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天一宗
  看mR正~版Pc章、节^上√酷匠{M网

  人群全都身着白衫,白衫左边绣着一个人双手在头顶合掌团坐在太阳的金光中,正是正道第一大派——天一宗的标志。

  一个老头从人群中走出,瘦削的脸,面色黝黑,白白的眉毛下,一双细长的眼睛,显得很精明强干。老头看了俩女子一眼,冷冷的说到:“好一句能者得之,既然你这么说,就让我天一宗领教一下阴山派的高招吧。”老头说罢便拉开了架势。

  炎羽撇了撇嘴,这老头看年纪至少也是高一个辈分的人物,这么以大欺小的话随随便便就说出口,哪里还有一点正道第一大派的气势?看来这天一宗也不怎么地,接连碰到这两个姑娘,看来还是蛮有缘分的。若是她们不敌的话,可得想办法帮帮手。想到这里,他解下承影剑,注入灵力催动,瞬间他便消失在枝叶中。

  一个看上去颇有些气势的青年从人群中走出来,拦在老头身前说到:“邛师叔,对付两个女流,哪里还需要您亲自出手,传出去岂不让天下修行之辈笑话,就让师侄来代劳吧。”边说边瞟向两名女子。

  被称作邛师叔的老头退后一步,叮嘱到:“少宗主小心。”说罢站回了人群。

  这是天一宗的少宗主么,还不错,知道顾惜名声。至于那老头,宗门太大,人员难免良莠不齐。

  在心里点了点头,暗处的炎羽仔细看了一眼年轻人的长相,脸色发白,泪堂发青,耳垂灰黑,整个就是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一双眼睛盯着两个姑娘身体重要的部分,恨不能把衣服看穿。冷笑一声,看来这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对于这群人似乎把自己姐妹当做囊中之物,绿衣女子很不忿:“你们一起上吧,本姑娘还赶着寻找羲皇琴呢。”对她的话,那少宗主不以为意,嬉笑着说到:“追了一晚上,终于追到你们了,可让本公子好找。我看你们也不必找什么羲皇琴了,回去做我的侍妾,到时候你们姐妹一人服侍我,一人弹琴助兴,岂不是美哉。”

  少宗主话音刚落,跟随他来的那些人都放肆的笑了起来。绿衣女子大怒,骂了声‘无耻’便挥舞着宝剑冲了上去,白衣女子持剑在后压阵。

  眼见对方怒忿的出手,少宗主仍旧笑嘻嘻的拔出宝剑迎敌。对拆几招之后,绿衣女子凌厉的剑势逼得他不得不仔细应对。虽然失了先手,但作为天下第一宗的少宗主,即便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但对敌的时候一招一式都很有章法,双方勉强战成个平手。

  炎羽仔细研究了一下对战的双方,金气环绕,都有九宫境的修为。看来自己因为昨晚‘忧’兽的事情有些小看这俩女孩,如今大陆虽然不似从前那般野蛮,但两个女子出来行走,没有点真本事还确实是不行。

  转瞬之间便拆了几十招,少宗主后继似乎有些乏力,一不小心被对方在脸上划了个口子。他大叫一声退出战圈,伸手摸了一把原本发白的脸,一个大口子,鲜血往外直冒。跟随而来的人慌忙围住他查看伤势。

  少宗主摸到自己的伤口,基本上就是破相了,他朝围过来的人喝到:“看我干什么,赶快把这两个女的给我抓住,今晚不把她们操翻难泄我心头之恨。”愤怒中的他有些口不择言,完全没了刚出场时候的气势。

  跟随而来的人把少宗主的愤怒当做自己的愤怒,挥舞着武器大呼小叫的冲向两名女子,邛师叔把少宗主扶到一边为他处理伤口。

  炎羽紧握承影剑,随时准备出手。谁知道那群呼喝的人被两名女子三两下就解决了,一个个躺在地上捂着伤口呼天抢地。两名女子蔑视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人,看来是白替她们担心了一回。

