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骂了一句记你大爷,说完便不再理他了,雷凤吉也没在意,自顾自的在那里小声嘀咕着“三百加五百再加五百,再加上今晚的四百,嗯,算一算,哈!一千七,呵呵,发了。”,靠,劳资祝你出门就破财,没义气的畜生。

  期间雷凤吉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有点事不回去了,不知道电话那边给他说了什么,只见他有些不耐烦的说知道了,然后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我问他怎么了,他对我摆了摆手说没什么,当时见他这种看似无所谓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有什么事,抱着关心他的态度我又问了一遍到底怎么了,雷凤吉想了想之后还是把电话内容告诉了我。

  原来我老爹已经知道他和我在一起了,刚才雷凤吉的爸爸在电话里就是问我们在什么地方,还让他把我带回去,呵呵,看来我的朋友真的太少,我老爹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我离家出走会到哪里落脚。

  雷凤吉问我怎么办,我说凉拌,他问我要不要跟他回去,我摇了摇头说不去,开玩笑,之前还装逼似的离家出走,现在竟然想让我缴械投降,怎么可能,毕竟我和老爹事情雷凤吉也不明白,具体的经过我也没打算告诉他。

  为了转移这无聊的话题,我索性把刚才和沈玥通电话的事情告诉了雷凤吉,果然,这逼一听到我和沈玥又开始有了动作立马来了兴趣。

  等我把电话的大概内容说完,雷凤吉问我心里怎么想的,还问我到底和沈玥还有没有可能,我说不知道,这句话并没有骗他,虽然之前的电话让我和沈玥的关系拉近了一大步,但我始终感觉到彼此之间还存在着一丝陌生感,我依然是原来的我,而沈玥却好像不再是以前的沈玥了。

  雷凤吉在听到我的回答后很鄙夷的看了一眼,他说他就没搞懂了,为毛像他这么帅竟然没有女朋友,而像我这种丑逼居然成天有那么多女孩儿围在身边,我日,还敢不敢再无耻一点,这货连最基本的自知之明都丧失了,难道帅与丑在他那里就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么?

  我说你这是在嫉妒我,他很高傲的哼了一声,还说了句“我嫉妒你根毛线”,说完便装逼的甩了甩头发,但是从他的眼神里我却捕捉到了那一丝不甘,呵呵,这逼真的嫉妒了,当时看着他的反应我才明白,原来我的日常生活随时都在影响着雷凤吉,更没想到他会嫉妒我的感情境遇,这是一个可怕的信号,估计该找个时间和他好好谈谈了。

  我们就这样打闹拌嘴到凌晨三点钟,如果不是值班护士过来提醒我们小声一点,我和他还真不知道要疯到什么时候,作孽啊,只要和这二货在一起,没有哪一天是清静过的。

  幸好当时病房里还有很多空床,所以雷凤吉睡觉还是很方便的,本来我是想让他回去睡,毕竟这么晚了还呆在外面他的父母也会很担心的,但是雷凤吉却完全无视了我的建议,只见他在隔壁病床上顺势一躺,然后舒服的伸了个懒腰,他嘿嘿的笑着说今晚就住这儿了。

  对于他所做的一切,我自然很感动,尽管当时我已经感觉到了这份友谊里的瑕疵,但是这并不能阻碍我们兄弟之间的情义在这个时候完美的体现。

  本以为雷凤吉会把我安顿好之后再睡觉,但是没想到这货躺下没几分钟就开始打鼾,听着他雷鸣般的呼噜声,真心蛋碎了一地,到底是我住院还是他住院,为毛他连对病人最基本的呵护都没有。

  幸好我并不是第一天认识他,对于他的呼噜已经可以做到聪耳不闻,没多久,我也沉沉的睡去,新年的第一天就这么在医院度过了,真悲催。

  我一直睡到早上9点过才醒,雷凤吉已经把早餐买来放在了床边,我问他什么时候醒的,他说早醒了,还说昨晚我睡觉跟打雷似的,完全影响了他的睡眠质量,我听完后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典型的坑逼,明明睡得跟死猪一样,竟然还说我影响他,靠。

  吃完早饭我就让雷凤吉给我办理出院手续,他本想让我等到主治医生过来检查一下,但是我执意不想检查,最后他还是去收费处办理了出院手续,临走的时候值班医生一直告诫我说这是我主动要求出院的,如果有任何后遗症,他们医院概不负责,我说知道了,说完便和雷凤吉离开了医院。

