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了,又听到炎摩骂自己野种。虽然痛苦无比,但炎羽仍竖着耳朵。恰好这一次是当着父王的面,自己是不是父王所生,应该会有个结果了吧。

  炎摩的话让台下一片哗然,虽说炎羽是否炎正亲生这个事情是公开的秘密,但因炎正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以并未敢有人公开谈论。炎正铁青着脸看着他又是一耳光,直接把他抽到台下打了几个滚。炎摩慢慢站起身,嘴角鲜血溢出。

  炎正俯下身来看了看炎羽,说到:“他没事,只是被噬魂甲所伤,魂魄受到侵蚀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吃一颗凝神丹就好了。”九幽教以驭使魂魄起家,凝神丹头头脑脑们手上都有。炎正说罢当即便喂炎羽服下了一颗。

  眼见他如此关心自己,还为自己主持正义,虽然身子不能动,但炎羽心里可清明得很。过往他对自己的呵护一一浮现在眼前,这怎么可能不是自己的爹?可事情发展到今天,肯定是有隐情的。而且炎摩在这么重要的场合说出来,肯定是有所依凭的吧。这次进入血海轮回大阵之前,一定要问清楚。

  从教主钦点开始,炎正的诧异一直持续到现在,他终于释然了。当日告知让他参加遴选大会,原以为凭他的修行不过是走个过场,没想到他居然能凭着实力赢下来。看来自己停了他修行后,一定是教主在后面偷偷指点,所以他才有这么高的修为。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和教主相遇,但现在自己已经奈之不何了。

  若他是自己的儿子,那皆大欢喜;若不是,一定要想出方法证明,不然如此人才教主肯定不愿除去。这么多年,天瑜和骊姬一直咬定他是自己儿子,但他眼睛却又和李凛如此相像,所以才让自己一直摇摆不定,及至弄到现在这么被动。

  给噬魂甲到炎摩只是为以防万一而已,谁能想到炎羽实力竟然这么强劲,若为教众知道这噬魂甲是自己给的,那以后还如何在无间深渊立足?只能先将炎摩打走了。

  炎摩眼见情况如此,结局已不可逆转,强留在此也无任何意义,便咬牙切齿的说到:“好,即便不进入血海轮回大阵,将来我一样会让你们刮目相看。”说罢便恨恨的离开。

  此时众人有在小声议论炎羽身世,有议论噬魂甲来历,并无一人关注他。原来噬魂甲是上古北方天帝的护身宝甲,对所有的魂魄都有侵蚀的能力,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一等一的高手,被刺着便会魂魄受损。好在它只有被动防御能力,不然可堪称大陆第一法宝。

  垂头丧气的回到森罗苑,碰到的每一个点头哈腰的下人似乎都带着嘲笑,炎摩不耐烦的踹了一个没有眼力见的两脚,回到自己的房间歇斯底里的大吼。

  另一边他娘骊姬听到动静走了过来,眼见他歇斯底里的模样,屏退下人后骊姬问到:“你怎么了?比武输了?”

  炎摩瞪大眼睛恨恨的说到:“娘你知道么,和我进入最后比斗的竟然是炎羽,而且他的修为还很高。这么多年被我欺负的样子原来是装的。而那些老顽固,说我不守规则。”

  骊姬淡淡一笑,说到:“有趣,原来炎羽偷偷在修行,难怪教主钦点他了,说不定他的修为都是教主教的。父王看到炎羽的修为是什么表情?”

  不提父王还好,一提炎摩气不打一处来:“炎正这个傻瓜,噬魂甲明明是他给的,还假惺惺的说我阴自己的哥哥,那个野种有什么资格当我哥哥?”

  听到‘野种’两个字,骊姬脸色一变,给了炎摩一耳光,打得他莫名其妙,捂着脸问到:“娘,你为什么打我?”

  “你让父王当着全教上下承认给你穿的噬魂甲,那他以后还怎么在圣教立足?”骊姬深吸一口气坐下说到:“还有,不要再说炎羽是野种。只怪我当年太宠你,他和你打架之后为了哄你才说破天机,一再叮嘱你不要向外提起,否则将会影响你将来统治大陆的。”

  炎摩揉了几下脸,问到:“娘,九江神女玉简上说的是真的么?而且我今天将炎羽是野种的事情公布出去了。”

  听到这话骊姬一下急得站了起来,伸手又欲打炎摩,举到半空咬牙切齿的说到:“你这个蠢蛋,小不忍则乱大谋。当年你突破九宫境的时候,我无意中从九江神女玉简上看到你将来会称霸大陆,但炎羽会成为你最大的敌人,所以让你不要打他欺负他,让他做个蜉蝣就好。”

