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今天的天气好级了,有多好呢?我只知道今天的天是湛蓝的,风是细微的,是温暖的。鸟儿不是在鸣叫而是在唱歌。嘤嘤嘤,倘若我是他们的同类,我也能被他们快乐的情绪所感染。他们无拘无束自由的翱翔。原本就忙碌的空中,还不停的响彻着来自航空狮鹫的鸣叫,它们的身上载着来自各地的冒险者,商人驱赶着马车在大陆上奔驰,小动物们在草地上嬉戏追逐,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啊。

  今天的我什么都没做,我搬着一把躺椅,慵懒的躺在狮王之傲旅店的门前,看着往来不觉的行人。他们有的戴着大兜帽,穿着帆布衣服;有的身穿重甲,似乎把自己当成了拯救世界的战士;还有的带着面罩身手矫捷,游侠装扮。这些独行侠,更多还是喜欢行侠仗义救人于水火之中而后不留姓名遁入暗影中,缓缓离开……还有的所谓的游侠,进入军情七处,为暴风城贵族办事,这恐怕是一类特殊的人了。总之人各有志,我们不能强求别人按照你的意愿来活下去,因为人们各自掌握着各自的命运、络绎不绝的人们看得我眼花缭乱,我索性直接闭上了眼睛,安详的躺在了那舒适的躺椅上,哼着小曲,我想把一切都抛在脑后不去搭理。只想安详的休息几天,而后开始我的征程。正当我静心宁神的时候,原本刺眼的阳光忽然间暗了下来,虽然我紧闭着双眼,不过仍能感受到这种微妙的变化。接着传来的便是一阵高雅的香水味,我的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丝弧度,我太熟悉这个香味了,这是艾兰娜特有的东西,香味高贵而又不妖媚。

  “嘿,我亲爱的艾兰娜小姐,您今日大驾光临,该不会是想我了吧?”我一把抓住艾兰娜的手把她拉了过来。

  “诶,你能不能不这么没正经,老大不小的人了。”她挣开我,“诶,奥米,我的叔叔说让你到暴风要塞去一趟,瓦里安国王找你有一些事情。”

  “我?这个时候找我能有什么事情,我才刚来几天,是不是为了洛丹伦的事情。”

  “似乎不是为了洛丹伦,好像是因为...因为..诶,我也忘了,总之我们赶紧去暴风要塞把,究竟有什么事情到地方就知道了。”

  “呃……”我极不情愿的站了起来,难得想有一天能够好好的休息一下,昨天和鱼干打的那一架弄得我浑身疲惫,今天不知道伯瓦尔那个糟老头子有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召唤出我新买的摩托车,摩托车还真是艾泽拉斯的最新款,旁边有一个折叠的座位,嘿,可以带着艾兰娜兜风。我对工程学可是一点了解都没有,不知道什么发动机的型号什么乱七八糟的,可是不论怎么看我的这辆摩托车还真的比其他暴风贵族的大气很多。在车的大灯前面镶嵌着一个联盟的徽记,摇杆操控也是非常灵敏,让我感觉真的是太赞了。

  我熟练的操控着摇杆,带着艾兰娜往暴风要塞驶去。我顾不得欣赏周围的风景,直接进了殿堂,瓦里安国王高高的坐在皇位上,旁边坐着一个包着纱布的,头发灰白跟我父亲年纪应该差不多的老人。

  “奥古斯汀,快过来,我的朋友!”瓦里安国王挥了挥手,示意我到他的身边,“奥古斯汀,你看这是谁?”他指着那位头发灰白的老人,面对着我。

  “呃,这个……”我努力的思索着,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他究竟是谁。这个面善的老人。

  “奥古斯汀,你知道格雷迈恩吗?”

  “格雷迈恩?吉尔尼斯王国皇家姓氏。可是他们从第二次兽人战争之后就已经锁住了自己的国土,高高的格雷迈恩之墙把吉尔尼斯隔绝了战乱。”

  “对,他就是吉恩·格雷迈恩。吉尔尼斯的国王。”瓦里安国王把我引到吉恩·格雷迈恩的身边。

  “你好,奥古斯汀·米奈希尔殿下。”吉恩国王伸出了手。

  “哦。”我冷冷的回复了一声,没有丝毫的动作。

  “怎么了奥古斯汀,这是吉恩国王啊!”瓦里安国王脸上充满了诧异。我听了,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的站在原地。

  空气仿佛都凝固了,此时我都觉得就连墓园都比这里有生气了。吉恩国王的手依旧停留在半空中,他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脸上充满了惊奇。

