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打羽哥哥!”空中响起一声姣喝,一个鹅黄色的身影瞬间横在炎羽和葛云之间。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葛云惊了一下,好在他也属于大陆的超级高手之列,手掌翻飞让打出的紫气改变方向,但仍有些散乱的紫气仍向前打去,葛云暴喝一声瞬间移动到鹅黄色身影面前抓住她的肩头将她拉开。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让众人不禁感叹,泰极境的高手就是厉害。但在葛云拉开鹅黄色身影的瞬间,他的手似被什么东西蜇了一下,一股寒意瞬间传遍全身。他以为是中毒,连忙伸手点了自己周身经脉,但寒意仍销魂蚀骨的在他全身乱窜,让他如坠冰窟,身体缩成一团,倒了下去。

  按说婉儿无论如何也破不了葛云的护体灵气,然而他急切之间想要救人,便忘了护住自身,一不小心便着了道儿。

  酷h*匠☆网@首K发W

  原本惊鸿一瞥又见到一个美女,令少宗主欣喜不已,但看到葛云碰到美女之后马上倒了下去,他惊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眼见天人一般的葛云倒在地上发抖,杨家姐妹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知道一定和婉儿有关。而造成这样后果的婉儿可不管这些,急匆匆的跑过来问到:“羽哥哥,你伤到哪里了?怎么被人打成这样?”炎羽并不答话,葛云的状况自己可是太熟悉了,拉开婉儿的肩头看了一眼,果然,是噬魂甲。

  婉儿还在急切的打探他的伤势,炎羽见危险解除,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少宗主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那个鹅黄色衣衫的美女修行肯定不高,其他三人都受了伤,自己带着师弟将他们拿下肯定没问题。但就是不知道这美女到底使了个什么法宝,居然将泰极境的葛师叔都打倒了。

  想想还是性命要紧,只要回总坛劝劝爹,阴山派的杨家姐妹迟早是自己床笫之物。想到这里,他忙命师弟们抬上葛云,朝三位美女一一拱手到:“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天一宗他日再讨教。”说罢转头就要走。

  “慢着。”地上的炎羽大喝了一声,用力过猛,让他不停咳嗽起来,杨倩兮和婉儿忙伸手在他后背轻抚。

  少宗主转过头来,惊疑的看了看他们,色厉内荏的说到:“几位还有何指教?”炎羽并不理他,而是问婉儿:“你出门带凝神丹了么?”婉儿嘟着嘴说到:“他把你打成了这样,就是带了也不给他。”

  炎羽正色说到:“人家也是怕误伤你才遭了你的暗算,而且他要杀我易如反掌,还是给他一颗吧。”婉儿眨了眨眼睛:“不行,你得拿什么东西和我交换。”两兄妹不停对话,并不理会少宗主,让他尴尬的站在那里恨得咬牙切齿的。

  杨倩兮解下肩头的扫霞衣说到:“小妹妹,我用这个跟你交换好不好?这个可好玩了,可以发出大风。”炎羽忙说到:“不行,这个太贵重。”没想到婉儿扑闪着大眼睛说到:“我不认识你,不和你换。”杨倩兮和炎羽对视一眼,苦笑了一声。

  炎羽忙说到:“你昨晚都见过这姐姐的,怎么说不认识?”婉儿答到:“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她也不知道我的,怎么算认识?”听到这话,杨倩兮注意到自己一直搭在炎羽肩头的手,慌忙收了回来,俏脸瞬间通红。

  真服了这古灵精怪的妹妹,炎羽想了想,说到:“大不了下次我多抓点灵兽给你玩,你看行不行?”婉儿手指撑着脸,歪着脑袋想了想:“我要五只,不对,八只,给十只就和你换了。”

  炎羽又好气又好笑:“行,就十只。”婉儿忙掏出一颗凝神丹,转头丢给少宗主:“你喂给坏人吃了就行啦。”

  吃过凝神丹,调息一会儿,葛云便恢复如常,他起身走到几人面前说到:“谢谢,想不到姑娘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厉害的法宝,此番讨教是葛云败了,此次的事情一笔勾销,几位请自便。”

  炎羽摇了摇头,说到:“这次比试被外力打断,应不作数,还有两招他日我亲自上金星山向葛大侠讨教。”之所以要这么说,是因为自己兄妹来无影去无踪的,天一宗上哪去找,但两位杨姑娘对方是知根知底的。所以必须要把所有的事情揽在自己身上,免得天一宗事后报复,但他明显低估了少宗主的卑鄙程度。

  葛云并不疑有它,想不到这年轻人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气度,赞赏的点了点头说到:“好,那我就在金星山恭候大驾,到时候可别让我失望。”

