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我的胡子!”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布莱恩?那是布莱恩的胡子?”我心中顿时觉得羞愧难当,刚刚一着急竟然也没有理智了,总想着是天灾军团的坏东西,没想过会是布莱恩,再说了,凭借拜伦将军的敏锐洞察力,身后有个危险的东西又怎么会发现不了呢?

  我猛然间站了起来,觉得身上的伤口竟然也已经好多了。“奥古斯汀,你没事吧?”拜伦看着我说道,他已经会挽雕弓如满月了,弓箭直直的对着阿尔萨斯。“我只是简单的给你做了急救,缓解了伤口,你可千万别再乱动了,再乱动我就救不了你了。”拜伦回头冲我挤出来了一个微笑,真的觉得是硬挤出来的,因为阿尔萨斯就在对面。稍不留神就完了,别说是笑了,哭都来不及了。

  “你说我们三个能打的过他嘛?”我提出了一个非常理性的问题。“或许能,或许不能”布莱恩咳嗽了两声。“管他的,试试再说。”拜伦可真是个急性子,刚说完,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一连射出了六箭。阿尔萨斯并没有挥动霜之哀伤像迎击我的裂魂者的那样,而是挺直了胸脯,直直的迎接拜伦的弓箭。拜伦所射出的弓箭如同飓风,铺天盖地的就卷向阿尔萨斯。阿尔萨斯面对这种近乎于末日的弓箭,纹丝不动,微笑着。在弓箭撒向他的那一瞬间他的身体里露出了一种寒光,一股和先前一样的力量瞬间喷发出来。好像一座平静的火山,在一瞬间爆发出的足以毁灭一切的力量。

  我努力的想稳住身子,不料刚刚的伤口在这强大的力量下再度裂开,我身体中翻江倒海般的感觉涌了起来,瞬间喷出了一口血,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我眨了一下眼睛,特别模糊,刚刚射出去的箭全部断裂,分散在地上。拜伦似乎没有受到很大的创伤,只是单纯的被震了一下而已。他看了看我,露出了一个苦笑,他也为他刚刚的鲁莽感到抱歉。

  阿尔萨斯冷笑着,抄起霜之哀伤就冲了过来,我已经闭上了眼睛,心里想着:这次真是完了。在临死前的那种求生不得的感觉想必你们都没有经历过,真是世上最难过的事。

  他离我越来越近,霜之哀伤已经高高举起,所有的求生之路都已经被堵塞。这时,布莱恩那矮小的身躯在一侧瞬间扑倒了阿尔萨斯。“快带奥古斯汀走!”他大喊着。拜伦将军听到这话,三步并做两步像我冲了过来,抱起我就从二楼的窗子跳了出去,他是游侠,懂得从高处跌落的逃生办法。他双脚蹬了一下墙壁,身子半跃出去,竟然在几秒之后直直的落在了地上。 他抱着我,悄悄地越过后墙,不过,还是被隐藏的天灾军队发现了。没有了阿尔萨斯的帮助,这些天灾军团的士兵完全是乌合之众。尽管这样,拜伦将军一个人的战斗力也休想占得便宜。面对不断涌来的天灾军团,要怎么办呢?我此时已经连话也说不出来了,还在不停的吐着血。

  拜伦吹了个口哨,一个健壮的白虎忽然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倒了几个正在穷追不舍的士兵。“这是?虎王?”我心中暗暗吃惊。

  说起虎王,他是艾泽拉斯最著名的几个野兽之一,他活动在卡里姆多的冬泉谷。它的凶猛我可是早有耳闻,传说在阿拉索帝国繁荣的时候,连年与燃烧军团作战。有一次,一支燃烧军团的军队入侵卡里姆多,从冬泉谷悄悄上岸,结果迎面撞上了正在捕食的虎王,经过了短暂的战斗,虎王取得了完全的胜利。我此时真的很奇怪。拜伦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够把这世间最凶猛的野兽据为己有。

  虎王不停的在帮我们扫清追来的敌人,拜伦反过来把我背到了身上,冲到了马厩,牵出了一匹黑色战马,跨上去,便往王城外冲去。

  “布...布莱恩在哪儿?”我拖着虚弱的声音问道。刚刚布莱恩把阿尔萨斯扑倒之后我便被拜伦拖了出去,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他...”拜伦正准备说什么,便听到刚刚我们和阿尔萨斯激战的房间中传出了一声声音特别大的闷响。接着便听到布莱恩的吼叫,他似乎在为自己壮气力。在这吼叫结束的那一刻,一声巨大的声响穿传来。我吃了一惊,心里深深地清楚,那是工程学所制造的烈性炸药的声音。一阵巨大的气浪扫来,马嘶嘶的鸣叫起来,受惊的马拼命的往前奔去。

  x酷匠…=网l@正0版F¤首#发

  那栋建筑二层的位置瞬间被炸平了,砖头瓦块四溅开来。轰轰的响声代替了所有的悲壮,以及联盟那不屈的精神...我看着那栋渐渐崩塌的建筑,心里带着所有的本应有的伤痛,闭上了眼睛,任凭泪水从我的脸上留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