  “我..我怎么了。”吉恩国王断断续续的说道。

  “呵呵,你?你怎么了?你没什么,你很好!你是一个多么伟大多么孤傲的国王啊!”我用那无比尖酸刻薄的语气来回应着吉恩。

  !v更新最快o6上酷J匠iT网O

  “奥古斯汀,你们两个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啊!”伯瓦尔来到了我的身边,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他显然不想看到我们两个的矛盾。

  “呵呵,他怎么了?想必他自己都忘了吧!在阿尔萨斯大举进攻洛丹伦的时候,洛丹伦摄政王派出了多名信使往吉尔尼斯求救,可是你就是顽固自守,说什么吉尔尼斯不参与除了吉尔尼斯之外的事情!你算个什么国王,当时第二次战争的时候,洛丹伦和暴风城在战场上拼死抗敌,而你只派出了一小队兵马来增援!战争结束后,你怕天灾军团的攻击,建造了格雷迈恩之墙把自己隔绝起来!你什么事情只顾着自己,现在自己也落难了吧?虽然不是亡灵天灾,最起码也被希尔瓦娜斯给干掉了吧?”我冷笑着,转头便准备往城堡外走去。

  “奥古斯汀!回来!”瓦里安国王连忙拽住我,把我生生的拽了回来。

  “吉恩!你知道吗!80万人啊!80万洛丹伦的子民啊!他们将近一半人都在那场战斗中丧生了啊!”我大声的咆哮道,泪流满面。我用力的锤着自己的头,“我的父亲泰瑞纳斯,乌瑟尔,布莱恩,整个洛丹伦王城只有我和拜伦突出了重围!提瑞斯法林地成为了一片废墟!你知道吗?洛丹伦的子民已经消失殆尽,你满意了吧!”我跪倒了地上,大声的哭号着。

  “奥古斯汀,孩子……”伯瓦尔公爵欲言又止。

  “哼,你这个坏国王。”艾兰娜气呼呼的瞪着吉恩国王,没有好气的说道,“你们的国家就趁被毁了也不去救你们!”

  “奥古斯汀,请您冷静下来,听我说。”瓦里安·乌瑞恩国王像兄弟似的揽着我,“我的朋友,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的创伤,这件事我也早有耳闻。我对于吉尔尼斯的偏见起初不比你的小,可是,你知道吗?在天灾军团袭击洛丹伦之后,紧接着又袭击了吉尔尼斯,当时的吉尔尼斯危在旦夕。就算在这个时候,老国王又经历了领主的背叛、大地的裂变,这种种的灾难使得他不得不带着他剩余的子民逃离了这动荡之地。接受暗夜精灵的邀请,暂时定居在了达纳苏斯。从那以后,原本性情孤傲的老国王彻底改变了,他致力于使联盟接受吉尔尼斯,接受狼人。为此他不惜卑躬屈膝,为了证明狼人对于联盟的重要性,他更是自己亲上战场。这种种的表现,已经让我消除的对吉尔尼斯人的偏见。”

  “奥古斯汀殿下,请您不要生气。”吉恩国王向我微微的鞠了一个躬,“这件事请本身是我的错,可是这并不是我孤傲。我是吉尔尼斯的国王,一国之主,当时洛丹伦已经遭受了灭顶之灾,整个天灾军团大军已经横扫洛丹伦,失去了洛丹伦的吉尔尼斯城更不可能单独抵抗天灾军团,我当时派兵无疑是杯水车薪。不仅挽救不了洛丹伦,反而会使吉尔尼斯遭受灭顶之灾,尽管这样,仍然没有太长的和平,希尔瓦娜斯又率领他的被遗忘者军队进攻了吉尔尼斯。我当时就在想,人类怎么能抵挡这种刻骨的仇恨。吉尔尼斯寡不敌众,格雷迈恩之墙已经被攻破。我当时只能召唤狼人饮鸠止渴,被遗忘者被成功击退,可是由于狼人,整个吉尔尼斯都爆发了狼人瘟疫,连我自己还被狼人咬了一口。”说着,他扬了扬他那裹着纱布的手臂。“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带着族人投靠联盟,可是由于往日我的孤傲自大,使得瓦里安国王反对。为了我的人民,我已经彻底改变。对于我所犯下的过错,我向您忏悔改正,希望能得到你的谅解。我也是一个国王啊!”说着,吉恩国王的脸上落下了几滴泪珠,单膝跪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