支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