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灵篇竟是这般深奥,不过还是太局限了,自己的经脉运转灵气速度虽然有心法辅助而比常人快一倍而暂时不用怕,但是自己这一方丹田太小了,别人的灵气量都比自己多很多,如果战斗的话太吃亏了。”叶寻皱着眉头道。

  忽然叶寻想到那本书中修炼先天道体的方法,在练心法时早就翻看书中的内容了。

  =¤酷@匠#H网%r永D久免费看s小说●

  叶寻不用几个时辰,就立刻记在脑海中了,他猜想可能是灵魂力的强大,不然以自己第一世的话绝不会记的这么快,不用说里面的内容多得令人头晕了。

  叶寻看到书中里写着,如果丹田过小,需要潜龙草才能扩展,因为先天道体一旦用其它药物,会立刻转化为灵气修炼,况且自己丹田太小,迟早被撑爆,所以潜龙草才能稳妥,而且潜龙草的潜藏的龙息可以使经脉和丹田扩大。

  虽然还有另一种药草,但是他就即刻否决了,那药草生长在火山里面,以叶寻脆弱的力量,十条命都不够拿来用。

  叶寻思路一转,回想到之前领悟的道韵,他在脑中又开始不断领悟其中生涩的片段,而且总觉得这些道韵会对自己以后有莫大好处,尚且现在只能提升这些,尽量提升这些才能使叶寻不至于没有丝毫底牌。

  那身法的道韵自然、随和与生生不息的特点使叶寻心随意动,当他觉得对此领悟到小成之境时,立刻试验自己的身法;他一步跨出,已经到了七八米之处了,这只是没有用灵力来驱使,如果用的话,应该可以达到十米至二十米了。

  叶寻想到门牌中的那种浩瀚、威严与庄重之感,就好像上位者一般的威压,让人神往不已,他尝试想领悟,但似乎好像达到自己的极限一般,就像被什么堵着一样难受,猜想应该时机还不到。

  他有点贪心想再次尝试,脑中突然一疼,差点晕过去,脑中亮光之处即刻送来丝丝凉泉一般的灵魂力,使叶寻恢复清醒过来。

  叶寻停止了修炼,感受一下自身的灵力,已经到聚灵一阶中期了,然后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

  不过静下心来想了一下,总觉得自己灵魂中似乎潜藏着什么,似乎强大异常。

  他清楚脑中有金片存在,但是似乎还有一股力量在自己脑中。

  他想了下后无果,即刻打坐,开始闭目养神恢复一下。

  时间飞快流逝,一瞬间就到了早晨。

  叶寻睁开了眼,起身活动了下筋骨,洗完漱,动身去报道了。

  他不清楚报道处在哪,随便在经过自己身旁的一位师兄询问一番后知道了路径。

  经过几个时辰时间,终于到了目的地,宗派实在太大了,他不能施展出自己领悟的步法,这是战斗时后用的底牌,不能随便用之。

  叶寻走进一个楼阁里,里面有一位老者正在睡觉,当他走过去时,老者出声道:“叫什么名字自己刻在这块玉佩上,随后自己滴血进去就行了,然后在第一层那里选功法和战技吧,记名弟子只能选一部战技或一部功法,普通弟子两样都可以选,切记,否则后果自负。”

  叶寻按照老者的要求上了第一层后看到两边分层的书籍,战技在左边,随后他立刻在左边搜寻着适合自己的战技。

  叶寻有属于适合自身的心法,虽然是辅助心法,但是也比很多功法强上很多了。

  叶寻不断的查看着,当看到一部纯阳拳和一部拔剑术时,叶寻纠结起来,但是他迅速闭上眼睛,跟寻着本心来选择,最终选择了拔剑术,他觉得拔剑术重在基础与毅力非常适合他的性格。

  当叶寻记住战技之后把战技放回原处,随后与老者报告自己观看了拔剑术。

  老者点了下头后道:“小子,你确定选拔剑术,这本战技要很大毅力与决心才能练就大成,圆满的话就要靠自己的领悟力了,不过你功法都没选怎么使用战技。”

