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遗腹子

  森罗苑,地处无间深渊,是九幽教护教大法王炎正的府邸。虽然也是亭台楼阁错落有致,但因为天空老是灰蒙蒙的,倒看不出多有气势,反而给人阴气惨惨的感觉。

  此时府邸后院的一株大树下,两个小男孩正为了几颗鸟蛋争得不可开交。一个小女孩在旁边急得大哭。

  “炎羽,这处鸟窝是我先发现的,鸟蛋你必须给我。”一个黑乎乎胖墩墩的小男孩大声喝到。

  被叫做炎羽的小男孩将鸟蛋往袖子里一藏,稚嫩的声音辩解到:“炎摩,这蛋是我看着鸟生下来的,你要几颗我可以分给你,凭什么全部给你?”

  (酷I匠I网-D首发》

  一旁的小女孩大声哭到:“两位哥哥,你们不要争了好不好?”炎羽心疼的看了小女孩一眼,从袖中掏出几颗鸟蛋递给小女孩:“婉儿不要哭了,羽哥哥把鸟蛋分一半给你。”小女孩接过鸟蛋,小心翼翼的呵护着,生怕摔碎了。

  那个黑乎乎胖墩墩叫炎摩的小孩看到此景,更加的怒不可遏:“好啊,你这个野种,竟然学会讨好人了。”听到这话炎羽愤怒的推了他一下:“你敢骂我?我看你才是野种。”

  炎摩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到:“我娘说的,我娘说你根本就不是父王生的,是别人的野种,说不定哪天父王不高兴就会宰了你。”

  炎羽愤怒的冲上去推到了他一把:“你再骂一句试试?”炎摩眼里虽闪过一丝惊慌的神色,但仍张口骂到:“野种,野种。”

  “我叫你骂。”炎羽上去给了他一耳光,把他推倒在地,双腿压在他身上,小拳头雨点般的往他身上招呼:“叫你骂,叫你骂...”炎摩虽然挨打,但仍倔强的说到:“你就是野种,就是野种......”

  叫婉儿的小女孩忙上前来拉开他们:“不要打了,不要打了......”炎羽被拉开,炎摩慢慢的起身,还是恨恨的说到:“不信你回去问你娘,看你是不是野种。”炎羽作势又要冲上去,婉儿慌忙拉住了他,又冲炎摩喝到:“你还不走?”炎摩眼见讨不到便宜,便悻悻的走了。

  告别了婉儿,炎羽便回到自己住的偏院里,一名美妇人迎上来看到他身上脏兮兮的和脸上的抓痕问到:“你又和炎摩打架了?他是弟弟,你得让着他。”这美妇人乃是当年炎正剿灭三青庄时抢回来的,名叫天瑜,现在是炎正的妻室。虽然多年过去,但她的面目与在三青庄时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眉间多了点莫名的哀愁。

  “娘,”炎羽辩解到:“我没想打他,是他骂我是野种,说我是您和别人生的,这不是在骂您么,我当然要教训教训他了。”听到这话天瑜大惊失色:“他怎么知道的?”

  看到娘的样子,原本只是当一句骂人话的炎羽疑惑的说到:“二娘告诉他的,娘,我真是你和别人生的?”天瑜惊慌的说到:“胡说,他只是骂你而已。”

  她闪烁的眼神让炎羽更加怀疑,本来么,小孩子的求知欲都是非常强的,什么事情他们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再说炎正确实对他很严厉,动不动便呵斥,一点也不像其他小孩的爹那样慈祥,于是他问到:“娘,您就告诉我吧,父王真不是我爹?”

  天瑜劈头盖脸的给了他一个耳光:“胡说,你再胡说我打死你。”

  炎羽捂脸瞪着泪眼看了她一会儿说到:“你不告诉我,我自己去问父王和二娘。”

  天瑜听到这话大惊失色,一把将炎羽按在凳子上,不停的打他的屁股,边打边哭:“你就是父王的儿子,以后不准胡说,也不准去问父王和二娘,不然我打烂你的屁股...”