  ☆酷匠~☆网正q@版首发}3

  “谁知道你这个蠢蛋非要欺负他,激起他的抗争欲望才偷偷努力修行,说不定便是此时碰上教主的。”

  炎摩很不解,问到:“娘,我已经很久没欺负他了,再说我应该早就杀了他,如果他死了那我就没敌人了。”

  骊姬简直要被他蠢哭了,大声呵斥到:“你怎么这么蠢,一再的叮嘱你,天命之人,你若是杀了,将会有另一个人来取代。到那时我们不知道那人是谁,该怎么防范?倒不如守着明面上的炎羽,这样好对付得多。”

  点了点头,炎摩又问到:“可是娘,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炎羽是野种,让父王颜面尽失,他会恼怒之下杀了炎羽么?而且炎羽马上要进入血海轮回大阵了,修行将要甩我一大截,我怎么和他争霸?”

  骊姬眼珠一翻,刚想骂几句,眼见儿子脸色不好,思虑一阵之后说到:“不用忧心,娘有办法让你进入血海轮回大阵。至于父王,他原本就摇摆不定,现在炎羽又有了教主的庇佑,谅他也不敢杀。”炎摩点点头,又苦笑一声,说到:“修习五年之后再比武么?那时候恐怕炎羽早已进入泰极境把我远远的甩到身后了。”

  “放心吧,儿子。”骊姬淡淡的说到:“炎羽有修行虽然意外,但不是什么不可弥补的事情,我有办法让你马上顶替炎羽进入血海轮回大阵。”

  正在偏院担心儿子比武的天瑜听到前面闹哄哄的,便叫了个下人去打探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很快,下人回来说到:“禀夫人,羽公子在遴选大会上夺魁,即将进入血海轮回大阵修习,下人们在前面为公子感到高兴。”

  “真的?”天瑜还有些不敢相信,苍白的愁容上多了一丝喜色。自己不懂修行什么的,而且羽儿很久便停止修行,居然能在遴选大会上夺魁,平日肯定在偷偷修行,不知吃了多少苦头隐瞒着自己这做娘的。想到此处,天瑜不禁又一阵心酸。

  下人躬身说到:“回夫人的话,千真万确。”天瑜点了点头,说到:“好了,没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

  平日听炎正说进入血海轮回大阵,出来之后修行会大涨,那羽儿应该就要报父仇了吧。天瑜想到,可是九幽教如此强大,仅凭炎羽一人怎能覆灭?找时间和骊姬妹妹商量下吧,她可比自己有主意多了。

  “想当初劝骊姬劝我不要自杀的时候,她说已知道我怀有身孕,家里有两件远古遗留下来的至宝,一件是噬魂甲,另一件是九江神女玉简,将来等孩子出生长大之后,用这两件宝物为李凛报仇。好一阵子没和她交心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忘记当初的话语。”天瑜自言自语的说到。

  蓦地,天瑜面前凭空出现一个人,漂浮在地上。心头一惊,这是自己牵肠挂肚十七年的人啊,紧张的看看左右,好在并无一人,便欣喜的扑上去:“庄主,你怎么出现了?他们不是说你魂飞魄散了么?”此人赫然便是三青庄庄主李凛,此时他仍是飘逸出尘,俨然活着时的模样。

  李凛并没有天瑜这份欣喜,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说到:“你当然希望我魂飞魄散,这样你就可以放心的和炎正双宿双栖了。”天瑜忙辩解到:“不是这样的,庄主,我之所以苟活,是希望将羽儿培养长大,将来替你报仇雪恨。”

  “好,”李凛忿忿的说到:“就算当时你不殉情是因为羽儿,可现在羽儿已经长大了,马上就可以进血海轮回大阵修行,修行出来就能为我报仇;你现在还活着,不是想和炎正继续缠绵是什么?你这个朝三暮四的女人。”

  天瑜的心都要碎了,十七年没见,本有许多衷肠要诉。告诉他这么多年的离别之苦,有他的回忆里,每触及一下就是疼痛,自己已经被这痛折磨了十七年。没想到如此突然的见面,却和自己朝思暮想中大相径庭。

  她泪眼朦胧的看了看李凛,不愿意负了当初同生共死的誓言,一字一顿的说到:“既然庄主这么说,那我便即时死去陪庄主吧。”李凛似不太信,冷笑一声从袖子里拿出一颗小小的丹药说到:“这是剧毒‘内童’,服下必死,你既有心死去陪我,可敢服下此丹?”

  天瑜惨笑一声,毫不犹豫的抢过李凛手上的丹药,塞进嘴里。很快,她便呼吸急促,心脏‘咚咚’的似要跳出胸口,无限痴情的看着李凛,身子慢慢的软了下去。李凛围着她的身体转了一圈,得意的笑笑,随即便飘出门外消失无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