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愉快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美酒节狂欢的一夜已经被时间带走。尽管如此,布瑞尔仍然横七竖八的躺了很多人,他们都是昨夜喝醉了的人,其中就有喝的将近吐血的拜伦将军。他还是翘着大屁股,都快把头埋到土里了,呼噜声还是不绝于耳。我真的特别想知道他这一夜是怎么呼吸的。换做是我,估计不被憋死。也得憋出来病。

  清晨,我出去洛丹伦王城的城郊,那里有很多非常漂亮的鲜花。我准备出去采几朵,美酒节还在继续,更大的狂欢还在后面。空闲的度过了一个早上。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不过我看到一个非常奇怪的花朵。他已经从中间破开,我心中顿时生出一种感觉。一种似乎厄运降临的压抑。

  我扔掉花,感到似乎大事不好。于是骑着马立即回到了洛丹伦王城,来到大殿。我的父亲泰瑞纳斯·米奈希尔国王,此时正坐在王座上与摄政王大臣商讨把我送到暴风城暴风大教堂庆祝我成年的礼仪。以及成为一个圣骑士本应学会的品行。论战斗,我受到当时整个洛丹伦最伟大的圣骑士乌瑟尔·光明使者的亲传,不论是魔法还是格斗。我都不在阿尔萨斯之下。有的时候甚至能和乌瑟尔不相上下。不过论知识,我欠缺的还是太多太多。虽然我也读过不少的书,不过在这知识的海洋中,我的学识还只是沧海一粟,根本不能提及。

  “啊!奥古斯汀来了?有什么事吗。我的孩子?”泰瑞纳斯国王像我招了招手。

  “父亲,从刚刚开始我便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一种大难临头的压抑感。是不是要发生什么事?”我摸着头,向他倾诉着。

  “这个……”还没等他说出口,外边便响起了一阵非常响亮的嗓音:“快开城门,阿尔萨斯王子回来啦!”传令兵飞一般的进入了大殿。“阿尔萨斯哥哥回来了?”我眼睛一亮,心中惊喜万分,不知道他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礼物。虽然我已经成年,但是面对宝物,我还是没有任何的抗争力。我站起身来就要往门外跑去。“奥古斯汀!”泰瑞纳斯国王一只手猛然抓住了我,让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不要过去!快去你的房间,记住,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父亲冲我吼着,这在我记忆中是很少的几次父亲会用力吼我。第一次是因为我用魔法不节制,杀掉了庄园的一头奶牛。父亲狠狠地教训了我一顿。第二次便是这次了。“快去呀,孩子……”父亲的声音缓和了下来,露出了一丝的不舍与无奈。我当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恐怕当时没有一个人会知道。父亲的眼睛湿润了,不过眼泪并没有留下来。我退了下来,向父亲鞠了一个躬。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的房间离大殿非常近,我透过房间中的小窗户,便能轻易的看见大殿中的一切。

  阿尔萨斯一把推开了大殿的门,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盔甲。肩膀上的两只骷髅头甚是醒目。手中拿着一把长剑。剑身冒着寒气,把大殿的地板似乎都冻住了。这让我想起了乌瑟尔老师给我讲过的史料上记载的远古的诅咒之剑——霜之哀伤。如果那真的是霜之哀伤的话,阿尔萨斯此时一定受到了诅咒。我全神贯注的看着,甚至屏住了呼吸。心中开始砰砰砰乱跳,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阿尔萨斯浑身散发着阴冷之气,原本暖和的大殿变得冰冷。他跪在了地上。头发已经变得花白。

  “我的孩子,你终于回来了!”泰瑞纳斯国王伸出了双手,示意他站起来。

  “是的,我的父亲。”可阿尔萨斯并没有抬起头。他的语气也变得如此冰冷。

  “唔,我的孩子,穆拉丁在哪儿?”泰瑞纳斯国王的神色依旧那么慈祥,不过这种慈祥跟他平日里对我的慈祥不同。

  “父亲,穆拉丁已经死了。在与克尔苏加德的交锋中,他率领军队奋勇战斗,直到全部牺牲。”阿尔萨斯的声音显得更加阴冷,我清楚的看到,他低下的脸庞,露出了一股无比诡异的微笑。