  大年初一街上冷冷清清的,甚至连开店做生意的商家都很少,估计昨晚家家户户都玩到了很晚才休息,想到别家的团圆,又想到自己的悲惨经历,心里不免一阵唏嘘,都是同样的人,为毛差距那么大呢。

  雷凤吉问我准备去哪里,我说不知道,他想了想之后告诉我让我干脆去他家,本来我是不想去的,因为去了之后琳姐和老爹肯定就会找来,但是当时的情况确实又没有其他的容身之地,毕竟我还没有洒脱到可以去天桥底下睡觉,考虑再三,也只能答应了下来,唉,走一步算一步吧。

  来到雷凤吉的家里,他父母见到来人是我的时候立刻松了很大一口气,看他们的样子估计也担心了一晚上,这倒让我觉得很内疚,没想到自己的出走竟然引来了两家人的担忧,这是我事先所始料未及的。

  ,I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雷母关心的问我脑袋怎么样了,说完还用手轻轻的在我伤口上抚摸着,就像抚摸自己孩子一般的温柔,很舒服,我笑着告诉雷凤吉的妈妈已经没什么事了,顺带还把雷凤吉昨晚照顾我的事情告诉了他们,雷凤吉的妈妈听完后就慈祥的笑了起来,她说只要没事就好。

  雷凤吉的爸爸这个时候也说话了“唉,真不知道老林在想什么。”,说完便独自抽起烟来,看样子,他们已经知道了我和老爹之间发生的事了,如果真是这样,那该到的人应该也到了。

  雷凤吉的妈妈问我“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点吃的。”,说完也不等我回答便转身去了厨房,搞得我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本想谢谢她的好意,却已经没有对象开口了,呵呵,好热情的妈妈。

  雷凤吉凑过来小声对我说“你特么真有福,我都从来没享受过这种待遇。”,我听完后呵呵的笑着说“人品问题”,雷凤吉听完冷哼了一声,继而摆出一副纯屌丝才有的专属眼神鄙视着我。

  吃着爱心荷包蛋,享受着家庭的温暖,似乎感觉我已经成为了他们家里的一份子,雷凤吉父母笑呵呵让我慢点吃,我一边吃着一边点头,气氛也因此变得很融洽,当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和谐因数存在,那就是雷凤吉极为不爽的坐在角落里,从他冷若冰霜的表情上面可以看出他已经把我祖上十八代全都问了一遍,估计我已经被他的眼神杀死了千万遍,哈,这荷包蛋真甜!

  一碗荷包蛋还没吃完,就听见了急匆匆的敲门声,不出所料,我家里来人领我了,只是让我意外的是,来的人竟然只有琳姐一个人,老爹似乎并没有一同过来。

  琳姐进门后简单的跟雷凤吉父母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朝我走了过来,当她看到我头上的护网与纱布时,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这倒是搞得我有点不知所措。

  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琳姐流泪,一直以来我都把她定位在女强人的位置上,但是没想到今天她居然为了我,哭了。

  我小声的问琳姐怎么了,琳姐听到后赶紧收了收自己的眼泪,她有些责怪的问我为什么昨晚不接她的电话,经她这么一说,我才想到昨晚琳姐一直给我打电话,而我当时因为心里特烦所以一直没理她,现在想想似乎这种行为很不礼貌,毕竟琳姐由始至终都很关心我。

  为了顾全自己的面子,我撒谎说昨晚电话开成静音了,没听到,琳姐似乎并没有打算继续深究下去,估计她也知道我是因为什么原因才没有接她的电话。

  琳姐摸了摸我的头问我还疼吗?我说不疼了,她看到我这么精神的样子也欣慰的点了点头,随后她告诉我本来她是想和我老爹一起过来的,但老爹临时有事就没能过来,我听到后只是简单的哦了一声,其实我知道琳姐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想给我和老爹彼此找个台阶下,她不想我对老爹有太深的怨恨。

  估计琳姐是见我在她听到老爹的时候没有出现太抵触的反应,继而她又试探性的想让我跟她回去,但是这一次我拒绝了,拒绝得很干脆,我告诉琳姐现在还不想回去,琳姐问我大过年的不回家还能干什么,我说想一个人静静,琳姐见我这么不配合,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办了。

  雷凤吉的父母这时也过来当起了和事老,他们很耐心的给我做着思想工作,破口婆心的说了很多,我知道他们也是为了我好,但是一想到家里老爹那副冷冰冰的表情,我特么还不如一个人在外面呆着自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