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闸打开,一头极具压迫力的雄壮黑影走了出来。

  哞!

  黑影仰天咆哮,是一头全身覆盖黑甲,双角如利刃的妖牛,妖牛肩高足有两米五,眼若铜铃,鼻子里喷着旋风般的气流,牛蹄上生有利爪,刀锋般锐利弯曲,寒光闪烁。

  “铁甲牛是这三头妖兽中最强大的存在,天生神力,防御极高,想要打败它很难啊!”

  “估计只有撑过一炷香了。”

  众人明显不看好叶寻能打败铁甲牛,毕竟铁甲牛的防御连一些外门弟子内排名较高的都无法短时间内破开,更不要说只是聚灵境五阶巅峰的叶寻了。

  和嗜杀狼与爆狂熊不同,铁甲牛没有立刻发动攻击,它右蹄刨着地面,铜铃大小的眼睛死死盯住叶寻,身躯微微低伏。

  嗒……

  蓄力完毕,铁甲牛身上忽的腾起灰黑色的妖气,浓郁的妖气把它包裹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血红色的凶眸,旋即它甩开四蹄,带着可怕的压迫力飞奔向叶寻,想要把他一击撞死。

  这时,叶寻动了,右臂肌肉鼓胀,拳头紧握,拳心向前。

  当铁甲牛距离他仅有半米时,叶寻低吼一声,一拳穿破妖气,狠狠砸在铁甲牛的额头上。

  砰!

  坚硬的岩石地面龟裂凹陷,铁甲牛庞大的身体陡然被压了进去,七孔流血,肢体抽搐。

  一拳秒杀铁甲牛。

  嘶!

  观战的内门弟子倒吸一口冷气,目光错愕。

  莫名云灵嘴里低喃道:“怎么有这么变态的人!”

  良久,考核长老激赏道:“做得好,以你的潜力和天赋,日后在江湖上闯出名气不难,说不定能和其他宗门的天才分庭抗礼,扬我青元宗的威名。”

  叶寻脸不红气不喘,刚才他只不过用了七八分力气而已,谈不上费力,此时闻言,说道:“长老过奖了。”

  “不管有没有过奖,一切还是要靠自己努力,否则就算天赋再高,成就也有限,二十年来,我看到许多默默无闻的弟子一飞冲天,也看到很多惊才惊艳的天才弟子慢慢陨落,希望你不是下一个。”考核长老不知道寄予了多少次厚望,可惜最终能应验的人很少,而叶寻是他比较看好的人,他由衷希望对方能成长起来,独当一面。

  “好了,现在外门弟子比赛考核结束,你们三人跟我去领外门弟子的参加比赛的腰牌吧,其他人都散了吧!”

  考核大厅侧殿。

  “你们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和滴上一滴血,在比赛时交给负责的人,他会把你们的腰牌放在挂板上,在比赛时不是前十名的话,一出局你们的腰牌就会还给你们,你们就到任务处交换贡献点吧。”考核长老变换出三块木牌,对着叶寻三人说道。

  叶寻定睛望去,木牌竟是用檀香灵木做的,带着可以增加灵气量,对修练有一定益处。

  三人在木牌上写上了名字,然后咬破手指滴在木牌上,木牌亮起一道紫光,一刹那就消失了。

  接下来,考核长老又带着三人来到兵器库,让他们挑选比赛统一的武器。

  叶寻挑了一把四尺长的精钢剑,比之前的三尺青锋好很多,和火云宗的弟子常用的玄铁枪,飘渺峰的元铁剑齐名,都是不可多得的利器,而莫名云灵挑了两把玄紫色的光亮短刀,另一名弟子不擅长用武器,随意拿了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

  这时,考核长老严肃的对着他们说道。

  “记住,你们是考核选出的比赛参选人员,你们的檀香灵木现在只有你们拥有着,这木牌对修炼有一定裨益,如果你们被人杀了,你们的木牌就会属于他人了,自己门派还好,但是在外面的话被杀很容易被人冒充我宗弟子,因为檀香灵木方圆千里内,唯有我宗才有,所以如果真的发生这些事后果非常严重,不过我可以在木牌设一道守护,你们危险时,他就会帮你挡下沉灵境以下一次攻击,你们记住保护好了。”考核长老告诫道。

  “是!”