  叶寻点了一下头道:“前辈,我选择这本战技是随自己本心选的,不后悔,而且我有功法了。”

  “是吗?本心吗?嗯,你去兵道处选择佩剑吧,选择兵道战技的都可以配相应的兵器。”老者先点了点头后赞赏道。

  叶寻根据老者的指向走去,等叶寻走后,老者囔囔道:“这小子心性不错,但是竟是记名弟子,可惜了。”

  语毕,楼阁又恢复一片沉寂。

  叶寻来到了兵部,领到了一把三尺青锋,就回到了住处,叶寻拿出剑后立刻练拔剑术。

  已到中午时分,叶寻都不断的重复一个动作,拔剑、收剑再拔剑,不断地重复着,然而叶寻没有一丝累觉,反而越练越兴奋,就像自己为剑而生一般。

  当叶寻练到小成之境时已经是傍晚了,但是叶寻总感觉剑诀有什么不对,好像太过生硬了,随后叶寻不断思考着怎么改进这一个缺点。

  叶寻眼神精光一闪,步法那种道韵可以补足这一缺点,想到后立刻实验证明是否可行。

  拔剑,收剑。这一动作好像行云流水般竟好像多年练剑的剑客一般熟练,随之而成的拔剑术达到了中成程度,如果有人知道的话定会惊呼怪胎。

  叶寻收剑后走回房后又修炼起来,其实心法就算叶寻不特意练也可以自动运行起来。

  但是叶寻不希望这样,修炼太快了反而使根基不稳,况且丹田与经脉问题要潜龙草才能解决,太快反而使自身经脉和丹田受损。

  因为太脆弱了,不能经得住这般速度的提升,所以叶寻只能忍耐住。

  叶寻在去兵部处途中看到任务处里竟然有收集潜龙草的任务,这任务是三星级别。

  对于新人可是非常危险的任务,但是对于叶寻来说打不过也可以逃走,凭叶寻的身法来说可是接近低级中阶高级身法的程度,所以能够接受这个任务。

  况且叶寻必须得到它,做完这个任务就可以用贡献值升为普通弟子,而且普通弟子可以再换一部功法或战技。

  叶寻在脑海中整理好明天的安排后,就又在脑中领悟拔剑术的要义,这样可以避免走弯路。

  叶寻不断地在脑中演练着拔剑术,周而复始的在脑中循环,拔剑术也越加熟悉与适应。

  清晨,叶寻早早起身后去吐息,把浊气从里面吐露出来,又开始练拔剑术。

  当手腕开始酸痛了起来后,就知道自身的极限了,叶寻想到自己的身体还要加强锻炼,才能忍受拔剑术的那种痛感。

  极限这么快到反而不好,叶寻清楚自己必须有一部练体术才能使自己极限更加不容易来到,当练了后的那种极限才是真正一次脱胎换骨的。

  那个时候,叶寻猜想拔剑术应该已经大成甚至更高了吧。

  叶寻休息了一下,起身向任务处走去,然而当走到任务处时,看到潜龙草任务竟改成了三人组队任务。

  叶寻本来想一个人的,但是想了后道:“既来之,则安之吧。”

  叶寻猜测任务可能被人接了,太困难被改成三人组队,所以也不得已接受了。

  他看到任务已经有两人接受了,怕再有人去接,立刻也接受这个任务。

  当他登记好了后想寻找另外两个人商谈,有一道声音响起:“不自量力的家伙,自己还是个记名弟子还敢做三星任务,真可笑。”

  叶寻寻声看到来人就知道是谁了,不是那个“傻冒”叶茂还有谁,不过旁边还有一个人,竟是那个早早进宗修炼已过八岁的叶青。

  他是大长老的孙子,每年都会回家族,而叶寻碰巧见到他几面后就没见过了,那“傻冒”那天的话竟是想请来这叶青来教训叶寻,叶寻望着这个叶青,无视了那“傻冒”。

  这叶青的性格是那种既不阴险又不是正直的人,但也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所以叶寻对他没有好感也不敌视吧。

  突然这叶青说出了一句话:“把任务交给我,你没资格做这个任务。”

  叶寻微笑道:“哦?如果我说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