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幽深处传来阵阵琴音,风入竹林声声附和,甚是悦耳。但细细听来,琴音中却似带有一丝不甘与疑惑,似一条幽暗的小河,左岸是无法忘却的回忆,右岸是未来的彷徨,中间流淌的,是现今淡淡的感伤。整曲仿是一位怀才不遇的中年人在感怀际遇。

  走近一看,才知弹琴人乃九幽教不世出的天才——炎羽。原本应该突破九宫境继续刻苦修行的他,为何在此抚琴自*慰?

  原来,当日秦王来访后点破他神似李凛。炎正虽起了杀意,但毕竟是自己亲手抚养长大,且并不确定他真是李凛之子。这些修行之人平日里高来高去,有排山倒海之能,但他们会的这些法术并不能测出血缘关系。

  再加上天瑜一口咬定炎羽肯定是炎正亲生,骊姬也在一旁帮腔,炎羽又是足月出世。现在要确定他身份需要一些法宝的帮助,但炎正现在并没有这些法宝。

  杀掉有些不舍,继续培养又怕给自己培养一个仇人出来,炎正索性停了炎羽的修行,等找到法宝确定身份再说。

  虽然父王没对自己明言,但森罗苑已经起了风言风语,说自己并不是父王的儿子。娘终日以泪洗面,父王亦对自己态度冷淡。让原本意气风发的少年,心中充满愤懑,不得不靠弹琴抒发胸臆。

  想起之前炎摩骂过自己野种,且是二娘说的。现在二娘又极力隐瞒,看来自己身世肯定不一般。可惜现在修为太低,对自己身世的事情一筹莫展。

  “羽哥哥,我来啦。”如银铃般熟悉的声音响起。炎羽止住琴音,期盼的起身。

  只见一个鹅黄色身影在竹林间快速穿梭,苍翠竹林掩盖不住她晶亮的眸子,看上去明净清澈,灿若繁星,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额头上散乱着细密的汗珠。正是小妹婉儿。

  婉儿过来,并不与炎羽寒暄,开口到:“羽哥哥,父王又教了我们一段仙法,我念给你听。”

  原来,虽然炎羽的修行停止,但却并未影响婉儿和炎摩。婉儿眼见他不能修行后十分郁闷,便将每日所学都说与他听。

  婉儿背出一段仙法,炎羽一如之前,失望的摇头。他的修行远高于婉儿,她一直以来所背诵的均是自己早前已经修习过的仙法。若想提高修为自查身世,必须想点其他办法。

  “哟,这是还想修行呢?”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炎羽抬眼望去,只见炎摩过来拉了婉儿一把:“我就说你怎么每天都会消失一段时间,原来是给这‘寄生蜉蝣’背仙法呢。”

  婉儿挣脱炎摩的拉扯:“哥,你瞎说什么呢?羽哥哥怎么是‘寄生蜉蝣’?”炎摩撇撇嘴:“他怎么不是?身份不明,不能修行,将来不能为圣教服务,不是圣教的‘寄生蜉蝣’是什么?”

  “谁说他身份不明了?他就是父王的儿子,不过是因为别人嫉妒他天才,所以造谣中伤而已。你现在的修为他三年前就达到了,若他是蜉蝣,那你是什么?连蜉蝣都不如?”婉儿极力辩解。

  听到这话炎摩眼珠一翻,正要发作,炎羽忙挡在婉儿身前:“你要干什么?”

  看着他眼中流露出来的气势,炎摩有些怂。虽然他停了修行,但自己目前还稍稍有些不如,但嘴上还是不服:“你不是天才么?怎么不去修行在这里玩物丧志?。”炎羽现在特讨厌有人对着他说‘天才’二字,眼珠一翻,举起手掌。

  炎摩吓得后退一步,随即又冲上前来挑衅的伸手轻扇自己的脸:“你要打我么?来啊,打啊,打啊......”

  炎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将手收了回来。炎摩蔑笑一声:“我劝你好好的夹着尾巴做人,免得惹父王不高兴被结果了性命。”尾后还有话没说出来:我修行马上便要追上来了,你若死了,从前积攒的仇怨我找谁报去?

  其实小孩子哪有什么仇怨,不过是小时候经常打架炎摩打不过,后来修行,所有人都夸炎羽却忽视了他,所以一直让炎摩耿耿于怀。现在终于看到复仇的曙光,他真怕炎羽被宰了自己怨气无处发泄。

  还有便是婉儿,明明是自己亲妹妹,却对炎羽更亲,小时候便经常为了炎羽在娘面前告自己的刁状。

  炎摩绕过去伸手拉住婉儿:“跟我回去,别和这种身份不明的人在一起,免得别人说闲话。”

  婉儿瞪着大眼睛说到:“哥,别人中伤羽哥哥也就罢了,我们做弟弟妹妹的不说辩护,怎么能落井下石......”

