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米那坚毅的眼神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回荡,他给我的记忆也就到此了。后来听说阿尔萨斯堕落之前与吉安娜一起查瘟疫之源的时候,路过那个村庄,看到了破旧的房屋,还有世界上唯一一个不会攻击人的食尸鬼。那便是受到天灾瘟疫迫害的小提米。

  看到小提米的阿尔萨斯心中的怒火终于喷发了,他愤怒无助绝望,强烈的责任心与历史使命感让阿尔萨斯对天灾恨之入骨。这种仇恨,也转化为一种强烈的欲望。

  欲望是可怕的,阿尔萨斯此时便有了这样的征兆。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旦出现导火索,就有可能使人迷失自我,堕入无边的黑暗,最终不能自拔……

  我努力地从回忆中挣脱出来,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好久。月亮已经缓缓下落,那诡异的薄雾也慢慢散去。黎明的闪金镇早已经没有了夜晚那种阴森悲凉。似乎一个老者在诉说自己悲惨的故事,而后被解救出来重见希望……

  “早上好,旅行者。”铁匠铺的老板已经打开了他的铺门,一阵钢铁刺鼻的味道传进了我的耳朵,呛得我一阵头痛。可我看着铁匠铺老板却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也是,他便是经营这个的。习惯了,也就成为自然了。

  虽然我还沉浸在昨晚的诡异气氛中不能自拔,但是相比较来说,拜见瓦里安国王是更重要的事情。我从马厩中牵出我的艾伦马,摸摸它的两鬓,它用头蹭了蹭我的胳膊,淡淡的叫了一声,就如同宠物在跟主人撒娇一般。

  “真是匹好马。”我赞叹着。一跨而上。辞别了还在打着哈欠的治安官杜汉,往暴风城疾驰而去……

  这是一座非常雄伟的城堡。是艾泽拉斯中的一颗明珠。它分为贸易区,矮人区,旧城区,花园区,法师区,教堂广场等几个区域。

  这个古老而雄伟的人类城市在三次战争中饱受摧残,被兽人洗劫一空,最后联盟击退了入侵收回了失地。它和洛丹伦合称为“艾泽拉斯最耀眼的双城。”

  伯瓦尔·弗塔根公爵已经等在了大门口,他挥挥手,示意我跟随他。这跟我印象中的暴风城完全不一样,充满了庄严与肃穆。士兵们都在向我们敬礼,我骑在马上,慢慢的往前走着。看到了那早已经被无数人争相赞颂的英雄谷。

  这个辉煌的山谷位于城市南部,它是到暴风城唯一的通路,所以每个造访者都必须穿越它。英雄们的雕像矗立于道路两旁,问候并向造访者示警。

  我望着他们的雕像,不断地向他们敬礼。向他们送去我最真挚的敬意。他们都是艾泽拉斯历史上最有名的英雄。图拉扬将军的雕像立于英雄谷正中,艾蕾莉亚、达纳斯、库德兰、卡德加立于两侧。他们为了联盟立下了名垂千古的功勋。

  “奥古斯汀殿下,你好。”一个有着棕色短发的将军向我行李,他站在萨拉杨雕像的下面,保卫着暴风城的英雄谷。他骑着一匹白色的骏马,是一位有着宽阔的肩膀和一脸浓密络腮胡子的重装骑士。看起来威风凛凛。

  “这是马库斯·乔纳森将军,暴风城防御部队最高指挥官。他曾经跟图拉扬将军一同戎马战场,是图拉扬将军和温德索尔元帅的手足兄弟。”伯瓦尔公爵向我介绍。

  “啊!你好,马库斯将军!”我怀着无比的敬意,伸出了手。

  “殿下,这……”马库斯将军谨慎的伸出了手,同我握了握。我们微笑着,互相敬礼。

  “跟我来,殿下。”伯瓦尔公爵冲我招了招手,示意我继续往前走。

  进入英雄谷,看到的便是一派无比热闹繁荣的地区,与英雄谷的庄严肃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就是暴风城的贸易区了,在艾泽拉斯闯荡的勇士们大多集中在这里,还有暴风城的本土居民,他们在贸易区做买卖,每个人都显得那么谦和有礼。他们穿的衣服大多非常宽松,我想这也和暴风城本地的天气有着莫大的关系。暴风城的天气和艾尔文森林的一样。天空晴朗并且四季如春。

  暴风城的人们通常穿着长袖束腰外衣,宽松的裤子和皮靴。因为天气并不寒冷,他们穿的大多是薄布制品,方便行动。两旁的店铺中热闹非凡,商品也是琳琅满目,无比奢华。由于时间太紧,我来不及一家一家的店铺仔细观看,我暗暗发誓,等闲下来我一定在暴风城内好好的逛逛。大肆采购一番。

