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老头带走了

  “老头还能骗你们不成?”

  “那就多谢老先生了,不知老先生什么时候带孩子走?”

  “两天之后吧,你们再跟孩子亲近会。”

  “老先生大恩不言谢,这两天老先生就在舍下住着吧!”

  “不必了,我要去准备些东西,两天后我再回来。”

  “好吧,老先生吃完这顿饭再去吧!”

  “不了,早去早回,不停留了。”老人说完就往外走。

  “老先生我送你。”

  “去看孩子吧,这些礼数不要了。”

  “老家伙,现在怎么办?”

  姥爷摇了摇头“等吧,没有别的办法,去看看孩子吧。”

  “爸,岳父,今天晚上我们好好吃顿饭,给孩子起个名字。”

  一家人仿佛中邪一样都安安静静的坐着,谁也不开口说话,直到吃饭的时候大家才聚到一起。

  “老家伙,给孩子起个什么名字好。”

  “摇签吧!”

  “稀明,拿竹签和名簿来。”

  竹签是用生长过千年的竹子,根茎中的最有韧性的一节做的。

  名簿在这个村子每家都有,家里有孩子出生都用它。

  “小胜你来吧!”姥爷看着名簿说道。

  爷爷也没说话,拿起竹签,向额头放了三下“定!”

  竹签以一个诡异的弧线落在了名簿上,竹签所指的是一个昊字。

  “天意啊!”姥爷惊叹道

  “多少年了,没有人能摇着这个字。”

  “不对不能说天意,我外孙是逆天而行,一定是最厉害的!”姥爷显的异常激动。

  “哈哈,我孙子一定大有出息!”爷爷突然也高兴起来。

  其实大家都知道、只是在掩盖罢了!

  两天的时间对于一般人来说貌似很长,可对于我们家却是那么的快。

  两天时间转眼就到了,家里气氛特别尴尬,谁都不想提我要被那个老人带走的事情。

  这天太阳最炎热的时候那日的老人回来了。

  “老头我回来了”

  “老先生,现在就带孩子走吗?”

  “还不急,等到傍晚我要施一次法,在带孩子走。”

  “施一次法?”老也不接的问道。

  老人拿出一块血红色的玉来。“放在孩子怀中,但是不要戴上。”

  姥爷犹豫了一下问道“老先生,这可是血石玉?”

  “唔!你倒是见多识广啊,不错这就是血石玉,而且是万年血滴石。”

  姥爷全身颤抖道“老先生,这等稀罕之物怎么这么轻易送与我孙儿。”

  “我与这孩子有缘,这都是身外之物,就不要再提了。”

  “老先生此等大恩我王庭胜记下了,以后必当涌泉相报。”爷爷在一旁听出了门道

  别人可为了自家孙儿连着等宝物拿出来,自己真是无以相报。

  “这玉可保孩子渡过第一转,只是傍晚开光有些麻烦而已。”

  “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的?”

  “你们去抱一只鸡冠发黑的公鸡来,还有此地乾坤二处的活水。”

  “老先生,我夫妻二人要做些什么!”父亲说道

  “你二人在我施法的时候,站住左右两翼,给孩子血滴石开道,指引它守护孩子。”

  “是!”

  “成败在此一举了啊,对了你们给孩子取名字了吗?”

  “老先生走的那日父亲跟岳父摇竹签取名,点到了昊字。”

  “昊,可是单名一个昊字?”

  “正是”

  “这孩子注定这走这条路啊。”

  傍晚时分马上就要来了,全家人都很紧张,那位老先生也是如此。

  “起台!”

  老人拿起公鸡,只见手向公鸡脖子上一划,鸡脖子上就流出了映红的鲜血,老人趁势用完全都

  接了出来,快要接满时,手指再次向鸡脖子一划,公鸡就不再留血了。

  公鸡都是昴日星官的后代,天生有震鬼驱邪的天赋,鸡血是道士做符必要的工具,当然

  大多数都是用朱砂。

  老人这一手让大家都惊呆了,他也看出了大家的眼神,笑道“小手段,毕竟这也是一条生命。”

  “大家集中精神!”老人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紧接着双手画圆。

  “指天因地,指地画天,为天下苍生,把血滴石拿来!”

  爷爷赶紧从我怀中拿出玉来,小心翼翼的送到老人手中。

  “起!”那块血滴石玉,莫名的悬在了空中。

  “今天我为此玉开光,为的是解救这孩子逃出苦难,请先祖助我。”

  老人双手像影子一样,打出各种各样的形态。

  “你夫妻二人站住两翼,凝神静气!”

  “是”

  “星辰初现,天地阴阳,唤醒此玉!”

  话音一落,一道赤红色的光线照在了玉上,这块玉真的像血在滴一样。

  “取一滴孩子的耳根血来!”

