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怪物

  始为大陆最西端,无间深渊的出口,滚滚黄尘中,一个白衣少年飘逸而出,赫然便是炎羽。此时不管黄尘如何飞舞翻滚,始终与他保持一定距离,不敢欺身。因为心里挂记着娘亲的情况,脚步不免有些急切。

  “羽哥哥,羽哥哥,等等我...”身后响起熟悉而又焦急的声音。炎羽停下脚步转身,一个鹅黄色的身影快速的赶来。正是小妹婉儿,黄尘掩盖不住她晶亮的眸子,圆圆的脸蛋带着一丝急切。

  走到炎羽跟前,婉儿眨了眨眼,笑吟吟的从袖中掏出一块令牌举起说到:“炎羽听令,现命炎婉儿随侍你左右,时刻监督,以期早日寻到赤石,救回母命。”说罢快速的把令牌藏到袖子里作势前行:“羽哥哥,我们上路吧,快些把赤石寻回来。”

  炎羽眉头微皱:“婉儿,你知道我是去找赤石救娘的,又把父王的令牌偷出来胡闹,快些回去,免得父王担心。”

  听到这话婉儿低下眼帘泫然欲泣,委屈的说到:“这仓促之间我哪里能偷到父王的令牌?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知道事情的轻重;我是听说你单独出来寻找赤石,便禀明父王之后出来给你帮手的。”

  看着婉儿的可怜样,炎羽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小丫头是在森罗苑被宠惯了,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对于九幽教的人来说有多凶险。若是没有避灵环盖住黑色灵气,一经发现,便会陷入大批高手的围剿。

  但是她一片真心诚意的样子,若是拒绝了她,小丫头又不知道要伤心多久。而且停掉修行的这些年,若没有她在旁,自己不知道能不能撑住。

  照父王所说,昼伏夜出,少惹闲事,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的,带她出去见识见识也好,谁让自己也是宠坏她的一份子呢。只希冀能早些寻到赤石,兄妹俩能平安归来治好娘亲。

  本待要跟她定几条规矩,但是想想她若是撒娇,自己肯定抵挡不住,那还不如让她无拘无束的跟着自己。反正寻找的是物,和人没什么纠葛,应该没什么事的。

  不过寻找赤石,耽误修行怎么办?炎羽问了一句,婉儿答到:“我原本就到了出外历练的时候了,现在正好陪你,一边找赤石一边历练。”如此他便再无顾虑,带着婉儿向前走去。

  离开无间深渊后,再也没有天才,没有可怜或者看戏的眼神,也不用担心父王对自己的态度,炎羽觉得轻松不少。若非赤石要紧,他倒生出一丝‘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感觉。虽然赢得遴选大会教众也许会对他的看法改观,但能远离他们不是更好。

  兄妹俩夜行晓宿,一路小心翼翼的向东行去。因九幽教凶名太甚,刚出来的这半个月路上很少碰到人,倒是各种被九幽教吸取灵力之后丢弃的鬼魂四处飘荡。

  夜晚行走在林中,月亮是那么明亮,把大地照得一片雪青,天空、树木、地上都像镀上了一层银光;身边的月光穿过树荫,漏下了一地闪闪烁烁的碎玉。这么美的环境,算是稍稍缓解炎羽急切救母的心情。

  又前行了几日,终于远离九幽教地界,稀稀郎朗也会碰到几个人了。各种无间深渊没有的珍奇异兽也见到一些,让婉儿大开了眼界。这一路虽然瑰丽,但炎羽没有一丝欣赏的心情,只觉着太过于漫长。

  再前行一千五百里,就是昆仑山地界,昆仑山乃万山之祖,据传乃是元始天神的都邑。根据《始为山海经》记载,里面各种珍奇异兽,修行散人云集,可谓是大陆神气最足的地方。

  这一晚,俩兄妹商定加快脚程,争取在天明时到达昆仑山。正心无旁骛的赶路,前面树林里传出呼喝之声。

  炎羽转身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牵着婉儿的手小心翼翼的靠近呼喝之处。却发现一个高达两丈的黑影立于树林中,周围的树木都被它肆虐得东倒西歪。两个妙龄女子一穿绿衣,一穿白衣正挥剑围着黑影上下翻飞,呼喝之声正是从她们嘴里传出。

  可惜她们的剑势虽然凌厉,招招都直取黑影的要害,然黑影却未伤分毫。说来也怪,这黑影遭受攻击的时候像是个虚影,但它的手要打到人身上的时候却是实打实的。牵着婉儿转到了黑影前面,两名女子发现了他们,均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便继续往黑影身上招呼。

  炎羽仔细看了看黑影,状如一头无角的牛,却比牛大上好几倍。此时正双腿立于地上,双手笨拙的挥舞着欲抓住两名女子,胯下的阳*物粗壮的挺立于两腿之间,嘴里‘嚯嚯’出声,口水不停的往下淌。

  “羽哥哥,这怪物是什么啊?怎么有三条腿?而且其中一条腿怎么是这样长的?”婉儿一开口,便让炎羽尴尬至极,不知该如何解释。他瞪着婉儿,苦笑了一声。

  绿衣女子一剑砍在怪物阳*物上,仍如在砍空气一样。疾速回身,转头瞪了炎羽一眼:“下流。”炎羽只得尴尬的笑笑,而绿衣女子因说话分神,险些被怪物抓住,炎羽惊叫一声:“小心。”好在一旁的白衣女子伸剑替她挡了一下:“专心对敌,莫要分神。”

  听到绿衣女子莫名其妙的骂哥哥,婉儿瞪着大眼睛说到:“你这人怎么这样?无缘无故的骂人?”两名女子不理婉儿,仍是专心的攻击怪物。

  婉儿拉起炎羽的手,说到:“羽哥哥,咱们走吧,大娘还等着咱们找赤石呢。”眼见两名女子似乎已和怪物对战良久,此时已是香汗淋漓,娇喘不已,炎羽有些于心不忍,轻轻的将手从婉儿手中挣脱出来说到:“咱们还是帮帮这两位姐姐吧。”

  “羽哥哥,你是不是看到女人就忘了娘?”婉儿有些不舒服了。炎羽笑了笑,说到:“放心吧,我只要几下就能解决这怪物。”

  绿衣女子听到这话冷笑一声,我们对战半天伤不得分毫,你几下就能解决?不会是他看出这怪物后继乏力所以上来逞英雄捡便宜吧。想到这里,她转头冷冷的说到:“谁要你这下流坯子帮忙?”

  看…正&A版O章#F节$*上》酷匠网

  谁曾想就这么一分神,她居然被怪物给抓住,拿到面前看了一眼,怪物‘嚯嚯’的声音更大,嘴里的口水如瀑布一般往下掉。随即双手捧着她往自己阳*物处送去。

  白衣女子见同伴被擒,急切之中挥剑猛砍怪物的手臂,依然如砍在空气中一般。眼见就要碰到怪物的阳*物,绿衣女子心中大骇,怎么能在这下流坯子面前让怪物玷污自己。运功挣扎不开,她便打定主意,只要碰到怪物的那东西,便自爆与怪物同归于尽。

  就在这危急之时,炎羽从袖里乾坤中掏出一个酒坛,打开红封飞上去拿到怪物面前大喝到:“忧兄,来,我们不醉不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