  “别跟我说这些道理。”炎摩粗暴的打断婉儿:“你必须跟我回去。”

  炎羽心中十分感激婉儿;至于炎摩,他仍当他是弟弟,只是还小,不懂事罢了。更不愿意婉儿为了自己和炎摩起什么争执,便出言劝到:“婉儿,你先跟炎摩回去吧。最近几天你也不要来了,我决定去别的地方找点东西。”

  婉儿忙问到:“羽哥哥,你要找什么?”炎羽看了看桌上的琴说到:“我要去找点别的材料制作一把好琴出来。”

  炎摩冷笑一声:“对嘛,弹弹琴混吃等死,才是一个寄生蜉蝣该干的事情。”

  “哥。”婉儿嫌恶的叫了一声,生怕炎摩又说出什么不好听的,便拉着他说到:“你不是说让我回去么,还不走?”炎摩冷哼一声,带着婉儿趾高气扬的走了。

  J酷匠I网=永久P免费看$小B说

  看着他们的背影,炎羽心中有些失落。仰头看看天上,飞鸟尖叫着飞过,鸟的翅膀在空气里振动,那是一种喧嚣而凛裂的,充满了恐惧的声音,一种不确定归宿的流动。

  回头看了看琴,现在既然不能增长修行,便设法弄一件法宝吧。自己曾在无间深渊的地图上见过,离森罗苑不远的地方有个阴蚕洞,洞中有妖兽阴蚕。吐出的蚕丝坚韧不断,不惧水火,并能够承受灵力。现在正是它吐丝之时,若能取些回来做把琴当法宝也不错。

  一夜无话,早间起来正要去阴蚕洞,天上却飘起了雨。下就下吧,炎羽行走在雨中,从前下雨时,自己想要出去玩玩,娘都会举着一个大大的牛皮纸盖叮嘱自己小心点,别走在水里湿了鞋子。

  想起现在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的娘,除了心里祈祷,她再也护不住自己了。每个人都会有每个人的际遇,总有一段时间,人要学着自己长大。

  刚出门口,一阵阴影笼罩在头上,回头一看,却是婉儿举着纸盖眼波流转看着自己。炎羽收住心绪,问到:“婉儿,你今日怎么没跟着父王修行?不会是你偷跑出来的吧,快些回去。”

  婉儿摇摇头,说到:“不是,父王现在全部的心思都花在摩哥哥身上,就在这几日要助他突破洞天到达九宫境,我没什么事,就来陪你啦。”

  原来他就要突破洞天境了,可喜可贺。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证明身世,重新开始修行。

  伤感一闪即逝,想起即将要去的阴蚕洞,以往圣教都会有人去取丝,当不至于遇上什么危险,带这小丫头去见识见识也好。

  到得洞口,阵阵阴风裹挟着奇怪的气味从里面传出。炎羽牵着婉儿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动静。

  根据进去过的人讲述,这里面是个复杂的山洞,长满了阴桑树。这种桑树不需要阳光即可生长,而吃过这桑叶的蚕便会成为阴蚕,每年都可吐丝,但至少需要三千年才能羽化成蝶。以往他们会比这稍晚几天进来,采蚕丝编织各种东西。

  洞里黑漆漆的,炎羽忙掏出一块夜明石。虽说没有危险,但他仍顺手抽出宝剑。婉儿紧紧的跟在他身后。

  越往里走光线越黑暗,夜明石的光照显得更突兀。脚下的路高低不平却又软软的,炎羽放下夜明石低头看了看,一颗颗黑糊糊石头样的东西铺满整条路,阵阵阴臭味从石头上散发出,不用说,这是阴蚕的粪便。

  婉儿嫌恶的跺了跺脚,没想到把蚕粪表面给跺碎了,里面黏糊糊的粪便沾满了鞋子,她恶心欲吐。炎羽无奈的笑了笑,小声说到:“既然阴蚕把粪便排在外围,那证明里面是干净的,咱们进去之后用它们吐的新丝来擦鞋子,不然怎消婉儿心头之恨。”

  继续前行,慢慢听到沙沙的声响,兄妹俩放缓速度,蹑手蹑脚前行。

  本是幽幽伴随的阴风带着一股古怪的气息突然扑面而至,虽夜明石光照有限,但炎羽已能感觉到前面豁然开朗,应该是到了阴蚕栖息的地方。

  婉儿与炎羽并排,掏出两块更大的夜明石举起来,将前面照得一片通明。这是个巨大的山洞,洞壁四周长满黑色叶子的阴桑树。而在他们面前,只见一堆一堆的黄色东西涌动,定睛望去,只见无数儿臂大小的阴蚕裹在一起不停蠕动。每一堆都是这样,虽然看上去并未有什么杀伤力,却让人蓦地一阵恶心。

  这些阴蚕堆后面,还有许多丈许长,合抱粗的蚕静静的躺在那里,嘴边有东西蠕出,似乎怔准备吐丝。

  炎羽大喜。此时更远处数条三四丈长,几斗粗的蚕为夜明石光照所感,忽然抬起了头,张开巨嘴发出‘嘶嘶’的声音。

  据说以往每次来采丝并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炎羽便带着婉儿走到山洞一边,离那些蠕动的小蚕远一些,静静的等待阴蚕把丝吐出来。

  而原本‘嘶嘶’的大蚕,摇头晃脑,瞪着吊桶般的大眼睛瞪着兄妹俩。身旁的几只大蚕亦被吵醒,纷纷抬头看着他们。更有一只暴躁些的,张嘴‘嘶嘶’几声之后吐出一串黑黑的丝朝这边攻来。

  炎羽忙挥剑阻挡,蚕丝‘叭叭’的打在剑身上,迅速裹在一起,将整把剑给黏住。那蚕又猛吸一口气,将吐出的丝收回。炎羽运起灵力与蚕拼斗,悬空的蚕丝瞬间紧绷起来。

  那蚕见丝遇到抵挡,运起更大的力气欲将丝吸回,炎羽亦寸步不让,紧握手中的剑。婉儿紧张的看着他,欲拔剑协助。此时那蚕身旁的几只大蚕纷纷张嘴吐丝朝她攻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