  爷爷连忙在我耳后扎了一下,挤出一滴血。

  “以昴日星官灵血做指引,让此玉认主。”

  说完便把公鸡血洒向天空,而老人把那一滴耳根血放于指尖,猛地一弹,滴在了玉上。

  血滴石顿时泛起红光,缓缓落在了灵台上。

  老人脸色苍白无比,咳嗽了一声说“给孩子带上吧。”

  “老先生不打紧吧?”

  “不用管我,先给孩子带上。”

  姥爷把玉戴在我脖子上,这块玉再次闪起一道红光映在了我胸口。

  一直在哭的我突然停止了哭泣,而是安静的睡着了。

  “果然有用,好了不多说了,我要带他走了!”

  “老先生!”

  “不要再耽误时间了,必须要走了。”

  “老先生,我们要怎么找你啊?”

  “哈哈,不必找我,到时自然会指引你们来看孩子!”

  “好吧,老先生请快带孩子走吧,迟了我怕就走不了了。”

  “孩子给我吧。”

  母亲双手颤抖着把我交给了老人,老人接过我便向门外走去。

  “我送您!”

  “不必了,这样只会让你们更心痛,就这样吧,一年后见!”

  就这样我就被老人带去了深山,等待我的第一转。

  老人一路都是靠脚走路,但是却是眨眼之间就走出去了几十丈远,这其实就是所谓的奇行八卦。

  看似慢慢悠悠,实则走的是八卦之位,所以想走千里对于高人来说只是一柱香的时间而已。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老人停下了脚步自言自语道“希望这里的天地灵气能帮到你。”

  这里就像一个原始森林,准确来说比原始森林还原始。

  转眼半年就过去了,我已经会走路啊,但是还是不会开口,甚至不会发出声音。

  “王昊过来!”是那位老人在喊我。

  我慢慢悠悠的走了过去,老人一把抱起我,“今天看到了什么啊?”

  我看了老人一眼,抬起小手一指树上,那是一个鸟窝。

  看,正na版V章节i上\酷S匠网rW

  “你会像那些小鸟一样,飞翔的。”

  说完老人就抱着我回到了自己搭的竹棚里,并且让我赶快睡觉。

  时间真的过的很快,马上就离开家一年了。

  “马上你就要见到你的家人了。”

  我呆呆的看着老人,“你还小什么都不懂,等过两年你就都明白了。”

  老人说完就独自走开了,我还是已经看着那个鸟窝。

  很快就到一年了,老人跟我说“明天我就指引你父母来。”

  第二天,老人给我准备好吃的就出去了,等到快要晌午的时候,带着一大群人来了。

  这些人正是我的家人,“孩子,我的孩子!”母亲第一个向我跑过来。

  母亲一把抱住我,开始我没有什么反应,可是感觉很温暖,不由自主的就趴在了母亲身上。

  就在这时候,所有人都涌了上来,“不要在这里寒暄,快去屋里吧。”

  “一高兴都忘了。”

  老人带着家人进了平常住着的竹棚,“这里面的好浓的灵气啊!”

  “这是一个龙眼,灵气聚集的地方。”

  “传说龙眼不是占据私有者会遭天谴吗?”

  “别人占不了,不代表王昊占不了,天生阴水命只会让他更有灵性。”

  “原来是这样。”

  “你们跟孩子聚吧,老头我就先出去了。”

  “老先生,真的是太感谢了。”

  “不用说这些,我跟这孩子有缘,一年前我就说了。”

  说完老头笑着就走了。

  “老先生真是神人啊,你们瞧孩子的身上的灵气!”

  “是啊,这么一个宝地,可滋润他了。”

  跟家人相处了仅一天,老人就把家里人送走了。

  春去秋来,又过去了五年,我已经六岁了,现在我已经可以跟天地灵物简单沟通了。

  这天老人很早就起来了,把我叫到了一个宗堂里。

  “王昊,你已经六岁了,现在好多事情可以告诉你了。”

  “爷爷请说!”

  “道家分两派,法跟术,而我是术一派的传人,江湖人称‘天算尽’”

  “道家不就是驱鬼降妖吗?”

  “法一派是主驱鬼,僵尸,而术一派是降妖,镇魔。”

  紧接着老人又问我“何为道?”

  “请爷爷赐教!”

  “一切合乎自然之法则者,皆为道也。顺应自然之法则,皆为入道。落实自然之法则,皆为修道。参透自然之真相为“悟道”;获得真实利益为“了道”。”

  “原来这就是道啊。”

  “对着就是道,现在我就让你学道。”

  “好啊,好啊。”

  “王昊,记住学道只为解救众生,切不可为私利。”

  “记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