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噬魂甲

  有过刚刚秦瑶上当的前事,炎摩紧张的下意识说到:“你又想耍什么花样?”炎羽并不答话,走到崔钰身边正色说到:“崔判官,炎摩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马上又和我比试,这对他不公平。能不能让他调息一阵之后我们再正式开始?”

  崔钰点了点头:“这样也可以。”

  炎羽走到炎摩身边,炎摩警惕的看着他。他并不在乎炎摩不太友好的眼神,淡淡的说到:“你先休息一下,休息好了我们开始比试。”

  虽然趁此时候是自己赢下遴选的最好时机,而且他现在急需进入血海轮回大阵提高修行好查清身世。但炎摩原本便对自己有些偏见,自己若不是公平的战胜他,恐怕他心里又会有很大的疙瘩。

  炎摩盯着他的背影,心里恨恨的到:假惺惺,一个寄生蜉蝣,自己随随便便就能解决掉。不过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刚刚的战斗确实让他气血翻滚。既然他装模作样的让自己调息,那就却之不恭了。

  炎羽慢慢的踱步到场边,场下许多人还在不服气他战胜秦瑶的方式。他仿若未闻,只静立在场边等待接下来的大战。

  调息好了之后,炎摩把闪电戟在台上重重的顿了一下。炎羽转过身来问到:“可以开始了吗?”炎摩冷冷的答到:“可以了。”

  炎羽从腰间做了个解剑的动作,但是围观的人并没有看到剑的存在。他缓缓拔出宝剑,灰蒙蒙的天把他的胳膊和宝剑的虚影映照在台上。

  “承影剑,是承影剑。”台下有识货的人惊呼出声。马上便有人问这剑的来历。识货的人得意的看着台上答到:“炎摩用的闪电戟,是五方之战前雷部副神的兵器;而承影剑,却是西方天帝手下巡查正神的剑。”

  “传说此剑有影无形,持剑之人也可在剑气的笼罩下依样有影无形,是巡查之神暗中查访的不二利器。我曾在一部上古遗留下来的名剑残篇上看过对此剑使用时的介绍。”

  “快说说,说说。”识货的人成功的勾起了围观者们的兴趣。

  “咳咳,古文你们可能不太懂,我用现在的话说给你们听哈,巡查神初次试用此剑时:扬起的双手划出一条优雅的弧线,挥向旁边一棵挺拔的古松,耳廓中有轻轻的“嚓“的一声,树身微微一震,不见变化。

  然而稍后不久,翠茂的松盖就在一阵温和掠过的南风中悠悠倒下,平展凸露的圈圈年轮,昭示着岁月的流逝。天色愈暗,长剑又归于无形,远古的暮色无声合拢,天地间一片静穆。”

  识货者边说边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围观者们一边艳羡宝剑一边又对识货者一副学究天人的样子很不屑,纷纷‘切’了一声转头看着台上。

  什么?自己辛辛苦苦出外历练一年才找到一把副神法宝,他呆在无间深渊便能有正神法器?不过正神器又怎么样,法宝的威力可是根据持有人的修行来的。即便是副神器,一样可以战胜正神器。我要让所有人看到,这曾经的天才这几年是怎么寄生做蜉蝣的。

  想到这里,炎摩一改刚才和朱仲对战时防守的态度,大喝一声冲了上来。

  Z、最T新{v章6节0上y酷^W匠m=网

  因为一直偷师,虽然基本功扎实,灵力精纯,但炎摩的一招一式炎羽都非常熟悉。且炎羽所学驳杂,不时便会有神来之笔,让炎摩应接不暇,一时间倒也斗了个旗鼓相当。

  接连几个狠招都没拿下炎羽,炎摩心下大为诧异,没见过他修行,为何还能跟自己战个平手?难道是自己发力不够?想到这里,炎摩凝神,调动全身灵气,每一次出手都带着很大的呼喝声,场边的风都为之一滞,甚至盖过了场上金铁交戈声。

  灵力交汇产生的光弧一闪一闪的,散开时撞得结界此起彼伏,台下的人均忘记诧异,只为台上的打斗不时加油叫好。

  斗了一会儿,炎摩越战越勇。炎羽想着若是在修为上不能打败他,等一会儿斗法宝的时候自己的承影剑虽是正神的兵器,但主要的作用是隐身,恐怕难以攻破他的闪电阵。

  想到这里,他接连发出一连串不要命的凌厉攻击,逼得炎摩不得不回身仔细防守。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一如之前斗那个白发老者,飞快的把剑换到左手上,右手依然作持剑的样子飞速朝炎摩刺去。

  炎摩不知是计,而且在这飞快的打斗中根本看不清剑的影子,伸出闪电戟朝炎羽右手刺来的方位格挡。就在这个时候,炎羽左手承影剑刺出,挑在闪电戟尖的空当中。趁着炎摩力量用老,发力绞了一下,嘴里大喝一声:“撒手。”

  正在奇怪自己格挡的闪电戟为何没有受力,却突然感到虎口处一股巨大的扭力传来。炎摩下意识的松了下手,蓦地觉得手上一空。再想抓住已经来不及了,闪电戟已经被炎羽左手持剑挑得飞到台下。

  卸下炎摩兵器的炎羽飘然落地,负剑带着笑意看着炎摩。台下明白过来的人又开始不服气了,大声呵斥炎羽取巧才卸了炎摩的兵器。炎羽心中一声冷哼,这些人还不明白,对战的目的是打败对方,自己有更好的方法为什么一定要像他们一样凝聚灵力互冲,谁灵力不济便归谁认输?

