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云皱了下眉问到:“我天一宗如何枉负名声了?”绿衣冷笑一声,连珠炮似的说到:“问问你那少宗主,是不是垂涎我姐妹的美色,追了我们一晚上?还妄图以多欺少,掳劫我姐妹。被我们杀散,只能怪他们学艺不精。”

  扭头暼了一眼少宗主,身为天一宗的长老,葛云如何不知道他的脾性。虽一直深恶痛绝,但如今宗门弟子被杀散,师兄被杀,自己碰上了怎么着也得有所表示,不然如何向宗主交待。

  于是他看着三人朗声到:“姑娘好口才,即便我少宗主年幼无知冒犯了两位姑娘,我师兄有些护短,但也罪不至死。如今几位既然觉得我天一宗弟子学艺不精,那葛云自然要向几位讨教一番了。”

  眼见据说实力仅在自己老爹之下的葛师叔这么快就要出手,少宗主在一旁附和到:“杀了他们,杀了他们。”葛云皱了皱眉,又开口说到:“葛云修行比几位要略长几年,为示公正,几位可一起上,若是几位能在葛云手下走过十招,今日之事就此了断。若是敌不过葛云十招,诸位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这葛云还不错,不过在这大路上,太阳明晃晃的照着,对承影剑的发挥可不利,一定要想办法把他引到树林里。

  葛云拔出背后宝剑注入灵力,剑身上冒起一团巨大的火焰,他轻轻一指,火焰中分离出一团蓝色的火鸟飞向前面的大树。火焰接触到树干,大树瞬间化成一团灰烬。

  P酷匠l网%首m发%

  啧啧,好厉害。葛云收回了宝剑,说到:“此乃毕方剑,相传是远古火神的兵器,几位可要小心了。”

  人家都这样了,那还说什么呢,开打吧。炎羽和白衣对视一眼,相互给了对方一个鼓励的眼神,摆开了架势。葛云轻轻挥手,淡淡的紫气包围着周身。炎羽吸了口凉气,这是到了泰极境了。

  大陆上的修炼分为五个境界,太阴、洞天、九宫、泰清、泰极。太阴只是初级,不能凝结灵气。到了洞天境便能凝结出青色的灵气,九宫境的是金色,刚刚被杀的邛师叔在泰清境,所以是白色灵气。这葛云已经到了大陆顶级的泰极境,紫色灵气护体。自己三人在他面前如蝼蚁一般,别说十招,能撑住一招就很不错了。

  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没想到才出无间深渊便碰到了顶尖高手。若是自己被杀,希望婉儿能及时的赶回去通知父王。想到婉儿,炎羽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树上,回头又看了白衣女子一眼。真如典籍上描述的上古仙子一般,自己就算拼了命也要护住她,不让她被凡尘伤害。

  白衣女子似感受到他的目光,对他莞尔一笑,炎羽心里一颤,转头大声跟葛云说到:“那个姓邛的是我杀的,和这两位姑娘无关,你要报仇就找我。”说罢不待对方答话,又对白衣女子说到:“姐姐,我叫炎羽,葛云要找的是我,你们快走吧。只要你们能记住我的名字,就算是死在这姓葛的手上,我也很开心。”

  葛云微皱了一下眉,说到:“我说了让你们三人一起出手,便是不会放过其中任何一位。”话都这么说了,白衣女子看了炎羽一眼说到:“炎羽你好,我叫杨倩兮。”绿衣的跟着说到:“我叫杨盼兮。”

  “兮兮兮兮什么?马上要你们惨兮兮。”少宗主拽拽的说到。

  互通姓名之后,杨盼兮率先发难,姣喝一声飘向空中解下扫霞衣注入灵力。少宗主刚刚吃过亏,忙闪到一边去,天一宗的弟子们也纷纷散开,给对战的双方腾出空间。

  扫霞衣再次翻飞,巨大的气浪从衣下滚滚而出,直吹向葛云,将他的头发吹得和后脑勺垂直,地上的砂石早已被吹的干干净净,只有些黄尘还来不及翻滚便斜倚着地面飞速的向后退去。

  葛云眼睛微闭,缓解一下酸涩。长剑当胸,身周又被淡淡的紫气包围。他大喝一声,长剑划破空气,朵朵蓝色的火苗从剑尖飞射而出,逆风直上烧向空中的杨盼兮。

  速度太快,杨盼兮只身子堪堪避过,但火苗还是燎到扫霞衣上,瞬间便被烧了一半。她感觉到高温,尖叫着撒了手。就这一眨眼,扫霞衣便被燎没了,连灰烬都没剩下。

  眼见法宝被毁,杨盼兮柳眉倒竖粉面带煞,落地姣喝到:“我和你拼了。”说罢拔剑扑向葛云,杨倩兮也拔出宝剑与妹妹双剑合璧直取葛云面门。

  宝剑刺到紫气周围便难再进一步,葛云双手一挥,两团紫气打在杨家姐妹身上。两声惨叫同时响起,她们的身子如断线的风筝向后飘去,重重的撞在树干上。落地挣扎着想站起来,却双双口吐鲜血背靠着树干调息,已无再战之力。

  葛云面无表情的看了看两姐妹,转头看着炎羽说到:“两招,还有八招我只能向你讨教了。”自己还没想好对敌之策,己方两名帮手便已落败,炎羽反拿剑柄,让剑身贴着自己的胳膊,努力不让对手识破,想着关键时候给他来个出其不意。

  “葛师叔,这小子的剑有些邪门,可以隐身,你可要小心。”一旁的少宗主高声叫到。炎羽苦笑一声,将这少宗主的祖宗十八代在心里暗骂了个遍。面上却大方的挥舞了几下承影剑,学着葛云介绍毕方剑时的语气说到:“这是巡查之神的兵器承影剑,请赐教。”

  以葛云的修为和年纪,肯定是识货的,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炎羽的手,说到:“出招吧。”

  出招,自己才没那么傻,刚刚杨家姐妹的下场自己又不是没看到,虽然自己修为可能比她们高一点,但一样也刺不破葛云泰极境的护体灵气。炎羽索性将灵气注入承影剑,很快自己便只留下一个虚影在地上。他猛的拔地而起,说到:“你能在十招内找到我再说吧。”

  葛云盯着地面上的虚影,随着炎羽身形越高,影子便越淡,几乎已不可见。不过他明白,空中的炎羽可不是鸟,肯定要落地的,到时候影子一样会出来。

  果然,在刚刚影子消失的前方,一团黑影映在地上越来越实。葛云判断方位,毕方剑再次划破空气,一大团蓝色火焰凭空而出,肆无忌惮的扭曲着周围的空气,带着毁灭一切的气势朝前方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