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美酒节

  “诶,我……”我此时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我看着乌瑟尔远去的背影。有一种非常想说什么的感觉,可是话就在耳朵边,就是吐不出来。

  “唉。”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再次坐在了篝火的旁边,刚刚的那根木棒已经燃烧殆尽。可是火堆依旧烧的明亮。我从那天以后,一直很多年,我都没有再见过这么温馨的篝火了。我望了望随行的人们。大多已经喝得不省人事了。可拜伦将军和矮人布莱恩·铜须依旧喝得火热。

  布莱恩·铜须是铜须三兄弟中最年幼的一个,他是艾泽拉斯大陆上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探险家之一。这位热情而勇敢的矮人为了他所钟爱的探险事业,放弃了铜须家族的所有荣华富贵,几乎走遍了整个艾泽拉斯大陆。他还建立的探险者协会,旨在寻遍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寻找泰坦留下来的宝物。

  “诶,拜伦,这样不行,不行!”布莱恩拍拍拜伦的肚子,好吧,我觉得他也就能够得着拜伦的肚子了。毕竟矮人和人类的身高也是有差距的嘛,嘿嘿。

  “怎么不行?你老是让我喝,你……老是……老是骗我。”拜伦连话都说不囫囵了。他是在站着吗?诶不对不对,他是硬撑着桌子,就快坐到桌子上边了。拜伦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整只烤鸡,便往嘴里送。一口竟然咬掉了三分之一。我顿时就愣了,这拜伦不仅箭射得好,嘴巴也可真不小啊。我平时没发现他的嘴巴有多大啊。

  拜伦将军可是一员猛将,如果说牛头人大酋长凯恩·血蹄是这个世界上最能喝的,那么拜伦一定是继凯恩·血蹄之后第二位酒神。拜伦拿着那只火鸡还是一个劲的往嘴里撕扯着。刚刚一直完完整整的油油嫩嫩的火鸡,在这短短的两分钟之内竟然就被啃的体无完肤。拜伦的嘴上全部沾满了油,就连脸上,嘴巴上,还有他的皮肩上全部都是。即使这样,嘴里还喋喋不休着:“好你个布莱恩,你……你竟然……骗我。我……败给你了!”我看到这里,也忍俊不禁了。拜伦丝毫没有当初那赫赫的威风,竟然成了一个酒鬼。如果不是他穿着洛丹伦的锁甲,甚至根本就不能把他和那个让万人景仰的“洛丹伦游侠”挂上号。活脱脱就像西部荒野的迪菲亚集团那些衣衫不整的强盗。可是我又非常奇怪,布莱恩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让拜伦醉成这个模样的。

  我悄悄的走了过去。看到远处有大大小小九座地洞,每个地洞上边有一个小旗子,有洛丹伦的皇家徽记,暴风城的徽记,部落的奥格瑞玛徽记和亡灵徽记等等……还有很多不知晓名字的跟徽记一样的东西。我继续向前走着,仔细的端详着这几个地洞。觉得这好似是黑铁矮人发明出来的一种游戏,在喝酒的时候玩再好不过了。“嘿!拜伦,你还玩吗?不玩可就认怂咯!”布莱恩那憨厚的声音略带着几分顽皮,对着那趴在桌子上的拜伦一通言语招呼。诶?他刚刚不是还在撕扯火鸡嘛,怎么转眼间又爬到桌子上了?唉,难道拜伦还真是老了?不对啊,他不是才30多岁嘛。

  酷◇匠n"网NF正版"!首发

  我正稀罕着,拜伦竟然重新抬起了头。踉踉跄跄的走到布莱恩身边。“谁说我怂了?你这老头子,不知道就不要瞎……瞎说!”“好啊!那咱们继续吧?”布莱恩笑了一声,笑声像极了孩子捉弄别人一般的笑声。就如同小时候我和阿尔萨斯我们两个去捉弄葡萄园庄主一样,我们偷偷的拿走她的葡萄,然后学一声獾叫,那葡萄园庄主准拿着猎叉出来,大叫道“该死的獾!再来偷我的葡萄我可就不客气了!”每当这时,我和阿尔萨斯便会在一旁偷笑。

  “切!”拜伦露出轻蔑的眼光对着布莱恩,似乎一定要与他争个高低。“好的,那就开始吧,我尊敬的游侠先生!”布莱恩笑道。“对了,这局射部落的旗子!”刚说完,一支箭便落到了有着奥格瑞玛国徽的旗子上。我不禁感叹道,这拜伦的箭法也真是超神了,即使喝得酩酊大醉,依然有着百步穿杨的能力。“哼!怎么样,布莱恩。”拜伦挑了挑眉,还冲着他眨了眨眼睛。“嗯,很好,继续吧。依旧是部落的旗子。”布莱恩的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是那憨厚的语气。嗖,第二箭倏然射出,但是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竟然射到了娜迦族的徽记上边。我心中暗叫不对,我刚刚明明看到的是巨魔族的徽记。应该不会这样啊。“真晦气。”拜伦将军骂了一句,拿起身边的一杯麦芽酒一口便灌进了肚子里。“我们继续。”拜伦用手蹭了蹭嘴,抄起弓箭,还真是如霹雳弦惊一般,嗖嗖嗖一箭又一箭的射出,但是没有一箭命中目标。拜伦将军无奈的一杯一杯的灌着麦芽酒,而布莱恩却在旁边哼着小曲装的跟没事人一般。

