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元宗有规定,所有弟子达到聚灵四阶就可以随意出入宗门,这是防止一些有天赋的弟子过早夭折;叶寻在登记处登记了自己的阶位,这样就能随意出入了,不过登记处不会随意暴露弟子的信息。

  从青元宗到叶家所在的桑叶城有三千里远,就算有千里马都要差不多要三天,中间耽搁下的话,四天刚刚到达,一天后就是家族族比了。

  这个世界不同于叶寻那个世界,千里马根本不算什么,风云国最快的马是半妖之马鹰眼灵豹,有妖兽的血统,一日能行三千里,产自风云国西部的野兽大草原,如果不用一些特定的手法,不然捕捉和驯化极难,最普通的一头也能卖出一万块灵石,稀缺时能卖到五万。

  别看武者从冒险中可以得到一些稀缺的物品,然后从中得到利益,看起来非常赚钱的活,但是真正买得起鹰眼灵豹的寥寥无几,原因在于武者花起钱来就像流水线一般,就拿叶寻来说,出去四五天赚了一两万灵石,买了一些修炼用的丹药等等,价格可能比得上一批鹰眼灵豹的价格。

  叶寻在宗门大门的把手弟子通告了一声,开始匆匆踏上归途。

  他骑的是烈焰马,一日可行一千二百里,价值五千灵石,这些灵石都是做任务时得到的东西卖了后得到的灵石,至于一日可行两千里的白马不是买不起,说实话以叶寻现在的实力来说控制不了。

  “母亲,父亲,等我,驾!!”

  宗门山下,叶寻骑在马上,双腿一夹马腹,绝尘而去。

  离开了宗门所在的灵云县就是距离青元宗最近的锦风城,通过城中西门,视线陡然开阔起来。

  绿树繁荫,野兽丛生,阳光照射下,心情也变得豁然开朗起来。

  这一切都呈现在叶寻的眼里,骑着马向前飞驰而去,叶寻就觉得心中的压抑烟消云散了,他从没有想过自己就像传说中的江湖人,独自仗剑闯荡江湖,虽然他并没有经历过,而且现在也不算是在闯江湖。

  当叶寻心向远方时,总有一些苍蝇阻扰着。

  “小屁孩,想过此路,把身上的所有钱财交出来,我就给你走。”

  “几位大叔,我并没有钱财给你们,我只有一把剑而已。”

  这些人之中的领头看了看叶寻的剑后就立刻惊慌道:“哦,原来是青元宗弟子啊,在下的手下不知礼数请勿见怪。”这些马贼立刻让开路。

  叶寻听后冷笑道:“噢?我还以为你们并不怕青元宗呢?”

  “以后别在遇到我了,不然我并不是什么善人放过你们,驾!”

  他抖了一下缰绳,烈焰马的速度提升到极致。

  “大哥,为什么不杀了他啊,青云宗又不知道的,我们就算把他的马抢走也可以过上半辈子了。”

  “对呀,大哥,看他样子应该是个阔少,这么小就有烈焰马了!”

  那头领训斥道:“你们懂什么,那烈焰马是什么人都可以驯服的吗?没有一点实力,谁都没办法,而且这小子竟是带着一些杀气,一看就是杀过人的,看见我们也没怕过,眼神淡然得可怕,尚且青云宗的执法队可不是善哉。”

  说完,话音一转,“今年初肯定有大量子弟回家族,有的是机会去抢,不是每个人都像刚才那小子那么淡然,哏哏·····”

  “大哥说得对,不愧是头头,深谋远虑过人啊,小弟佩服啊。”

  “别说废话,走,抢其他人的。”

  几人又开始选定地方,来等候猎物去了。

  叶寻已经骑着马跑了很远,心中冷笑着,心想这些马贼肯定以为自己年纪小,认为是一些不知天高地厚地小子,当成任人拿捏的人,一旦把自己抢光了,可能就会杀人灭口,就是怕自己报复这些马贼,只有那头领才经验丰富一些。

  可惜叶寻经历过许许多多历险的任务,经验虽说不是太丰富,但是也不是常人一般,这还多亏于上一世看的那些武侠片。

  ······

  离叶寻千里之外,一名同样骑着烈焰马,飞驰而去的赶着路。

  少年穿着黑色劲装,背负着一把长枪,唇红齿白,看起来像个翩翩美少年,比叶寻大了三岁多。

  “前面是青阳城了,我和大哥说定在城门前碰面的,不知道他已经到了没有。”少年眺望远方,看着面前的人群,让他眼睛无比缭乱。

  “世云弟,我在这里。”一位穿着天耀宗的宗服,前方绣着一轮大日,向着少年喊道。

  少年穿过人群骑着马靠了过去,“大哥,你们天耀宗就是好啊,衣服都是纯银线做的,不像我火云宗,每天都要赤着背修炼,上衣都不用穿了,宗门倒是省了这些钱。”

  那位天耀宗的是叫叶开,是二长老的孙子,那少年是他的弟弟,两人一个拜入了八品高段大宗,一个拜入了七品低段大宗,而叶寻的宗门是八品中段大宗,而两人的天赋来说是很不错的。

  叶开笑骂道:“你这小子,还不知足,我倒是想去你们宗,但是天赋得不到当年选拔时那个长老的重视,你就别贪心了。”

  叶世云嬉笑了一下,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大哥,“大哥,难道你已经是聚灵五阶巅峰了吗?进展不错啊,小弟羡慕妒忌恨啊。”三年内到从聚灵一阶达到聚灵五阶巅峰,资质已经算是中等偏上了,门派就会开始重视这些天赋好的弟子。

  “你就别取笑大哥了,就你来说,我看已经是聚灵六阶吧!”叶开看不透自己弟弟的实力,因为对方实力隐藏太深了,就像一层雾在眼前,感知不到一点实力一般,这才是最恐怖的。

  叶世云听后抬高嘴脸骄傲道:“一般般吧,只是聚灵六阶而已。”

  “云弟,不带这样打击哥吧,还真是聚灵六阶啊。”叶开惊鄂道,聚灵五阶虽说与聚灵六阶差了一点,但是五阶与六阶是一个分水岭,一旦突破五阶,实力就会提升一大截。

  @酷匠¤K网首…发C

  叶世云不想与自家兄弟谈这些没趣的,转移话题道:“哥,听说了没,家主的那儿子好像是个废物啊,好像经脉与丹田都是低级的,哈哈,真是听到后,真有点不想与他是同族的,现在可能还是刚是聚灵一阶吧。”

  叶开也不想说这些,奸笑道:“我看他天赋竟是这样,我猜他连聚灵一阶还没到,还在储存灵力呢,正好可以打击家主那一派,让他们羞愧去,竟有了一个废物在自己一派,肯定羞与他为伍。”

  “可以想到以后又可以寻寻乐子了,不爽就把他打一次,想他也不敢怎样。”

  “他敢怎样吗?我们的父母都是家族的顶梁柱,他的父亲敢教训我们?”

  “对了,爷爷传信给我们,在族比中对家主一派不要留手,尽量打击他们的气焰。”

  “哦?好吧,虽然有点什么,但是我们先从那废物开始吧,哈哈······,不过那叶琴是个硬点子啊,不是那么好对付。”

  叶世云点了点头后道:“不说了,赶路吧,早点回去再谈这个。”

  两人说完,骑着马对着与叶寻一般方向飞驰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