  邛师叔处理好少宗主的伤口,转头看了看在地上哀嚎的人:“一群饭桶,都给我滚开。”地上的人忙灰溜溜的起身聚集到少宗主身旁。

  “嘿嘿嘿,”邛师叔看着两姐妹拍着手掌阴阴的笑了几声说到:“精彩,精彩,杨丘君授徒有方,教出来的徒弟果然厉害。”绿衣女子长剑指了他一下,喝到:“大胆,我爹爹的名讳,岂是你这等无耻之徒叫得的。”

  原来这俩女孩姓杨,炎羽在心里暗暗记下了。邛师叔又阴笑一声,说到:“好,好,原来是杨丘君的女儿,怪不得这么泼辣。也难怪我们少宗主喜欢,不知道等一下你们还能不能泼辣起来。”说罢摆开架势双手一抖,浓浓的白气从手掌冒出。

  看这样子,他的修为至少是泰清境,比两个女孩和自己至少高了一阶。那就是档次的差距,炎羽又为两个女孩担心起来,顺手轻轻折断几根树枝,准备出手相助。

  两名女子看到邛师叔手上的气息,自知不敌,便解下搭在肩上的轻纱注入灵力。原来这轻纱是两件一样的法宝,名唤扫霞衣;相传是远古时云霞神为拨云见日用的法宝。

  邛师叔还在凝聚灵气,两名女子已飞在空中发动了法宝。扫霞衣在她们手中上下翻飞间,两股强劲的气流合二为一,裹挟着地上松散的泥土和碎叶,直直的吹响邛师叔和他身后天一宗的弟子们。

  果然不愧为扫霞衣,就这种气流,多少云霞都给吹散了。而且它还指哪打哪,虽然邛师叔身后的弟子们被风刮得捂着头在地上翻滚,大树似乎也要连根拔起,但两旁还是如平常一样,微风轻轻拂过而已。

  两姐妹继续加大灵力注入,扫霞衣翻飞时带着‘噗噗’的响声,气流如狂狮般大吼大叫着扑向邛师叔,地上飞沙走石,目力所见已不及一丈。沙尘中天一宗弟子们的惨叫声渐渐弱不可闻,想必已被狂风吹得无影无踪了。

  果然是个好宝贝,炎羽在心里赞叹。透过沙尘看空中的两名女子仿若轻云之蔽月,衣带翻飞间似流风之回雪。炎羽不禁有些痴了。

  见下方声音停止,两姐妹便收了灵力,将扫霞衣披回肩上,飘然落地之后轻轻喘息。催动这法宝,相对两姐妹的修为来说,还是有些吃力的。看着她们落地,炎羽激动得差点冲过去要为她们庆祝,好险才控制住了自己。

  调整好气息,绿衣女子轻笑到:“姐姐,原来这天一宗不过如此。”白衣女子轻笑一下,没有答话,眼睛盯着滚滚的沙尘。

  沙尘渐渐薄一些了,刚刚邛师叔站立的地方,仍有一个白影站在那里。定睛望去,不是邛师叔却是谁?此时他连头发都没变一点,漫天的烟尘似乎与他无关。他望着两姐妹恨恨的说到:“技穷了吧,轮到我了吧。”

  话音落暴喝一声冲向两姐妹,仓促之间两姐妹来不及应对,瞬间便被邛师叔打得惨叫一声倒飞出去,邛师叔接着一个起落飞到两姐妹身边出手制住了她们。

  九宫境和泰清境的差别太大,炎羽手中的树枝都还没来得及打出去,战斗便结束了。

  邛师叔解下她们身上的扫霞衣,注入灵力轻挥几下,沙尘被吹得干干净净,空气马上恢复了清新。原本天一宗弟子们聚集在一起的地方只剩几根布条挂在旁边未被波及到的树上。

  定睛朝前望去,路的尽头,一个黑影慢慢的往这边在赶。走近一些之后仔细辨认,才发现是少宗主。此刻他头发被吹得根根倒立,飘逸的白衣被刮成了黄布条挂在身上勉强遮羞而已。本已包好的伤口又被吹开,鲜血混着沙尘糊在脸上,整个人活像个乞丐一样。

  看着他的样子,身体被制住的绿衣女子忍不住笑出了声。他走过来恨恨的看了她一眼:“待会你要还能笑就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