  看到这,我到是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每个旗子上的徽记都是可以随便变化的,随意切换。在一瞬间就可以切换成不同的徽记。及时拜伦将军的箭再快,也快不过布莱恩手中的机关。在拜伦拉弓的那一瞬间,布莱恩手中的机关便切换了徽记的样式。这对于考古学家并且是工程学大师的布莱恩来说,是丝毫不费力气的事情。我不由得佩服矮人那强大的头脑和精明的巧手了。别看矮人个子低,不是有那么一句老话嘛,浓缩才是精华。拜伦将军第一次玩这种游戏,况且还从来没有碰上过如此厉害的工程学大师,所以被骗了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至于我是怎么明白的,还是有一句老话,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说对吧?

  只听砰一声,拜伦终于受不住了。一头栽倒了地上,随即便听到了呼噜声。“诶!布莱恩,你这一套骗人的把戏还真的挺厉害,把拜伦能蒙成这样,真是太厉害了。”我不得不向布莱恩伸出了大拇指。“哪里哪里,奥古斯汀殿下,你不知道,这在我们铁炉堡,这根本就是哄小孩子的玩意儿!我知道拜伦没有见过这种东西,所以来跟他一同乐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布莱恩笑道。我点点头,重新坐到了篝火旁,而拜伦依旧栽倒在那片草地上,还是那个姿势,屁股翘的老高,还有那漫天的呼噜声。“诶?也没人去扶一下。”我站起身,走向拜伦,看到他那个姿势,我还真的觉得好笑。威风凛凛的将军成了这副模样。哈哈,想起来就觉得好笑。为了保存着这经典的一刻,我毅然决然的又返回了篝火旁。没有去扶他……

  漫天的繁星,皎洁的月光,与民同乐的皇家贵族,热闹非凡的美酒节,一个满怀着理想的孩子,还有他身边喝得不省人事呼噜声震天的皇家游侠,强盛非凡的洛丹伦还有那远方的暴风王国。这一切的一切都诉说着一种那无声的宁静与祥和。回忆起来真的有一种莫名的温暖。

  我微微一笑,缓缓的站起身,转身向洛丹伦的城堡走去。不知道我的父亲泰瑞纳斯·米奈希尔此时在干什么,是不是在宴会厅与大臣们一同喝酒。还是在议论着阿尔萨斯在前方的功绩?还是……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从布瑞尔狂奔到洛丹伦城堡。城堡中大殿的大门半掩着。整个洛丹伦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热闹。但是在旁边的宴会厅还是传来了很多的欢声笑语。不过并没有听到父亲的声音。我一把推开大殿的门,只见父亲半歪在王座上,似乎在沉思什么。“嘿!爸爸,沉思什么呢?多么美好的夜晚啊,怎么不去喝几杯呢?”我笑着向他行了一个礼,慢慢的往王座走去。“喔,原来是奥古斯汀。快来,我有一些话要对你说。”他看到了我,笑了一声,声音很奇怪。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并没有在意,以为是他喝酒喝多了,所以连说话的语气都变了。我走上了台阶,坐在父亲的旁边。他用手臂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肩膀。

  “我的孩子,你长大了。”他的眼睛充满了惊喜的神色。但是这语重心长的语气让我感到他似乎根本就不像那个平日中雷厉风行,严肃处理事情的洛丹伦国王了,似乎真像一个普通的父亲。一个没有国王枷锁的老人。“孩子,我骄傲的看着你和阿尔萨斯一天天的长大,都成为了正义的化身。成为了圣光的化身,我无时无刻都在为你们而自豪。但是,前方有消息传来,阿尔萨斯在一个月前与穆拉丁深入诺森德腹地,之后整个远征军便杳无音讯。真的很为他们担心。”他搂我楼的更紧了,似乎生怕丢了一个宝贝一样。我清楚地看到他的眼角露出了一行热泪。“我老了,奥古斯汀。”他抹了抹眼角。“我知道自己虽然还有着当年的力气,可是我从心里已经开始感觉到了。我……我有点力不从心了。我过于勉强自己了,就像一罐奶油,但是要抹很多蛋糕。奥古斯汀,我亲爱的孩子。我需要一个假期,一个很长的假期……”

  听了这话,不知道怎么我的心中竟然也是如此的难过。现在的父亲已经不是当年联盟之首的泰瑞纳斯了。岁月的变迁,以及阿尔萨斯逐渐的堕落给了这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多么沉痛的打击。我走到台阶下,在洛丹伦的标志上跪了下来:“亲爱的父亲,不论发生了什么事,不论到哪儿,我和阿尔萨斯将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我低下了头。“不论发生了什么……不论到哪儿……发生什么……到哪儿……”他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已经昏昏欲睡了。

  “把父亲送回房中吧。”我吩咐了在大殿外守候的卫士,他们搀扶着父亲,慢慢的往寝殿走去。看着父亲那消瘦的背影,心中当真感触良多……

  “我无时无刻不在为你们两个感到自豪……”这句话一直在我的耳边回荡。我走出大殿,望着夜空,嘴里喃喃着:“父亲,你知道吗?我们两个也无时无刻都在为有你这个父亲而感到无比的骄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