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衣女子冷哼一声,昂起头,抬眼看着天上。少宗主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淫笑一下,露出满口的白牙:“够辣,我喜欢,等一下本少宗主先宠幸你。”说罢又转头说到:“邛师叔,不如我们先走吧,师弟他们应该会自行到联络点与我们会合的。”

  邛师叔知道这少宗主精虫上脑,此时就是爹不见了也不会管的,便应了一声,准备帮忙将白衣女子扛走,空中回荡起‘哈哈’的笑声,接着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说到:“堂堂大陆正道第一教派,居然都是些以众欺寡恃强凌弱之辈,更兼有此下流无耻的少宗主,我看这天一宗改名叫无脸宗更合适。”

  少宗主抬头看着天上,搜索声音的来源。邛师叔目视前方,冷冷的说到:“何方鼠辈,藏头露尾的,我看这‘无脸’二字赠与阁下才更贴切。”

  炎羽皱了皱眉,故意掩饰的又笑了笑,猛的将手中的树枝打了出去。邛师叔辨着方向将射来的树枝伸手夹住,暴喝一声朝树下扑过来。

  “来的好。”炎羽心中暗喜。原来,若是直接出去和邛师叔动手,太阳下影子很容易暴露出身位。自己修为与他相差太远,不出十合结局就会和杨家姐妹一样。但是树林之中就没有这些问题,没有影子,也可以借助树枝藏身或是发动攻击。所以他才故意打出树枝吸引邛师叔过来。

  眼见树后无人,邛师叔转动眼珠,小心翼翼的移步进树林里。根据树枝射来的力道,他判断对方不过是个无名小辈,只要找到他的藏身之处,杀他如捏死一只蝼蚁一样简单。

  身侧传来破空之声,邛师叔大喝一声一掌劈出,一团浓郁的白气以雷霆之势从手掌喷薄而出,在半空似撞到什么东西,白气迅速散开。

  ‘噗’,空中飞出一条血箭,炎羽忙稳住身形往侧面退。邛师叔顺着血箭喷来的方向扑过去又是一掌。对方果然跟自己想象差不多,如此不堪一击。

  好险,炎羽调整了一下气息。看来自己还是对邛师叔的实力估计不足,好在伤势不算太严重。他轻轻折了根树枝,再次朝邛师叔打了出去,然后飞快的举剑侧在一旁。

  邛师叔果然上当,身形再次扑了过来,趁他立足未稳,炎羽奋力一剑刺出。此时邛师叔觉察到剑势,躲避已是不及,凝聚毕身灵力伸出胳膊飞快的挥舞衣袖阻挡。承影剑被衣袖上的巨大力量带得上下翻飞,‘刷刷刷刷’将衣袖割裂成细碎的布条,也将邛师叔胳膊划出无数条小口子。

  一击不中,剑势已老,炎羽忙收剑侧身躲避。邛师叔看着胳膊上的鲜血,抬头愤怒的吼到:“鼠辈,有胆出来光明正大和你爷爷一战,看爷爷不将你碎尸万段。”

  炎羽在心里笑了一下,孙子诶,你说话好矛盾,你要将你爷爷碎尸万段,你爷爷傻了才会出去。

  -看$b正{,版Q章节上w9酷《{匠网nb

  邛师叔铁青着脸继续搜索对手的身影,炎羽又折了根树枝在手上。计算好对手和自己的距离,又将树枝打了出去身子侧过一边。邛师叔夹住树枝,暴跳如雷朝树枝过来的方向扑去。

  炎羽趁着机会刚准备将剑刺出,邛师叔双掌摊开劈来,两团结实的白气顺着手掌飞出。炎羽慌忙侧身堪堪避过,白气打在身后的树干上,‘砰’的一声树干炸裂,整颗树轰然倒下。

  好险,炎羽拍了拍胸脯,这个老狐狸,看来这招对他用处不大了。看了看四周,心里有了主意,炎羽再次折了根树枝打了出去,然后躺在地上。

  邛师叔果然如法炮制,扑到树枝打来的方向,双掌向两侧劈出。趁着这个时候,炎羽看准他的会阴穴,一剑刺了出去,瞬间便只剩下剑柄。原来这邛师叔过于轻敌,只想着攻击,并未有灵气护体。

  “呃。”他惨叫了一声,抖了一下,鲜血在身下喷涌而出,身子直直的倒了下去。炎羽站起身来拔出宝剑,一点也没有杀掉一名高手的喜悦,只可惜了这绝世名剑,居然是从最脏的地方刺进去杀人。

  从宝剑刺进去之后,炎羽的身形便显现在杨家姐妹视线中,白衣微微笑了一下,绿衣瞪大眼睛看着他。两姐妹心里都稍稍有些震惊,这少年和自己年纪相若,昨晚在见识上就强过自己太多,今天再看修为和临场对敌,完胜自己姐妹。

  此时炎羽并没有别的想法,他生怕少宗主以杨家姐妹为质要挟自己,挥舞着剑赶了过来。还好,少宗主还讶于刚才的打斗,只是呆呆的看着过来的炎羽。

  炎羽恼于他刚刚亵渎佳人,挥剑就要结果少宗主的性命。身后的杨倩兮忙喝到:“公子剑下留人。”反应过来的少宗主后退一步,也跟着喝到:“你敢杀我?我可是天一宗少宗主。”炎羽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滚。”

  其实按他的性子,即便杀了这亵渎美女的狗屁少宗主也无所谓。不过既然杨姐姐要留他性命,想必也是有考虑的。自己可以一走了之,但杨家姐妹的身份已被逃散的天一宗弟子所知,若是少宗主出事,阴山派肯定脱不了干系,到时候恐怕会有灭门之祸。

  少宗恨恨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跑。跑了不远,又看到一群穿白衣的人朝这边赶来。少宗主看到来人,大喜过望,眼珠转了几下,换作一副悲伤之态迎了上去朝领头一人哭到:“葛师叔,不好了,阴山派欺负到我们天一宗头上来了,不仅打散了师弟们,还杀死邛师叔。你可一定要杀了他们为邛师叔报仇哇...”

  领头的葛师叔听到这话,轻轻拍了拍少宗主的肩头:“少宗主放心,若真有此事,我会向他们讨个公道的。”少宗主指了指树林里面:“邛师叔的尸首就在里面。”葛师叔忙吩咐几名弟子去收尸,然后铁青着脸向三人走过来。

  他扫了三人一眼,拱手说到:“在下天一宗葛云,敢问我少宗主所说可属实?”炎羽打量了一下这葛云,只见他生得相貌堂堂,眼似寒星,两弯眉浑如卧蚕,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这样的人怎会投入这‘无脸宗’门下。

  绿衣可没这样的想法,只觉得这天一宗人果然多,杀散一拨又来了一拨,看来又免不了一场恶战。不过在开打之前必须把话说清楚:“人是我们杀的,不过你天一宗也枉负正道第一之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