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兰娜,你为啥总是不能等等我呢?”我捂着头一股脑的猛追过去。

  “切,你不是不要跟来嘛?”艾兰娜撇了一下眼,冲我做出了一个不屑的表情。

  “你难道就这样对待你的首领吗?”我假装生气,挺直了腰,严肃的说到。

  “嘿。”艾兰娜当真是被气乐了,“你这人我也真是服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给你个阳光你就灿烂,给你个笑脸你就当爱情啦?”说着,又摆出了冰枪的姿势,掐着腰嘴里还发出“biubiubiu”的声音。

  “诶,别别别,咱们有话好说。”对于他的冰枪我也真是怕了。不知道为啥法师非要创造个这种法术,无冷却不说,还是瞬发技能。

  “那你不让我biu你也行。说点我爱听的我就饶了你。”艾兰娜脸上一副小人得志的神态,让我瞬间有一种想揍她的感觉。可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嘛。不过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犯了啥错误。我也实在是喜欢这个妮子,也就只得由着她的要求。

  “艾兰娜~”我摆出一副贱的不行的样子,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恶心了。

  “哼,少来这一套。”她把头扭向一边。

  “你……”

  “呀,奥米你还准备打人呀?老娘可不吃你这一套!”刚说完,我就感觉一阵天翻地覆,身上似乎长出了很多白色的绒毛,手和脚都没有了知觉,而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我缓缓的睁开眼时,艾兰娜正抚摸着我的头。“奥米变成的小羊原来这么可爱呀!哈哈哈!”

  “啥?羊?”我努力的想说话,可是嗓子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接着从我嘴里传出了几声“咩~咩~”的声音。我当时这真是无语了。我的天,堂堂的洛丹伦皇族竟然被她以后的老婆变成了羊,还是初次见面。不过想想她以后估计会是我的老婆我心中还真是甜蜜的不得了,虽然此时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吧。不过仅是想想心中就真的如同吃了蜜糖一样甜。

  片刻之后,我终于恢复了原本的人形态。感觉浑身都是疼的。

  “知道老娘的厉害了吧?以后不听话我就羊了你。让你整天跟在我身后当宠物。哈哈。”

  “呃……”

  “诶诶!别愣着!正事还没办呢!我还没原谅你呢!”

  “那好吧…”我也真是怕了她了。“艾兰娜小姐,请接受我那卑微的敬意!原谅我吧!”我用一种渴求的眼神看着她。谁知她竟摸着头发,似乎全然没有听到一样。

  “艾兰娜小祖宗,你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温柔善良,美丽大方,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你是……”我发动了我身体里蕴藏已久的文学能力,把我这么多年所积攒的所有赞美人的词汇一股脑的全都倒了出来。还是那种渴求的眼睛呆呆的凝视着她。

  酷o:匠I网唯一H正版{y,#L其;他都是(盗版'D

  “好吧,看在你那么诚恳的份上。原谅你了!”艾兰娜恢复了笑容,忽然挽着我的胳膊,“奥米奥米,咱们去艾尔文森林吧!”

  我的脸瞬间红了,看着挽着我胳膊的艾兰娜心中真的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情感,我甚至想让艾兰娜用冰霜新星永远凝结住这一刻。我们真的如同一对热恋的情侣一样安详甜蜜。

  我们缓缓的走出英雄谷,走出暴风城的大门。我的胳膊现在是无比的酸痛。不过我始终不舍得放手。不舍得让这种甜蜜飞去。

  远方小溪的淙淙声让我感到无比的惬意,也让我的心情格外的舒适。我向艾兰娜提议想要到小溪边休息一下。她看了看我,表示没有什么意见。

  往前走了没多远的距离,就看到了淙淙的溪水,溪水边种着各种各样的野花,相比较暴风城花园区中的花朵,这里的显得别有一番风味。

  继续往前走着,悠悠的看到一个身穿蓝色法袍带着一个法冠的男人坐在小溪边钓鱼。法冠散出一种白色的光芒,让我看不清他的模样。他的装束也过于奇怪,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职业。感觉并不像布甲系的法师,术士。感觉倒像是已经堕落在卡拉赞的麦迪文,那个曾经在瘟疫爆发时警告洛丹伦西迁的巫师。对于麦迪文,我并不是太了解。只是觉得眼前的这个人隐隐的有那种巫师的影子。

  “呀!鱼干!”艾兰娜兴奋的语调中断了我的想法。她连忙放开我的胳膊,往那个男人身边飞驰过去。我一瞬间竟然有一种淡淡的失落感,一种被抛弃的感觉充斥了我的意识。取而代之的就是满腔的愤怒。“这难道是我的情敌吗?”我冷笑了一声,往那个男人一步一步的移动着,我的牙齿竟然咯咯作响,我不知道一会儿我一但发作会发生什么。即使现在想想,当时那种恨的感觉依旧能重现在我的心中。

