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睁开了朦胧的睡眼,这时已经到了晚上,大概是晚上八点钟左右。当时由于舟车劳顿,而且下午被猫咪公主的事情弄得惴惴惊慌,致使我刚刚到了房间便栽到了床上,一觉睡到了现在。

  我走下楼去,客人已经走掉了大半,还有一些已经烂醉的客人正趴在酒桌上酣睡,酒气充斥着整个大厅。除了鼾声,我倒是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连店长也不见了踪影。我并没有在意,伸着懒腰往门外走去。

  晚上的闪金镇早就没有了白天那种热闹非凡的场景,街道上连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栋小房子还亮着灯。这可让我大失所望。说句不好听的,夜晚的闪金镇就如同坟墓,有的时候我觉得连坟墓都比这里充满生机。

  我不愿多呆,转身往旅店走去。也只有这个跟布瑞尔旅店无比相像的地方才能让我感到一丝的安心。这时,店长已经再次站在了柜台那边。“晚上好!”他热络的同我打着招呼。“嗯,晚上好。”我一面说着,一面上着楼梯。

  可是当我走上楼梯打开房门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几个小孩占据了我的空间。他们成五芒星的形状站着,脸上充满了无比诡异的微笑。这群孩子面对着墙角站立。我此时几乎都呆在了原地,完全不明白这些孩子究竟是来干什么的。而中间的那个孩子吸引了我的注意,他站在五芒星的中间,旁边的四个孩子都跟随他的方向而变动。我把头慢慢的凑了上去,想看个明白,可是当我的头正在缓缓的凑过去的时候,中间的那个孩子忽然间多出来了一个脑袋。如果我看的不错的话,这个孩子并不是畸形儿,而是还有一个孩子与他重叠在了一起!我吃了一惊,倒吸了一口凉气,厌恶的想上去推开他们,可是他们那诡秘的微笑让我感觉到他们不是普通的人类孩童。我转过身,想去找旅店的店长。可是一股巨大的压力让我此时不能挪动半分。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忽然,他们消失了。一种疼痛的感觉从脊髓瞬间传至大脑。我缓缓的倒下了,嗅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水味……

  当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以我的判断,此时应该已经有午夜了。可是,我此时正好好的躺在床上,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想想刚刚发生的一切,我的心中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滋味。这时,原本旁边那座小屋的一个女制皮师冲我招手。“你好啊,旅行者。如果想学制皮的话,请找爱德勒吧,他可真是个体贴的男人啊,当我的丈夫失踪之后,是他一直在对我进行无微不至的照顾。”她那充满暧昧和欣赏的眼神,让我感受到她的话意义非凡。

  我没有功夫去理会她,慢慢的走出旅店,镇子中弥漫着一股薄雾,薄雾中笼罩着一股阴凉的感觉,还有一股酸酸的味道。我来到了远方的一片草地上。我席地而坐,解开了我的外衣纽扣,任凭寒风吹拂我的身体,因为我需要寒风来帮我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今晚发生的事情太过离奇,我的脑子似乎已经跟不上他的节奏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用手撑着地面,准备躺下望望星空。可是不知道一个什么东西硌着我的手,我吃痛,连忙起身。用手慢慢的抚摸,这个东西非常的坚硬,还很光滑。我一把从土中揪出了这个东西,不,是两个。我瞄了一眼,顿时大惊失色。“头..头骨?”我的语气已经不能正常的说话了。因为此时我心中的惊恐根本没有办法表达,似乎有什么东西扼住了我的喉咙,让我没有办法发声。细细看来,这两个头骨并不大,应该是孩子的。但是,这两个头骨的方向都赫然的指着那个女剥皮师所在的小屋。“这个小屋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我心中似乎有一只小鹿在砰砰乱撞。紧张的心情溢于言表。

  我拔出短剑,准备闪身到那座小屋的后面,想借着窗户看着里面的情况。可是当我刚刚准备实施的那一刻,我发现小屋后边码头上站着一个人,他似乎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盯着我。“好吧。”我冷笑了一声,拿起短剑,往那个人走去。“如果他要动手,我就干掉他,以我的实力,收拾他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吧。”我在心中默默的鼓舞着自己。已经摆好了战斗姿态,准备时刻应对突入而来的进攻。

  我慢慢的向他走进,在这雾气中,他的轮廓慢慢变得清晰。他手中拿着一柄鱼竿,正在钓鱼,旁边摆满了器械,看样子应该是个鱼商。“嘿!兄弟,这么晚了还有生意吗?”我尽量使自己放轻松,开始有的没的跟他对话。可是他却并不理睬我,不论我说什么,他始终不理不睬。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

  我循着他的目光往前方望去,似乎他是在望码头。不过薄薄的雾气还是影响了一些可视度,我只得走近观看。

  一步,两步,三步。我从来没觉得时间会如此的漫长难熬,这个时候真的是度日如年。我只感觉到嗖嗖的凉风从我的耳边刮过,身后还有一个奇怪的鱼商在盯着我的方向。我一直都在想,这家伙到底在看什么……

  当我走到码头的时候,我已经忘记了时间。远处的路灯让我的心更加紧张不安,因为我曾经不止一次的见过这种镂空的路灯。那是我在每次复活节时去祭奠死去将士亡魂的时候,每个陵园都会有的一种路灯。它就代表着——坟墓!

  路灯发出的细微的光芒使这个本身充满诡异气氛的地方显得更加阴森恐怖。我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看到了一个弯曲的楼梯一直通往水下。“怎么会有一个通往水下的楼梯!”我大惊失色,不由得脚底一滑,踉跄了几步,身子连忙往后退。可是我的腰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我回头一看,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脸色何等的苍白,嘴边依旧挂着那诡异的微笑。和刚刚那几个孩子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6酷、匠、w网首k@发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几乎丢掉了魂魄,根本没有办法冷静下来,我挥起短剑就朝那个孩子砍了过去。可是在我的剑刃快要到他头部的时候,他抬起了头,双眼死死地盯着我,说实话,那种目光我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可是不论怎么样都又想不起来了。这时,在那苍白的面容上露出了一股无比诡异的微笑。随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我努力调整一下自己的思绪。开始重新理清整件事情。

  一,死去丈夫的女剥皮师和别的男人隐约的暧昧关系。二,诡异的六童和恐怖的五芒星。三,奇怪的鱼商,为什么身为鱼商却不出售东西?四,时隐时现的钓鱼小孩,五,原本该出现在墓地旁的路灯怎么会出现在河边?还有那个通往水下的楼梯。河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六,两个指向神秘小屋的孩童头骨。七,旅店长说,暮色森林有一个疑神疑鬼的闪金镇村民。到底为什么会疑神疑鬼?又是什么让他发了疯呢?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隐隐的觉得,一股巨大的阴谋潜伏在闪金镇,潜伏在暴风城的身边。

  这时,刚刚的那个钓鱼小孩在我的脑海中再次闪过,我不知道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他那似曾相识的目光,似乎触及了我心中那一道不可揭开的疮疤。“难道是...提..提米?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