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的注意力很容易转移。当炎正带着三个孩子进入练功房时,他们只顾着欢呼雀跃,昨日的事情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炎正讲了讲修行的基本知识后,便开始教他们九幽教所专有的灵法:《泰玄驭魂大法》。这套灵法主要是用以驭取鬼物身上的灵气为己用,修行到最深处,可直接吸取等同于远古天帝级的鬼魂,瞬间晋级尚清境与天地同寿。且不需借助法宝便斡旋造化、移星换斗无所不能。

  听完炎正的介绍,炎摩呆头呆脑不知道在想啥,婉儿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而炎羽由于从小耳濡目染知道九幽教所处的环境,便神往的说到:“父王,孩儿一定努力修行,以期早日达到尚清境,辅佐圣教主将教众带出无间深渊统治大陆。”

  炎正颇为赞赏:“好,好,我羽儿有志气。现在父王告诉你们《泰玄驭魂大法》入门心法,你们可要好好记着。”

  “至道之精,渺渺冥冥,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必净必清......”

  炎正一遍念完,炎羽便说到:“父王,我背下了,你快教我怎么练。”对于他已经记下,炎正并不奇怪,自己时常欣慰有这么个过目不忘的儿子,且他根骨绝佳,是一副修行的好材料,将来带领教众出无间深渊说不定就落在他身上了。

  一旁炎摩很不服的说到:“背下了就了不起么?看看谁先掌握这套灵法。”炎正轻笑一下:“好,好,俩兄弟好好的比比,看谁修行更快。”

  婉儿跳着脚说到:“我也要比,也要比。”

  “好,好,都比一比。”不过炎摩和婉儿资质稍差,只能让炎羽稍安勿躁,等教他俩背会再教具体如何修习。希望炎羽的天赋对炎摩和婉儿是一个刺激,让他们不至于懈怠修行。

  时间一天天过,九幽教慢慢开始流传一个神话,护教法王之首炎正长子炎羽以十三岁之龄即将突破‘洞天’到达‘九宫境’,按此修行速度,再加些机缘,极有可能成为远古以来到达尚清境第一人,届时九幽教迁出无间深渊统治大陆有望了。

  不过炎羽总是在闭关刻苦修行,一直无缘一见,许多人都还只记得他七八岁时的模样。而炎正在九幽教本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让众教徒艳羡;现在得子如此,更是让他春风得意。

  这一日,炎正打算利用自己的灵力和丹药助炎羽一举突破九宫境。在此之前,他觉着炎羽一直以来太过于刻苦,稍稍有些心疼,便打算让他放松一下,休息几日再行突破。

  正在此时,有下人通报,圣教十大法王之一的秦王来访,炎正忙前往接待。

  同为护教法王,炎正地位虽尊崇一些,但与其他法王都是称兄道弟,且日常交往十分随意。

  这一次秦王携夫人同时到访,而且还带着礼物,炎正看了看,都是些修行用的天材地宝,莫非他有什么事情要求自己?

  但秦王只是十分随意的与他谈了些教务,然后不经意的说到:“听说炎羽最近要突破九宫境了,大哥教子有方啊。”

  ,更4/新y.最快上\酷{(匠网

  赞美的话炎正听多了,虽是人到中年,还是不免有些飘:“哪里哪里。”语气虽谦逊,然面色掩饰不住得意。

  “算起来我也有几年没见过他了,今日还在修习么?可否让我见见,看他是否还认得我这叔叔。”秦王仍是淡淡的说到。不过夫人的眼神亮了起来。

  炎正看在眼里,忽地有些明白这兄弟的来意了。他有个女儿,名唤秦瑶,同炎羽年纪相仿,长相自然是没得说;家世也与自己相当。若真能结合,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想到这里,他面带笑容对一旁的下人说到:“快去请羽公子出来见见秦王。”

  不一会儿,炎羽到来,炎正忙为他介绍。炎羽一笑:“我记得,这位是秦叔叔。”

  同秦王与夫人见礼之后,秦王拉着他:“来来,让叔叔好好看看。”

  盯着炎羽仔细看了一眼,秦王心里攸地一惊,李凛?这眼神同自己当年协助大哥剿灭的三青庄庄主李凛真像。

  原本杀人如麻的秦王之所以对李凛印象深刻,只因他的两个妻室都是倾世佳人,让自己好一阵心动。后来被大哥抢回来做了妻室,自己才断了念想。

  炎羽的娘正是这两位倾世佳人之一,莫非他是李凛的遗腹子?不然为何长得这么像?

  眼见他盯着炎羽脸上阴晴不定,炎正忙问到:“怎么了?”

  秦王回过神来,木然的摇了摇头:“啊,没什么,没什么。”又与炎羽寒暄几句,做了些作为长辈的叮嘱,便起身与炎正告辞。

  对他前后判若两人的态度,炎正稍有些奇怪,送他出门时,忍不住问到:“兄弟,炎羽可是有什么不对劲么?”秦王转头,欲言又止。

  炎正忙说到:“兄弟但说无妨。”

  秦王将他带到个小角落,说到:“大哥,我有个疑惑你别往心里去。”

  顿了下他又说到:“我觉着炎羽和咱们当年杀死的三青庄庄主李凛长得好像。”

  李凛这名字可是再熟悉不过了。听秦王这么一说,炎正心里咯噔一下。仔细想来,炎羽果然和李凛有些相似,只因为自己与他朝夕相对,早看习惯了所以未发觉。他眼神一寒,拱手说到:“多谢兄弟提醒,哥哥还有要务在身,恕不远送。”说罢便铁青着脸走了回来。

  见到炎羽,他凝聚灵力,在背后缓缓抬起了手掌,眼中满是杀意。

  炎羽毫无察觉,眨着大眼睛说到:“父王,我不想放松了,我想快些修行。”

  哼,等修行有成便好报仇么,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了。还有天瑜这个贱人,居然怀了李凛的遗腹子欺瞒我这么多年,不杀你母子怎泄我心头之恨。

  “父王,我想早日修行有成,带领教众出无间深渊,也对得起父王的一番栽培。”

  看着炎羽清澈的大眼睛,炎正咬牙将手放了下去。这怎么可能会是李凛的儿子?若他能有这么聪明的儿子,证明他也不差,当不至于不济到被自己轻而易举灭门。

  虽正道流传九幽教众毫无人性,滥杀无辜,但自己亲手抚养大的‘儿子’,要他一掌毙命,他自问还做不到。且他记得很清楚,是自己与天瑜成婚一年后炎羽才出生,远超怀胎十月,怎么能是李凛的儿子?

  再仔细看看,只是眼神有些像而已,难道是秦王多疑?或者他嫉妒炎羽的修行速度?不过有些像也是像,不行,一定要找天瑜问清楚,说不定骊姬也知情,一样要问。且在得出确切答案之前,炎羽不能再修行,免得为自己培养一个敌人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