  炎摩初始有些懵,不过兵器被卸让他觉得受到奇耻大辱,一瞬间血往脑门直冲。大喝一声,全身散发着黑气朝炎羽冲过去。让打算走到台中宣布炎羽获胜的崔钰站回场边惊异的看着他,不是说在洞天境便停止修行了么,刚刚台下虽有人说他取巧,但在崔钰看来,炎羽本身的修为便要高出炎摩不少。

  不过五年一次机会难得,谁都不会放弃。以往的遴选大会甚至都免不了要死人,或者斗得血肉模糊。只要还有一战之力,便没有必要宣布比斗结束。

  炎羽见炎摩扑了上来,便再次举起承影剑还击。从未想过自己会败给寄生蜉蝣的炎摩招式和步伐都显得混乱,拆了几招,蓦地觉得脖子上一凉。他一下子怔住了,虽然看不到剑,但很明显的能感觉到剑刃就贴着自己的脖子,只要自己随意一动,便会血溅当场。

  败了?就这样败了?炎摩不明白,为何这几年间炎羽看到自己像老鼠看到猫一样,而在这遴选大会上偏偏又表现得像个老虎一样,隐忍这么多年就为当着所有教众羞辱自己?

  他哪里明白炎羽的心境。若是为炎正知道偷偷修行且身负正神器,对自己身世一直怀疑的他肯定以为自己有什么企图进而会痛下杀手。炎摩哪里知道他苦忍这几年的痛苦,而且炎羽一直当他是弟弟,打骂几句无所谓,小时候不也常打他么。但遴选大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拿下。

  绝不能当着所有人的面输给寄生蜉蝣!蓦地眼珠转了转,炎摩狂喝一声挺直了脖子朝前冲去似要自尽。

  炎羽慌忙收了剑,一掌打在炎摩的肩头,而炎摩等的就是这个时候。虽然被打得退到了台边,就在炎羽手掌接触炎摩肩头的时候,感觉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一股冷意传遍他的全身,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

  把承影剑配在腰间,炎羽打算劝劝炎摩,如果他实在是想进‘血海轮回大阵’修行的话,以他的实力,五年之后的遴选大会夺魁没有任何问题,犯不着两兄弟为了这个打得血溅当场。刚刚往前走了两步,忽然觉得全身似坠在冰窟一般。停下脚步想运起灵气来抵御寒冷,却发现丹田处空空如也。

  瞪了炎摩一眼,想开口问他到底施了什么魔法,忽然又头痛欲裂,脑袋里像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炎羽身子一软,倒在了台上。

  突然的变故让大家都目瞪口呆,一直观察着场上形势的崔钰走来来拍了拍炎羽:“炎羽,你怎么了?”

  炎羽眼睛瞪得大大的,有话却无力说出。崔钰直接到了炎摩面前,抓着领口拉开了他的外套。露出里面的一副铠甲,铠甲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发出黑色的冷光,上面全是细微的倒刺。

  崔钰倒吸了一口凉气:“噬魂甲?这不是十七年前炎王、秦王、卞王从三青庄夺来的么?你如何穿在身上?”炎摩瞟了地上的炎羽一眼,得意的看着崔钰,并不理会他的问题,只反问到:“我打败了炎羽,什么时候可以进入血海轮回大阵?”

  “你赢了炎羽?”崔钰冷笑一声:“遴选大会虽然没有规则,但有一个前提——凭自己的真本事打赢对手。且不论你和炎羽的胜败,这噬魂甲你是从哪里历练得到的?”当然,崔钰这么说绝不是维护炎羽。虽然他不似台下那些人对炎羽非常不屑,反倒有些欣赏炎羽比斗的表现,聪明、机灵。但这是为圣教遴选人才,像他这种忠心圣教的人肯定是铁面无私。

  炎摩心里有一丝丝的不爽,此时炎羽已经倒地不起,如何不算自己胜利?至于这噬魂甲的来历,他淡淡的说到:“这些你管不着,穿在我身上就是我的了。而且你怎么不问问炎羽承影剑的来历?”

  此时看台上的头头脑脑们眼见出了状况,纷纷飞到场中。恰好炎正听到了炎摩的这句话,过来便给了他一耳光:“混账东西,对自己的哥哥也使阴招。”而哭着查看炎羽伤势的婉儿起身说到:“承影剑是羽哥哥在阴蚕洞打败巨蚕得来的,是凭他自己的真本事。”

  满心以为自己赢了遴选大会,却见身旁秦王、孟婆婆一脸的鄙夷,甚至连台下刚刚被自己击败的朱仲都一脸不服气的看着自己。而这噬魂甲,正是父王交给娘让自己穿上的,没想到他不仅不帮忙,还打自己一耳光。

  炎摩想质问炎正,却见炎正瞪了他一眼:“还不快滚?在这里丢人现眼。”

  苦修多年只为进入血海轮回大阵,只是被炎羽取巧胜了,且这噬魂甲明明是父王给自己的,现在他却装作没事人一样,炎摩气急捂着脸咆哮到:“炎正你这个蠢蛋,为了个野种打我,你以为他将来有什么成就会和你有关系么?他是个野种,是野种你们懂么,野种有资格进入血海轮回大阵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