  三人点头。

  拿起一枚令牌,考核长老运劲于指,竟然在令牌背面书写起来,灵力与令牌摩擦散发出淡淡的青烟。

  第一枚令牌书写好,考核长老继续拿起第二枚令牌……

  很快,三枚令牌都写上了一些字,这些字有一定意蕴和灵力,像是符咒一般。

  接过令牌,叶寻下意识的使出六分劲道,想要试试令牌的坚硬度,结果出乎他的意料,令牌上毫无痕迹,叶寻不信邪,全身灵力配合上强横力量灌注到指尖,奋力按去。

  滋!

  细细的白烟散发,令牌依旧毫发无损。

  泄去灵力,叶寻惊叹灵木的硬度和佩服起考核长老的深厚修为,轻描淡写的就在令牌上书写出字来,若是这指头落在他身上,还不给洞穿一个血洞,几乎是毫无悬念。

  “现在跟我去排名玉璧吧!那里是每个外门弟子排名赛时都要去的地方,测试你们的力道,然后排名,几个月后的比赛时点名挑战高过你名次的人,取代想挑战的人名次,失败的还有一次机会挑战,还有晋升内门弟子后也会有另外一处的排名玉壁。”

  排名玉璧?

  三人听说过这个地方,却从来没去过。

  山腰正中央的大殿叫金光大殿,是内门弟子接取宗门任务的地方,而在大殿外面是汉白玉铺就的巨大广场,广场一旁竖立着两座玉璧,两座都是高一丈八,宽一丈,通体莹白泛青,表面一列列名字,密密麻麻,但是每个人修炼过的都会看得清楚。

  此时,玉璧下站立着不少内门弟子,俱都是仰起头观看木牌的位置和木牌上的名字。

  “顾问雨竟然又往上爬了十个名次,现在都两百八十五名了。”

  “那个雨师师也不差,排到了三百三十三位。”

  “最厉害的还是慕容灵师姐,一下子从核心弟子第二十三直接冲到了第八,终于列入玉璧第一行!”

  众人议论纷纷中,叶寻三人随着考核长老来到玉璧下。

  “古长老好,这三人是刚晋选参赛资格的外门弟子吗?”考核长老虽然是外门长老,但实力非常强劲,比靠后的内门长老都不逞多让,而且为人和善,非常受人尊敬和拥戴。

  考核长老点点头,笑眯眯道:“你们可要努力了,他们中有人的潜力很强,估计很快超越你们。”

  I$酷匠网A永久C%免VX费a看(小说

  “呵,我们每天都在努力,古长老放心。”

  叶寻没在意其他人的谈话,仔细观察起高大的玉璧。

  内门弟子的玉璧表面刻着密密麻麻的名字,大致分成二十九列,每排有二十个名字,上面分别写着不同的名字,其中他们经常说的顾问雨和雨师师赫然在列。

  而第一排和第二排是核心弟子的名字,颜色为赤红色,色泽鲜艳夺目,凌驾在所有人之上,第三排是内门十大弟子,颜色为淡红色,代表着他们有实力冲击核心弟子,取代对方的位置,第四排往后则是人数最多的内门弟子,名字颜色一缕为玄青色。

  而叶寻向左边的外门弟子排名玉壁望去时,瞳孔一缩,顾倾城赫然在列,还是第一之位。

  叶寻压下激动的心情,向考核长老问到:“长老,这排第一的顾倾城是何许人也,竟是排第一?”

  长老微笑道:“她呀,她是宗主女儿,不过不是亲生的,是宗主从宗门外面的竹林下捡来的,不过可生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啊,这么小年纪就生得如此美貌,长大还了得,和慕容灵这丫头有得一拼。”

  叶寻又想起遇到她时的场景,他早该想到她是宗主女儿的,可以在那瀑布下沐浴,不过这不怪他,他全部心思都放在修炼上,不过叶寻不介意这些,他知道自己喜欢她,认定了娶她为妻子就一定会娶,他不会因她是宗主女儿就会放弃的。

  叶寻心想:看来我们在比赛中见了,你还记得我这保镖吗?我可是没有忘记过承诺,但是这段期间你就消失在我眼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