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苑就在眼前,炎羽心中充满兴奋。虽然有一些小波折,自己总算能进入血海轮回大阵修行。原本因为炎摩把话说开后他想问问父王自己的身世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看父王一副淡然的样子,似乎是在为自己偷偷隐瞒修行而愤怒,虽然想解释一下,但却又无从说起,只能静默的赶路。

  此时有下人匆匆跑过来禀告到:“禀炎王,羽公子,不好了,夫人晕倒在屋里了。”父子俩闻言连忙丢开随行的人,匆匆赶往偏院。虽然对炎羽的身世有怀疑,但炎正一直对天瑜宠爱,不然她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进了房间,眼见天瑜静静的躺在床上,双眉紧锁,面无血色。炎正口呼夫人,炎羽大声叫娘,但天瑜仍是毫无知觉的一动不动。炎正伸手把了把脉,只觉得脉象极度紊乱,时如疾风骤雨,顷刻间却又弱不可察。

  炎正轻轻将天瑜扶的坐起,运功替她稳住脉象。哪知灵力才接触她的身体,嘴角便又有鲜血溢出。炎正慌忙又将她放的躺下,擦去嘴角的血迹,转头大声叫到:“快去请渔镜先生。”有下人应了一声匆忙向外跑去。

  渔镜先生,外号‘鬼医’,是当世两大名医之一。他有一面镜子,据传是从太古神器神农鼎中炼化出来,名叫‘渔镜’,可以直接把人的五脏六腑身体脉络全部照出来,病理便一清二楚。世人多只记得这面镜子,竟忘了他原本的名字,所以便以镜为名,干脆叫他渔镜先生了。

  很快,渔镜先生就被请来。给天瑜把了下脉,眼见她情况似有些危机,便不和炎正多寒暄。从袖子里掏出传说中的渔镜,施了点灵力,镜子旋转着变大。直到有半人大小,便拿着镜子在她面前照了照。

  天瑜五脏六腑全部显现在镜子里,渔镜先生看过之后,皱了皱眉,吸了一口凉气。炎正父子早忘了心头关于身世的疑虑,慌忙上前询问情况。

  渔镜先生指了指镜中的心脏说到:“炎王请看,夫人整个心房似被什么东西裹住一样不停在颤动,颤动几下便猛撞胸腔,似要跳出来一般。现在整颗心不排血,所以脉象才极为紊乱,再过个一时三刻不排血,夫人恐怕要就此香消玉殒。”

  炎正忙问到:“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该怎么治呢?”渔镜先生沉吟了一会儿说到:“根据我行医多年的经验来看,夫人这是中了剧毒‘内童’,现在毒气攻心,必须要换一颗心才能救治。”

  X看9正版}章节4K上%酷匠网d'

  中毒?娘一天到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且一直待人和善,从未与人结怨,是谁如此狠心害她?没想到自己赢得遴选,多年来娘俩才看到一丝曙光,娘却叫人下毒了。若是叫自己知道是何人投毒,就算追到天涯海角,自己也一定要亲手杀了他炎正看了看渔镜中颤动的心脏,咆哮到:“何人如此大胆,敢跑到我森罗苑来下毒。若让我查出来,定将他碎尸万段。”

  虽说此刻心情和炎正一样愤懑,但炎羽明白,当务之急便是要先将娘治好,查找下毒者的事情可以慢慢再来,便问渔镜先生:“换心?请问先生,该怎么换呢?”

  渔镜先生看了看炎羽,炎羽点了点头示意他有话直说。他捻了捻胡须,慢慢说到:“黑河北岸,对野之都,产一种赤石;质量轻如羽毛,严寒时温热,酷暑时寒冷。可用于雕成人的任何脏腑,接于人体内跟原脏腑一样使用。”

  炎羽稍加思虑,寻赤石的事情自己责无旁贷,于是他正色说到:“父王,事不宜迟,孩儿这就出去找赤石。”

  炎正关切的看了天瑜一眼,压了压手示意他稍安勿躁,说到:“先生所说的这赤石我也曾听说过,只是听说这黑河是一条在大陆四处游走的河流,仓促之间到哪里能寻到呢。请问先生可还有其他的方法医治?”

  渔镜先生摇了摇头:“除此之外别无他法。”炎羽急切的到:“那能不能找个人的心先换上顶一顶呢?”渔镜先生又摇了摇头:“换心本就是逆天之事,若换人心,那必不容于天地。”

  这么说那就是没办法了?不能眼睁睁看着娘就此离世啊。炎羽伏在床边,心情急切,恨不能现在躺在床上被毒物折磨的是自己。炎正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说到:“还请先生一定想个办法救救我夫人,不论花多大的代价炎正都在所不惜。”

  渔镜先生看了看着急切的父子,从袖中掏出一个酒坛。炎正倒还沉得住气,静静的看着酒坛,等渔镜先生开口。

  先生打开酒坛的红封,屋子里马上飘起一阵浓郁的酒香,香味让人如痴如醉,多闻几下身上懒洋洋的没有一丝力气。

  “为今之计,只有让夫人先饮下这‘千日醉’,假死千日,炎王只需派人在这千日内寻回赤石,那我就可以施术为夫人换心,令她复活,身体亦恢复健康。”渔镜先生指着酒坛说到。父子俩听到这话对视一眼,炎正转头喝到:“拿杯子来。”

  喂天瑜喝下‘千日醉’,渔镜先生又拿镜子照了照,她的脏腑已停止动作,呼吸心跳皆无。见此情况,炎羽起身拱手到:“父王,孩儿这就出去寻找赤石。”

  “且慢。”炎正和渔镜先生同时开口到。炎正摊了摊手,示意先生先说。渔镜先生拿出一部牛皮典籍,割下其中一页递到炎羽手上:“这是上古时遗留下来描述对野之都和赤石情况的记录,你带在手上随时比对。”炎羽一抱拳:“多谢先生。”

  虽然炎羽出去寻找赤石从而耽误修行能让自己卸下心头的大石,但炎正还是扶着他的肩膀说到:“你刚刚赢得遴选,如此机会浪费甚为可惜,还是让为父另外派人寻找吧。”

  炎羽如何不知机会难得?且这是改变自己命运最简单最好的方式,但没有什么比娘的生命更重要,便摇了摇头说到:“这赤石的下落本就虚无缥缈,让其他人去找我不放心;至于遴选大会,五年后不还有机会么。”

  这正和炎正的想法,在身世未明之前,宁可耽误五年。而且他自己坚持要去,自己对教主也有个交代。叹息一声,炎正说到:“羽儿所言甚是,此去你切记收住性子少管闲事,昼伏夜出,尽量少惹那些所谓的正道中人。一应吃喝用度都藏于袖里乾坤之内,尽快找回赤石救活你娘。”

  “孩儿谨遵父王叮嘱,自当尽快寻回赤石,父王也务必将下毒之人尽快查出,待我回来之后手刃仇人。”说罢炎羽仔细看了天瑜一眼狠心转身匆匆往外赶。

  渔镜先生在后面追了两步大声说到:“公子,据传黑河将会在大陆东边出现,你可出了无间深渊后往东走,过昆仑山之后慢慢打听。想必夫人吉人自有天相,老天一定会保佑你找到赤石的。”

  “谢谢先生。”话音传来,炎羽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