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着隐身之能,整个无间深渊都成了炎羽的修习场地。谁的修行对自己有用,他便跟着学。唯一有些麻烦的是,没有足够的鬼物供他吸取灵气。只能趁着夜深人静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跑去圣教专门关押鬼魂的‘修罗场’去吸取灵力。

  至于隐身时不小心看到一些不该看的,譬如洗澡或者肉搏之类的,这也是难免,每次都让炎羽脸红耳热好久。

  不过白日间他还是会去竹林弹琴,因为害怕父王知道在偷偷修行,以为自己会有什么企图,所以仍是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其实企图肯定是有的,那便是修行有成,好查清自己的身世。至于带领教众出无间深渊统治大陆,这个艰巨的任务肯定光荣的落到了炎摩身上。

  不久前看到他晋级时的待遇,那原本是自己早就该享受到的,想起这个,心里仍会有些酸楚。不过转念即释然,虽然没人说过自己到底长得像谁,但肯定是父王的仇人,他却没有立刻杀了自己,而是等时机证明身份。自己也算是命大。

  心里暗叹一口气,自从传出身世不明的事情后,自己便似一夜之间老了一样,总是会有很多想法,总是会丧气菲薄。也不知何时能推翻这身世的大山,让自己阳光一些。

  幽深竹林里又传出琴声,时断时续的,原来是炎羽正用阴蚕丝做琴,婉儿在一旁跟着忙得满头大汗。

  花去大半日时间,一把桐木阴蚕丝琴终于做好。炎羽试弹一曲,又将灵气注入猛拨琴弦,琴弦‘铮’的一声将灵气弹出,扫倒一大片竹子。

  婉儿拍手叫到:“好,好,羽哥哥好棒。”炎羽轻笑一下,说到:“婉儿,不如我教你弹琴吧。”

  “不学,”婉儿摇了摇头:“我不用学,有你弹琴给我听就行了。”

  炎羽又是一声轻笑,准备再来一曲。

  “婉儿真聪明,”炎摩的身影出现在竹林里:“何必跟这闲人学这没用的东西,浪费时间,玩物丧志。”

  婉儿回头看了炎摩一眼,皱眉说到:“哥,你要是不会说话,那这里不欢迎你。”

  炎摩一声冷笑:“森罗苑还有不欢迎我的地方?我是父王长子,将来父王所有的东西都归我继承,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把你嫁得远远的,不让你回来。”

  婉儿撇撇嘴,嫌恶的说到:“你是父王长子?你比羽哥哥大么?”炎摩又是一声冷笑:“你让他先找到自己的父王再说吧。”

  “你...”婉儿有些怒不可遏了,炎羽起身拉了她一把:“婉儿,算了,父王正当盛年,什么继承之类的都是胡话。”

  炎摩过来紧紧的盯着他:“是胡话么?”炎羽眼神躲闪了一下,并未回答。婉儿过来警惕的看着炎摩:“你想干什么?”炎摩并未理会婉儿,低头抓起桌上的琴,又看看一旁做琴的工具:“哟,新琴啊,自己做的?我来试试这琴。”

  说罢一手将琴夹在臂弯,一手抓住五根弦凝聚灵力猛拉。虽然阴蚕丝不惧水火,亦能承载灵气,但似炎摩这样猛拉,琴弦即便未断也变形了。

  婉儿愤怒的推了他一把:“你干什么?这可是羽哥哥费了好大心血才找到材料做成的。”

  炎摩眼见琴弦已松松垮垮,阴阳怪气的说到:“他不是好为人师么,所以我也跟着学学。不过初学,不懂方法也不知该用多少力道,所以才让琴弦变形了些。”

  炎羽张嘴深呼吸一口,不愿意生出什么事端,默默将琴收了起来。婉儿却不服气,又推了炎摩一把:“别太过分,不要以为羽哥哥打不过你...”

  “婉儿,”炎羽打断了她:“算了,还有多的丝,我再做一把。”

  炎摩猛的出手把面前的婉儿推开,抓起炎羽的衣领:“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打过我的。”说罢运起灵力,猛的一拳挥出。炎羽忙凝聚灵气护体,不过他不敢太暴露,只用了两层灵气。

  拳头打在小腹上,炎羽觉着还可以承受,只是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好远。婉儿尖叫一声准备出手帮忙,却被炎摩瞬间出手制住,只能呆立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

  炎摩得意一笑,慢慢走向被打飞的炎羽。小时候打不过你,长大了你是天才我忍着,但现在你一个蜉蝣我还打不过,那我不是白修行了。这么多年憋在心里的不悦,今日先挥发一些,也让我试试突破到九宫境之后,拳头到底有多硬。

  接二连三的拳头打在炎羽身上,让他忍不住一声惨叫,嘴角鲜血溢出。婉儿在一边急得大骂炎摩,炎摩却并没有收手的意思,她只得哭叫到:“羽哥哥,你还手啊,还手啊,不然他会打死你的。”

  最"x新`章{8节上酷匠u网7

  炎摩也边打边喝到:“你还手啊,你不是天才么?你不是让很多人艳羡么?怎么现在像个死狗一样不敢还手?”炎羽只是凝聚灵气护住身体,任由七孔鲜血溢出,不还手,不答话。

  打了一阵,看着鼻青脸肿满脸鲜血的炎羽,炎摩冷笑一声,虽然心里恨他,但也不能真的就把他打死了,毕竟父王还留着他等待证明身份呢。不过自己以后可以慢慢折磨他,不然不能发泄自己这多年的憋屈。回头看了婉儿一眼,从前他是天才你粘着也就罢了,现在一个蜉蝣你也粘?你可是我亲妹妹,为什么就讨厌我呢?

  想到这里,回身又是一脚踹在炎羽身上。一声惨叫,炎羽又飞出去好远。慢慢挣扎着准备起身,炎摩冲过去一脚踩在他头上:“真是贱命,这样打都还有力气爬起来,贱,贱。”大骂两声之后又一脚踢在他身上。

  收了脚,一口口水吐在他身上,回过头来问婉儿:“你跟不跟我回去?和这个蜉蝣粘在一起有什么好处?”婉儿抬眼看着天上,并不理他。炎摩伸出手掌,迟疑一下收了回去,冷哼一声:“让你跟着他疯,下场我能看到的。”说罢解开她的禁制,头也不回的走了。

  婉儿心疼的冲过去扶起炎羽;:“羽哥哥,你傻了么?怎么不还手?”炎羽慢慢睁开眼睛,淡淡一笑,五颜六色的脸上,一口白牙特别晃眼:“我以前打他打得够多了,现在让他发泄一下怨气也是应该的。”

  “那是小时候不懂事,现在长大了还能这般么?而且你的修行并不低于他,还有承影剑。”婉儿小心翼翼的用袖子给他擦脸。

  炎羽又是一笑:“我长大了,可炎摩还是小孩子么,我也不愿意为了小时候的一些事情伤了兄弟的和气。更不想让父王得知我在偷偷修行,怕他误会我有什么企图。”

  婉儿又是一阵心疼,慢慢将炎羽扶了起来。还好,只是一些皮外伤,婉儿便扶着他慢慢走回去休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