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儿忙运剑抵挡,可惜她修为稍差,而且是几只蚕同时攻来,很快手中的剑便被蚕丝卷走,身体亦不小心被卷进了小蚕堆。本欲站起身来,却觉着自己似在蚕河里游泳,身体所触之处皆是软软的,让她一阵肉麻,找不到着力点。

  `v酷☆匠网N首发i

  原本准备张嘴尖叫,脸上传来冷冰冰软软腻腻的感觉让她全身汗毛都竖起来,生怕一张嘴蚕会爬进来,忙伸手捂住口鼻。好在这些小蚕只是在身上蠕动,并不曾撕咬之类的。

  眼见婉儿遇险,炎羽只得撒手过去将她从蚕堆里拉出来。起身之后她不停尖叫着蹦跳,甩脱身上的蚕。

  蚕是甩脱了,但满身都是年黏腻腻的东西,让婉儿恶心得弯腰直吐。炎羽脱下外套不停给她擦拭。

  “以往几个人类高手来劫取蚕丝也就罢了,想不到现在连两个小娃娃也敢来取丝,真当我们是好欺负的么。”

  一个冰冷的女声在整个山洞上空回响,炎羽忙举起夜明石查看,只见山洞顶部,一圈黄黄的东西环绕,从头至尾足有二三十丈的长度,原来这儿还有条巨蚕。它的粗度,炎羽不知该用什么东西比喻,只知道它的眼睛能有自己弹琴的那亭子大小。

  妖兽会说话,本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大陆上的妖兽修行到一定程度都能开口人言。

  只是这只会人言的巨蚕,从前进来过的人为何没跟自己提起过?稍稍理会一下蚕言,可能之前有教中高手陪同进来,这巨蚕明知不敌,便只得忍气吞声。现在面对自己两个洞天境,它当然得现身警告一下。

  不过自己既然进来,没取到蚕丝肯定不会退出去。若这巨蚕要阻拦,那没得说,不服就是干。

  在开干之前,炎羽朝巨蚕拱了拱手说到:“这位...我不知该如何称呼阁下,我进来只是取些蚕丝做琴用,若你应允,我可以用些别的东西同你交换。”

  巨蚕眨了下眼睛,仿似大房子的门开关一下,冷冷的挤出一个字:“滚。”炎羽暗暗运起灵力,做最后的试探:“这阴蚕丝,你若是不换给我,几日之后也会被抢光。不如和我换些天材地宝增长修行,将来也能护住蚕丝。”

  巨蚕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仿佛他并不值得自己开口。

  炎羽抬眼看了看刚刚黏住宝剑的蚕丝,正垂在大蚕嘴边,做琴只需要这一条便够了。既然不换,拿便只有动手抢了。

  他身形暴起突然朝那大蚕扑过去。他快,但头顶上的巨蚕更快,一口黑丝吐出,挡住他的去路。

  之前的接触让他知道,这蚕丝刚吐出来是很粘的,见了空气之后硬化一会儿才能触碰,不然被粘上的话会很麻烦。

  炎羽一个侧滚,避开巨蚕丝。巨蚕眼见未击中,便收回蚕丝;其他的大蚕纷纷昂起头,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看着阴蚕吊在嘴边的蚕丝,炎羽皱了皱眉。光凭灵力,是扯不断这蚕丝的,非得去把一整口丝扯出来才行。现在它们并不惧怕自己的修为,想到嘴边去取丝还有些麻烦。

  不管了,先强取试试。稳住身形的炎羽再次暴起,向一条大蚕扑去。此时所有大蚕,包括天上那条巨蚕纷纷吐丝攻向他。

  眼见前行不得,他忙后撤身形,这一次阴蚕不等他稳住后再行攻击,纷纷追着他的身影不停吐丝。

  若是被蚕丝裹住,这大蚕们几个拔河就能把自己身体撕成碎片,炎羽忙小心的躲避。正在此时,洞顶的巨蚕停止吐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头朝他撞来。

  炎羽猝不及防,被撞个正着。只觉着似一座从天而降大山撞在自己身上,护体灵气瞬间被撞碎,五脏六腑剧烈的移位晃动,一口血箭喷出。手中夜明石掉落,身体飞到洞壁一边,‘砰’的又撞一下,落在阴桑树上。

  “羽哥哥。”婉儿一声尖叫,慌忙过来查看。大蚕们又把攻击目标转变为她,黑色蚕丝不断向她攻过来,一时弄得险象环生。

  炎羽顾不得检查自己的伤势,忙从树上跳下来去救婉儿。甫一落地,脏腑再次受到震动,又是一口血箭。

  伸手擦了擦血,炎羽一个飞跃将婉儿从蚕丝环绕中拉了出来,飞快的跳上阴桑树。

  蚕丝如影随形,追在他们身后缠绕在书上,大蚕们一个发力,阴桑树被生生拔起,炎羽忙带着婉儿跳到另一颗树上。

  这一轮攻击让大蚕们损耗不少灵力,收回蚕丝之后趴在地上不停喘气,而那条巨蚕,在空中警惕的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炎羽将婉儿安顿在一颗枝繁叶茂的树上,稍作调息,便在附近几棵阴桑树上来来回回,寻找最适合再次发动攻击的点。