  炎羽挣扎回头看着娘伤心的样子,他并未像往日那般哭泣,而是眼睛瞪得大大的,空洞的看着娘的脸。为什么打我她却哭了?莫非父王真不是我爹?那我爹是谁呢?娘交待不准去问父王和二娘,她自己又不告诉我,那我便自己学本领,学好本领去找爹。

  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天瑜泪如雨下。当初之所以苟且偷生,就是因为怀上了你。自己一直在森罗苑谨小慎微,实是指望你长大之后学本领为父报仇,如若你的身世暴露,且不说大仇的事,命都不知道保不保得住了。

  骊姬也真是的,小孩子们打打闹闹也是常事,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随口就给说了出来,好在炎正因为对自己的宠爱,而且孩子不知怎么怀了十二个月才出生,算是足月。所以并没有起什么怀疑,不然哪里还有自己命在。

  晚上吃饭之时,炎羽看到炎摩鼻青脸肿的,朝着他冷哼一声。炎摩并未理会他,反而是眼中有许多炎羽看不懂的东西。

  此时炎摩娘骊姬过来说到:“羽儿,炎摩白天胡说骂你是他不对,二娘已经教训过他,他以后再也不敢了。”小婉儿跟着讨好的附和到:“对,是我告诉娘的,娘把摩哥哥打得可惨了。”炎摩狠狠的瞪了婉儿一眼低下头去。

  天瑜淡淡的看了骊姬一眼,自己原与她同为三青庄庄主李凛妻室,灭门之时一同被炎正抢了过来。当时得知李凛身死魂飞魄散,自己要殉情自杀。她知道自己已怀有身孕,便劝说家中有两件远古至宝噬魂甲和九江神女玉简,不如苟且偷生等孩儿出生长大用这两件法宝报仇,自己才打消自杀念头。

  不期孩儿还未足十岁,骊姬便将这天大的秘密给说了出来,若是为炎正得知那还得了。想到此处天瑜不禁抱怨到:“骊姬妹妹,孩子们不知道轻重,难道你也不知道?有些重要的事情怎能张口就来?莫非你忘了当初劝我时的话语?”

  骊姬翻了翻白眼,很不服气的说到:“姐姐,不是我说,羽儿长期把炎摩当仇敌一样打得鬼哭狼嚎,为了哄他经常弄得我心烦意乱,一时失言才说了出来。不过我已经教育过炎摩和婉儿,他们以后不会再说了。”

  看骊姬这态度,天瑜欲言又止,只能在心里叹息一声,也许女人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会发生改变吧。现在自己母子的性命就在她手上,不能说什么狠话得罪她。若她不念及从前李凛的恩情,不愿为李家保留一丝血脉,只需要在炎正面前一句话,自己母子立时便会魂飞魄散。

  正在此时,炎正忙完教务过来,两对母子忙见礼,见过礼后天瑜并不似往日嘘寒问暖,而是谨小慎微的立在一旁。炎正并未在意,看到炎摩鼻青脸肿的,轻笑一下:“怎么了,又和炎羽打架了?”炎摩狠狠的瞪了炎羽一眼,说到:“他原本不是父王...”

  天瑜大惊失色,站在一边下意识伸了下手,骊姬抢先一步忙捂住炎摩的嘴,眼神闪烁的说到:“他俩兄弟为了几颗鸟蛋打得不可开交,我和姐姐刚刚已经教育过了。”说完便松了手。

  炎正笑着坐下把炎摩拉到身边:“炎羽原本不是父王什么?”此时天瑜紧张到极点,而炎羽很想冲动的问问父王,你到底是不是我爹,不是的话告诉我我爹在哪,免得我四处去寻。刚刚动了脚步,却被骊姬拉到了一旁。

  此时炎摩眨眨眼睛说到:“我听娘说,炎羽......”

  “还能是什么呢,不就是你今天原本让炎羽读《始为山海经》,他却出去把炎摩看中的一个鸟窝给掏了,所以我劝炎摩的时候告诉他,父王原本让炎羽读典籍他却没读,待会父王回来肯定会教育他。”骊姬抢先打断了炎摩的话。

  炎正哈哈一笑:“是这样么?”

  “不是这样是什么样呢?”婉儿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说到:“父王,我饿了,咱们开饭吧。”

  炎正疼爱的把婉儿抱在怀里:“哎呀,我的宝贝饿了,好,咱们开饭。”骊姬顺势把炎摩拉到了一边。

  一场危机就此化解。吃饭的时候,炎正看了看自己的三个孩子说到:“你们都这么大了,这几天教务也忙得差不多了,从明天起便都跟着我开始修行吧,省得一天到晚打打闹闹。将来修行有成,出任圣教职务,这才不辱没我炎正门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