  “好吧。”年迈的泰瑞纳斯国王叹了口气,把头高高的仰起。“穆拉丁是个英雄,他为了艾泽拉斯奋勇战斗。他,他无愧于铜须家族。”听到这,我叹了口气,脑海中浮现着先前与穆拉丁共同度过的日子,这个随和的爱人,以及他随和的美酒。

  “快过来,我的孩子。”泰瑞纳斯国王说道。

  “遵命,父亲。”阿尔萨斯缓缓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往台阶上走着。他的眼神是如此的冷酷。我心中顿时一惊,清晨我在城郊那种压抑的感觉与此时这种感觉完全一样。大难临头了吗?可是阿尔萨斯深爱着我们的父亲,他会做什么呢?

  阿尔萨斯离泰瑞纳斯国王越来越近。在移动中,阿尔萨斯拔出了霜之哀伤,在国王面前停下。“你要干什么?我的孩子?”泰瑞纳斯国王问到,语气中充满了惊恐。他与阿尔萨斯恐怖的对视着。父亲的眼中依旧是那慈爱的目光。空气仿佛都凝固了。阿尔萨斯暗淡的眼睛中忽而闪烁了一丝光芒。他轻声的唤了一声:爸爸。但是这温暖是如此的短暂,那一丝光芒瞬间被霜之哀伤的光芒湮没。他似乎瞬间变成了魔鬼,一只手揪起了父亲,就在那一刹那,霜之哀伤的利刃便刺穿了父亲的胸膛。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父亲头上那华丽的皇冠。皇冠上的鲜血泯灭了阿尔萨斯最后的一丝人性。在他倒下的那一瞬间,父亲把头转向了我,挣扎着,用那满是血的手,向我伸出了大拇指,嘴里喃喃着,此时他已经说不出来话了,不过通过唇语,我还是看了出来,他在生命中对我说的最后的一句话是“加油”! 接着,阿尔萨斯抽出了霜之哀伤,冷笑着。父亲的躯体已经缓缓的倒下了。阿尔萨斯把霜之哀伤再次刺向了父亲。父亲的灵魂瞬间便被吸入了霜之哀伤中。

  酷◇匠OK网}永久/免费、…看小《说U_

  “混蛋阿尔萨斯!”父亲身边的摄政王大臣以及卫士抽出武器便向阿尔萨斯刺去。双方战争一触即发。可是这仅仅的几个人真是如同杯水车薪,怎么能抵过阿尔萨斯的邪恶力量。只见阿尔萨斯抽出了宝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杀了那几位卫兵。摄政王大臣举着武器迎着阿尔萨斯的剑气便冲了上去,阿尔萨斯冷笑一声,向摄政王直直的劈了过去。两支武器撞在一起,摄政王的武器瞬间变成了碎片,他亲眼目睹了霜之哀伤刺进自己身体的全过程。他一声不吭的倒在了地上,眼睛直直的盯着阿尔萨斯——这个洛丹伦的叛徒。摄政王死不瞑目。他用生命维护了自己的尊严,也维护了洛丹伦的尊严。彰显了洛丹伦皇家贵族的骨气。

  阿尔萨斯并没有停止他的肆虐,他吸收了他们几个的灵魂之后,冲着殿外,一剑挥了过去。洛丹伦那有着雄浑声音,象征着强盛的大钟轰然落地。接着,便听到了王城外传来的那来自亡灵的屠杀声,整个提瑞斯法林地成为了艾泽拉斯的地狱……痛苦声,恐惧的声音,鲜血喷涌的声音,还有那弥天的大火的哗哗声响彻了提瑞斯法林地。洛丹伦由于阿尔萨斯的背叛注定要成为艾泽拉斯的一颗流星,消失殆尽了。

  我悄悄地注视着阿尔萨斯,想伺机冲出王城。可是我的想法落空了,阿尔萨斯发现了我,随机露出了一种饿狼看到猎物想要折磨猎物致死的诡异微笑。我静静的注视着那渐渐向我逼近的魔鬼,那个我曾经的哥哥。此时我思绪万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