  跳跃中,小腿似乎树枝挂了一下,骨头都寒了一下。炎羽痛得吸了口冷气,再掏出一颗夜明石坐在树干上检查伤势。

  只见小腿上一个斜斜的整齐切口,伤可见骨,血瀑从伤口汹涌而出,炎羽忙撕破衣服包扎伤口。包扎好后,他回身看了看,树枝不会挂出这么整齐这么深的伤。他伸手小心翼翼的探了探,手指似碰到什么冰冷的锐器,瞬间被划破。

  用嘴轻吮手指的伤口,他拿着夜明石仔细查看,还是什么都没有。折下一段树枝,再次到此地试探。虽然看上去并无一物,但树枝很明显的碰到东西。难道这树上插着一把隐形的刀?

  他用树枝靠着那隐形的东西上下探了探,似乎不是刀,是剑。他低了下头,却见自己伸长胳膊的影子,影子举着一根树枝,而树枝正靠着一把剑影。

  隐形剑?杀人于无形?这宝贝可比阴蚕丝琴要强,炎羽大喜。丢掉树枝,根据树身上剑的影子伸手摸到剑柄。

  轻轻晃动几下,猛的发力将剑拔出来,一阵龙吟声响彻山洞。大蚕们‘嘶嘶’的直吸冷气,另一颗树上的婉儿大声问到:“羽哥哥,你怎么了?”

  炎羽轻声回答:“我没事。”然后举起夜明石仔细查看手中的剑,不过呈现在他面前的是空气,仅仅只在光亮中于树干上看得到剑的影子。

  不知道这是一把纯隐形的剑还是什么法宝呢?炎羽试着注入灵力催动隐形剑。剑身能承载灵力,四周看了看,咦,怎么看不到自己身子了?他忙收回灵力低头,衣衫褴褛的自己又进入视线。

  莫非这是一把能助人隐形的剑?炎羽再次注入灵力,夜明石仍发出亮光,只是看不到石头在哪。他探头叫到:“婉儿,婉儿你快过来帮帮我。”

  婉儿闻言起身从旁边的树上跳过来,就站在炎羽身边,但她眼中却空无一物,只能举着夜明石大叫到:“羽哥哥,你怎么了?你在哪?”

  炎羽抑制不住兴奋,拍了婉儿屁股一下:“我就在这呢。”婉儿吓得尖叫一声回头:“羽哥哥,你到底在哪?我怎么看不到你?”

  慢慢收回灵力,炎羽的身形出现在婉儿眼前。婉儿讶异的说到:“羽哥哥,你刚刚怎么隐身了?”又不顾头顶有巨蚕虎视眈眈:“快教教我,我也要玩。”

  炎羽拿起婉儿的手,将隐形剑放入手中说到:“你试试注入灵力。”婉儿凝神将灵力注入剑身,随即她的身子便消失。

  四处的树枝晃动,婉儿欢快的声音响起:“羽哥哥,你知道我在哪么?”炎羽尝试用神识搜索,能辨明大概方位,却不能锁定。要知道自己可比婉儿修行高多了,看来这真是件好宝贝。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没必要取阴蚕丝了,自己不过是想要件法宝而已。于是他唤回婉儿,婉儿恭喜一阵之后将剑交还于他,兄妹俩携手准备出阴蚕洞。

  洞顶那只巨蚕身下百足几个移动,便支撑着它庞大的身躯挡住洞口。它朝着兄妹冷哼一声:“交出法宝,饶你们不死。”

  炎羽一下乐了:“你们守着法宝不自知,现在我取到了便想强抢?”

  也是,任谁知道自己住了千年的地方居然有宝贝,而且一下子为他人所得,心里肯定恨得牙痒痒。这些阴蚕,平时除了取食桑叶,根本没有谁爬到树上去。这巨蚕现在已经有了灵智,但并未修成人形,法宝仙法之类的什么都没有,完全靠着自身熬岁月修行。如今发现法宝,肯定不会轻易放过。

  而圣教那些来取蚕丝的人,因仙法强横,阴蚕们不敢惹,每次都是取了蚕丝就走,有谁会想到树上会有个隐形的法宝?一下子给自己捡了个漏。

  巨蚕抬起头来,冷冷的说到:“我再说一遍,交出法宝,放你们出去。”炎羽眨巴几下眼睛,学着巨蚕先前的口气说到:“放我们出去。饶你们不死。”

  这就是没得商量了,巨蚕嘶吼一声,朝大蚕们喝到:“孩儿们,给我把他绞成碎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