  几人目送天一宗众人走远,杨倩兮朝炎羽一拱手:“谢谢炎公子和炎姑娘两次救命之恩。”炎羽看着她笑了笑,伸出手来:“姐姐你头发乱了哦。”说罢便给她理了一下。

  杨倩兮并不避讳,微笑的看着他。一旁的杨盼兮轻咳了一声,杨倩兮慌忙缩回身子站得直直的。炎羽手悬在半空,转头看了杨盼兮一眼说到:“姐姐你头发也乱了哦。”杨盼兮准备微微低头让他给自己整理,炎羽哪知道这些,轻轻把手收了回去,她只好顺势躬身捡起地上的宝剑。

  刚刚经历一场战斗,三人都有些伤势,便坐在树下调息。好在葛云出手很有数,只是让他们暂时失去战斗力,并没有受太大的伤。

  “炎公子也是出来寻找羲皇琴的么?”调息好的杨倩兮开口问到。炎羽缓缓睁开眼睛,反问到:“羲皇琴?不是在远古时候就下落不明了么?难道现在又出现了?”

  杨倩兮回到:“是啊,不仅是羲皇琴,其他六件宝物据说也都要现出端倪了,现在整个大陆蠢蠢欲动,各门各派倾巢而出,人人都想得到这七件宝物。”

  炎羽知道杨倩兮说的这七件宝物是什么,其中每一件都有夺天地造化之能。上一次集体出现,是远古两大天帝大战的时候。如今又要出现,看来大陆从此多事了。

  杨倩兮见炎羽似在沉思,并不答话,便只静静的看着他。一旁的杨盼兮开口到:“炎公子有没有听过一首流传颇广的谶语?”炎羽久居无间深渊,且即便教中有什么消息,他这蜉蝣也不可能知道,忙问到:“什么谶语?”

  杨盼兮目视前方,缓缓的念到:“神兽出,金仙见。

  七器集,双姓念。

  龙虎争,法则变。

  三界生,圣神现。”

  念完之后,她看着炎羽说到:“这七器集,说的便是太古七大神器,不过谶语的其他意思,目前还没解释出来。但能看出,这预示大陆即将大变,又会有一番龙争虎斗。炎公子天赋异禀,正可趁此时候成就一番事业。”

  看着她向往的眼神,炎羽淡淡的说到:“我现在没时间理这些,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杨盼兮诧异的看着他说到:“男儿生于天地间,还有什么比成就一番事业更重要?”

  炎羽挠了挠头,说到:“家母病重,我和妹妹是出来寻药的。”杨倩兮忙问到:“需要什么药?看看我姐妹能否帮上忙。”炎羽摇了摇头,缓缓站起身说到:“谢谢姐姐,这药...”

  “好了啦,”婉儿打断了炎羽,疏忽不想让他和杨家姐妹继续聊下去:“知道是出来给娘寻药就好,还不快上路。”说罢便拉着他作势欲走。炎羽忙回头说到:“两位姐姐,我们是朋友了吧。”杨家姐妹忙答到:“是,是。”

  其实有好多话想和两位姐姐,特别是白衣的倩兮姐姐,不过身负救母重任,时间一刻也不敢耽误,好在知道她们是阴山派的,寻回赤石后自己可上阴山去找她们,便携着婉儿一步三回头的往前走去。

  杨家姐妹的身影在后面消失不见,炎羽便问婉儿:“你把炎摩的噬魂甲给偷出来了?”婉儿嘟着嘴说到:“他穿在身上,我能偷么?这是娘知道我要出来协助你,特地给我防身的。”

  赶了一晚上的路,早上又大战了一场,路上不时有持着各种武器的人路过,每个人的眼神都充满狂热和敌意。眼看就到了昆仑山脚了,为免生出事端,两兄妹便决定还是休息,晚上清净一些的时候再赶路。

  这些时日为了赶路,修行已经荒废了很多。刚刚和葛云的对战,给他的感慨实在太大。虽然葛云有心放过,只是和他试了一下,但境界的差距让炎羽觉得自己就像个蝼蚁一样。必须要加强修行了,这前行寻找赤石的路漫漫,谁能预测究竟有多少凶险,谁能保证下次碰上的人还是像葛云这么磊落?

  安顿婉儿重新睡下后,炎羽便端坐树枝开始打坐,让灵气在体内流转。可惜没有鬼魂给自己吸取灵气,只能让之前积累的灵气更精纯而已。

  灵气运转间通体舒泰,之前的辛劳都消失不见。唯一有些担心的便是避灵环可以伪装出手打斗时的黑气,但不能伪装修行时灵气的运转,现在黑气包围着自己,若是不小心让树下的人看见,知道有九幽教的人出来,那便有些麻烦了。

  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炎羽感觉到树枝不停的晃动,应该是有人上来了,可惜此刻正是修行的关键时候,他全身动弹不得,否则灵气便会乱窜,稍微控制不住便会灵气爆体而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