  向左看去,一座高塔映入眼帘,那应该就是奥术学院了。这座覆盖着藤蔓的高塔坐落于城市西部。很长时间以来,这所学院都被认为是除了达拉然之外的最好的魔法学校,但后来被恶魔和亡灵毁掉了,从北部逃到暴风城的法师们占据了这里并居住在塔内。塔的内部全部都是法师,与他们意见不同的人在里面是根本没有发言权的。

  我本来想去看看这座世界著名的奥术学院,可是无奈要去拜见国王。只得调转马头往东边走去。穿过城门,我看到了那条条分割城市的运河。河水清澈见底,还有的居民租了小船荡漾在河中,钓鱼,嬉闹。

  走过石桥,便跨入了旧城区,暴风要塞近在咫尺。可是,要告诉各位旅行者们的是”暴风要塞并不属于旧城区的范畴。这座巨大的堡垒坐落于城市北部的悬崖顶部,横跨矮人区和旧城区。它守卫着暴风城。这是一座近乎于完美的建筑,它给国王和这座城市的其他贵族们提供了居所,同洛丹伦的皇城一样豪华。现在几乎可以算是太平盛世了,所以我悄悄的告诉你们:如果这座城市抵挡不住军队的进攻,利用在底部深藏的几条秘密通道,就可以从要塞安全逃离。至于密道在哪儿嘛,就不透露啦!

  往左一转,会看到一座巨大的城墙,走过去便能看到暴风要塞了,正面有一座巨大的雕像,从发型上看,应该就是暴风城的当今国王,瓦里安·乌瑞恩了。这座雕像笔直的矗立着,国王气宇轩昂傲视一切的神态,不知吓退了多少胆敢对暴风城图谋不轨的小人。

  我下了马,对着雕像微微鞠躬,便开始往暴风要塞内部走去。不知上了多少个台阶,终于看到了暴风要塞的大门。我挺直腰走了进去,暴风城皇家卫兵向我行李。他们身着君王铠甲。器宇轩昂,佩剑和纹章盾闪闪发光。仅从卫兵的装饰,就足以感受到整个暴风王国的强大。

  我沿着走廊一直往前走,两边有两个房间,似乎是商量军情的地方。不过现在没有时间来管这些。我继续行走,终于看到了国王的宝座。

  酷g匠|{网;永久b免费☆#看{@小+说D

  伯瓦尔离开我的身边走上前去,冲着瓦里安国王点了点头,站在了王座旁边。王座的两旁各有两个纯金的狮子,座椅的靠背是一个长达两米的联盟壁垒,上面镶嵌着由宝石制成的联盟徽记。头顶的灯架全部是由纯金打造,奢华无比,暴风城的强大已经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瓦里安国王坐在高高的王座上,见到我后,他站起了身子,来迎接我。

  “洛丹伦皇族,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之子奥古斯汀·米奈希尔拜见国王。”我走向最中间的五芒星处,轻轻的举了一个躬。

  “奥古斯汀!”他来到了我的身边,紧紧的拥抱着我,“洛丹伦我会派人想办法,在暴风城安心的居住下来吧。我的老朋友。”

  我点点头,对着瓦里安国王鞠了一个躬,轻声的致谢。为了尽快了解暴风城,我没有接受瓦里安国王让我住在暴风要塞的请求,我选择居住在暴风城贸易区的旅店中。瓦里安帮我支付了一大笔钱,让我可以几乎永久的住在那里。那个旅店的右边挨着银行,前边出门便是拍卖行了。说到这也就应该明白了,这就是有着港湾之称的旅店——镶金玫瑰。店老板是一个热情的女人,他非常善良和慈祥,金色的卷发让他显得神采熠熠,她是不是的会拿出一些钱来救济一下来自各地的旅行者,也是暴风城出了名的大善人。

  走上楼梯,走到房间门口。映入我眼帘的竟然是洛丹伦的皇家用品,硕大柔软的金丝床,用白金矿石做的桌椅,还有衣柜。还有各种各样的洛丹伦风格的家具用品。不用说,这绝对是瓦里安国王给我的那最特别的“恩赐”了。

  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因为这才是我真正渴求的东西,在暴风城享受到亲人般的关怀和洛丹伦的那种家的感觉让我觉得无比的温暖。。

  我伸了个懒腰,微笑着,一头栽在那无比熟悉的金丝床上,沉沉的睡着了。多日沉重的包袱终于在暴风城的热情下,慢慢的卸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