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自己就要在下落中和火焰来个亲密接触,虽说不至于像大树那样瞬间化为灰烬,但小命肯定不保。炎羽心中大骇,再次飞起已经不可能,忙加速坠地,身体直挺挺的趴在地上。

  一阵灼热感袭来,接着便是清凉的感觉。原来是火焰从背后飞过,将后背的衣服燎了个干净,微风吹过,盖住了那股灼热感。好在炎羽倒地也不忘灵气护体,身体倒没受到什么伤害。

  还来不及庆幸,葛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他不声不响的瞬间移动到炎羽上方,抓起炎羽的肩头,反手便是一掌。空气中响过一声闷哼,地上一个黑影直直的向前飞去,没入树林中。

  葛云循着黑影的方向,又是一剑刺出,一只巨大的火鸟高傲的昂头嚎叫着往前冲去。火鸟进了树林一直向前飞去,沿途所过,不曾引燃一草一木,但它周围的东西都在瞬间化为了灰烬,茂密的树林生生被它开出一条百余丈长的道来。

  这便是泰极境高手的实力么,好在炎羽有了刚刚的经验,落入树林之后打了好几个滚,身体虽然不曾被火鸟燎着,但头发却被烧了大半,阵阵焦糊味传来。

  眼见身边就是自己之前和婉儿栖身的树了,也不知道这小丫头醒了没有,最好是没醒吧,若是她也加入进来,那可不好玩。不过现在自己可不能在树林藏身了,谁知道葛云下一次放火鸟会不会烧中婉儿所在的大树。

  炎羽索性收了承影剑,现身出来。葛云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便再次准备出招。他忙摆手说到:“等一下等一下。”

  葛云狐疑的看着他,炎羽忙走出树林解释到:“你的法宝是火神的兵器,我的法宝是巡查之神的兵器,在法宝上我可是不输你的。若是我要逃走的话,你肯定也抓不着。不如我们索性不用法宝,还有五招就比修为吧。”

  轻笑一声,葛云打量了一下炎羽,不知这是哪个门派的弟子,师父没教过他神识搜索么。即便他可以利用承影剑隐形,但只要自己愿意,迅速便能将他抓住。不过这件事明显就是少宗主不对,若继续恃强凌弱杀了这三人,对天一宗,对自己的名声可是大大不利。

  看他的样子,似乎并没有什么阴谋诡计。但以他刚刚护体的灵气来看,只是九宫境而已,自己一个手指头就能捏死他。仗着承影剑还可以和自己捉捉迷藏,现在居然要和自己比修为,不是自寻死路么。

  炎羽并不理会葛云心里怎么想,运起灵气,摆了个防守的架势不服气的看着他。此时他全身金气笼罩,在阳光下发出刺眼的金光,颇有些神圣的感觉。可惜对手是泰极境的,并不为所动,想着还有五招,葛云便留心试探性的运起灵气,瞬间移动到炎羽身边,一式推窗望月劈出双掌。

  紫气毫无阻碍的突破金光,直奔炎羽面门。他慌忙将金光凝结在面前护佑,身体急速的向后退去。可惜实力相差太过于悬殊,紫气还是追上逃跑的炎羽,打在他的胸膛上。惨叫一声,身体往后退了几步,一个屁蹲坐在地上。

  还好,这一下只是试探,但也一样让炎羽觉得气血翻滚,喉咙口发甜。刚想支撑着站起身,葛云如跗骨之蛆般瞬间移动过来,当头一掌劈下来,正中炎羽胸口。

  炎羽只觉得胸口似被无数人抬着木桩撞了一下,一口鲜血飞溅,躺在地上重重的喘气。葛云并不看他,站在身旁目视前方平淡的说到:“我只用了一层灵力,还有三招你觉得自己扛得住么?年轻人有此修为实属不易,若是就此求饶,我或可劝少宗主放你一条生路。”

  重重的喘息几口,炎羽拉着葛云的衣衫下摆慢慢坐了起来,调整几下,歪歪扭扭的站起来开口,鲜血从嘴里往外直冒。他伸手在嘴边抹了一下,喝到:“我们再来打过。”

  杨家姐妹担忧的看着炎羽,此时他头发被燎得乱糟糟的,飘逸的白衣成了黑糊糊的遮羞布,嘴角还有鲜血,样子狼狈极了。杨倩兮在心里狠狠的责怪自己不该不知天高地厚,出来寻找什么羲皇琴,连累了这个热心、俊逸的少年。

  葛云再次运起紫气,因有十招之约,且那个不争气的少宗主在后面看着,自己虽有些以大欺小的意思,但此刻箭在弦上,不能放过这三人,不然少宗主哪里不好交代。炎羽此时连护体的灵气都运不起来了,眼看着磅礴的紫气向自己扑来,他只能闭着眼睛硬挺。

  更#w新最~快n(上酷'$匠7)网k

  “啊...”一声惨叫,炎羽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在离杨家姐妹不远的地方。眼睛紧闭,口鼻溢血,生死不知。

  杨倩兮慌忙爬过去,把他扶得坐起大叫到:“炎羽,炎羽,你醒醒,醒醒。”炎羽似乎并未听到她的呼唤,仍是紧闭着双眼。杨盼兮跟在姐姐身后看了看炎羽,又转头看了看少宗主他们,只见少宗主的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趴在地上拱起的后背。

  葛云走了过来,淡淡的看了三人一眼:“你们败了,是就此自裁,还是跟我上金星山天一宗总坛等候发落?”此时少宗主屁颠儿屁颠儿的跑过来,装模作样的喝到:“杀死我天一宗长老,藐视天一宗,自裁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一定要押上宗门接受宗规裁度。”说罢色眯眯的盯着杨家姐妹水嫩的脸蛋儿。

  ‘咳咳咳’,地上的炎羽剧烈咳嗽几下,慢慢睁开了眼睛。杨倩兮欣喜的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你醒啦。”炎羽喘了几口气,并未答话。虽然自己身负重任,且心中疑惑未解,但绝不能在这‘无脸宗’面前折了脸面,更不能眼睁睁看着这淫邪的少宗主玷污仙子。

  少宗主疑惑的葛云:“师叔,你是不是藏私了?”虽然平日纵情于声色,但该懂的自己都懂。泰极境的居然三掌打不死一个九宫境的,说出去谁信?葛云瞪了少宗主一眼,并未答话,少宗主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炎羽咳出几口淤血,轻轻推开杨倩兮,慢慢站了起来,不屑的扫了少宗主一眼说到:“谁说我们败了,再来打过。”少宗主咬咬牙上前一步说到:“葛师叔,您三掌打不死一个无名小卒,传出去且不说对您的威名有损,我们天一宗可是坐实了学艺不精的名声,以后叫我爹如何领袖群伦?”

  葛云并不理会少宗主,微眯了下眼睛看着炎羽。之前他与两位姑娘互通姓名,想来本应该不认识,只是偶然出手英雄救美。如今形势下只能将他杀了,然后保全两位姑娘,如此也不负他一番心意,自己也能给少宗主一个交代。

  想到这里,葛云再次运起紫气。眼看着紫气在他身边凝结得越来越厚实,杨家姐妹只能呆呆的看着,杨倩兮在心里做好打算,只要炎羽一死,自己马上自杀,免得受这帮禽兽的侮辱。紫气再次汹涌而出,炎羽看着杨倩兮,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