  “你好啊?”我用一种皮笑肉不笑的神情强行挤出了一个微笑向他问候着。

  “你好,我已经在此等了你好久了。”他的声音冷冰冰的,让人感受不出他的情绪,反而觉得一阵一阵的别扭。

  “什么叫等了他好久?你认识奥米吗鱼干?”艾兰娜满脸的疑惑,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鱼干。

  “我认识你,可是你不认识我。奥古斯汀·米奈希尔殿下。”他并没有理会艾兰娜,我感到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我,亲眼看着他缓缓的向我走来。

  “鱼干!你要干什么!”艾兰娜一个闪现术来到了我的跟前,死死的挡着我。

  就在这一瞬间,我看到一束带着强大的法术力量的光芒向我们扑了过来,我一把推开艾兰娜,直直的迎着那束光芒,那束光芒所带的力量让我根本始料未及,艾兰娜冰枪的威力与这束光芒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这束光芒的冲击力让我感觉如同一个巨大的岩石一瞬间砸在我的身体上一样,丝毫没有防备的我被击出了好远。

  “这人到底是个干嘛的?”此时的我没有心思顾虑身上的疼痛。一直在纠结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或者是他是阿尔萨斯的人要不怎么连话都不说就要灭口呢?

  “鱼干!你干嘛啊!”艾兰娜连忙来到了我的身边,把我扶了起来。“奥米,你还好吗?”虽然身上如同筋断骨折一般疼痛不过我听着她那着急的声音还是觉得心里喜滋滋的。

  “我没事,艾兰娜。”我双手撑着地面,想站起来。艾兰娜见状连忙抵着我的肩膀,小心的把我扶了起来。

  刚刚站立,又一束光芒向我打了过来。我屏息凝神运用圣光的力量召唤出圣洁护盾,挡过了这次攻击。

  “不是,你有病啊?”我此时也真是无奈了。还真有人找揍的,我此时已经不在意他究竟是不是阿尔萨斯的人了。总之不管是谁,我也正儿八经的得给他点颜色看看了。

  我抽出随身携带的短剑,径直往鱼干冲去,他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了一把法杖,向我抡了过来。我连忙躲闪,心中暗暗咒骂着。“这家伙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这么厉害的。”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我是丝毫不敢懈怠,不过我也当真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他的功力连阿尔萨斯的皮毛都算不上,如果我真的全力还是有把握取胜的。不过,这么一个陌生的不速之客,我又为什么要把我的真实水平流露出来呢。

  我只当与他玩了一个游戏,只要我能保证与他打个平手,那么也当真是有乐趣的。不知道为何这个不速之客似乎不太喜欢用魔法,倒是喜欢近身肉搏。他如果真的是巫师的话,那么我是根本进不了他的身的。以前麦迪文曾经化身成鹰出现在洛丹伦的大殿上,他是当真有法师和德鲁伊的能力。不过我眼前的这位鱼干与麦迪文相比可就真的逊色了不少了。

  他抡法杖的力道不大,可是已经气喘吁吁了。这也就是所谓的布甲职业。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用魔法,或者是法力耗尽了?或者是他只是想证明不用法术的他也能胜我一筹?

  他似乎在猜我的心思。我也一直在猜他的心思。我们两个交锋竟然各自都没有竭力一战反而都优柔寡断的不知道要怎么出手。心中觉得这个人对我本身并没有什么恶意,倒是让我觉得他似乎在求证一种什么东西,或者要达到一种什么样的目的。

  “鱼干你到底想要干嘛?”艾兰娜冲着鱼干大吼道,声音都有些沙哑了,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我只是想要量量他身上的水有多深罢了。”一个清脆的成熟男性的声音从那个“鱼干”的嘴中传了出来。

  他收起了身上的光芒,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轮廓。他是一个中长头发有些暗灰色的人,加上头上的法冠,身上蓝色的法袍,还有那有着暗暗绿色,杖首镶着一个骷髅头的法杖,这一切衬托出的隐秘更让我觉得他是一个不简单的人。

  “你是巫师吗?”为了表示友好,我率先张开了口,缓解了紧张的气氛。

  而他却只是淡淡的回答说他只是一个牧师。并让我不要再问下去,此后不论我怎么追问,他都只是这简单的一句话。有一瞬间我就觉得他是不是一个人型的复读机,bibibi的只会重复着同一句话。这个牧师也真是奇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