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打电话给沈玥,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许久不联系竟然有了一种陌生感,很可怕的感觉,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沈玥和我的距离是心贴心的,但是当时的感觉真的很不好,我渐渐发现可能真的会失去她了。

  思前想后,我决定发招近照给她,或许是有一点私心吧,希望我发的颓废照片能换来她的一丝怜悯,没想到,对于感情,我竟然走到了乞求的阶段。

  咔咔咔照了几张,选来选去终于选定了一张最能代表当时心情的照片发了过去,本来是想通过微信发给她,但是又担心她没开网,最后还是决定发彩信给她。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一直盯着手机屏幕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终于,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沈玥,看着屏幕上熟悉的名字,我突然激动得不行,虽然行为有点卑劣,但是只要目的达到了就行。

  我接通了沈玥的电话,“喂!沈玥”,嘶哑的声音透露出无限的哀伤。

  “林凯,你怎么了?”,电话那头传来沈玥焦急的声音,虽然听不出有其他的感情,但是我知道她至少还是关心我的。

  “没什么!”

  “什么叫没什么,你脸上怎么有血?”,沈玥有些愠怒的对我说道,其实我是故意发了一张带有血迹的照片给她,这样显得更加颓废一点。

  “沈玥,相公想你娘子了。”,我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话一说出,我就感觉到鼻子酸酸的,往日的点点滴滴又再次浮现在脑海里。

  “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了。”,沈玥依然追问着刚才的问题,听着她的话语,我决定借这个机会编造一个善意的谎言来表达我对她的相思之苦。

  “我,我跟人打架了!”,这话我说得很慢,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委屈一点。

  +》最5新'9章☆}节上/酷匠网q

  “为什么要打架啊,你不是答应过我不打架了吗?”,我隐隐听到沈玥的声音好像带着哭腔,难道她还是关心我的,既然如此,我的谎言还得继续编造下去。

  “对,我是答应了你,但是你现在已经不要我了,你又何必来管我的死活”,我很负气的对沈玥说道,就像一个任性的孩子一样,其实我是在赌,赌她依然会关心我。

  “林凯,你别这样好吗?你这样我会很难受的,再说,再说我们已经分手了,你真的没必要这样对待自己”,沈玥的前半句让我看到了黎明的曙光,但是后半句却把我重新推向了黑暗的深渊,那么的冰凉,那么的刺骨。

  听见她说的话我心如刀绞,感情一旦有了距离,就显得那么的遥不可及,我的爱情只能变成一种奢望。

  眩晕感再次冲击着大脑,但是这次我忍了下来,沈玥不知道我的情况,她见我没说话,一个劲的在电话那头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什么,还说可能是伤到了头部,有点想吐,沈玥小声的问我疼吗?我苦涩的笑了笑,身体再痛也不及心痛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

  我问沈玥“你这是在关心我吗?”,沈玥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对我说“林凯,能答应我别再打架了好吗?”,我说为什么要答应你,沈玥支支吾吾的电话那头墨迹了半天,最后说”因为,因为我怕你出事,因为我担心你!“

  虽然不知道沈玥最后到底是想表达什么意思,或许只是朋友之间的关心,又或许是别的什么意思,但是既然她都说到这种程度上了,我也只得答应了她,就算是对她的最后一个承诺吧。

  “真的吗?你答应了?”

  “嗯,我答应了。”

  “林凯,再答应我,我们都要好好的,行吗?”,听筒里传来沈玥温柔的声音,但是所说的话却把彼此间隔得那么遥远。

  “沈玥,我要和你好好的,行吗?”,这是我最后一次乞求,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爱情乞讨,当时的感觉很微妙,就像是一个等待宣判的感情罪人一样。

  电话那头安静了下来,我不知道沈玥在那边干什么,或许是在考虑我说的话,又或许是在想其他的事情,突然,我又想到是不是自己有点太着急了,万一她接受不了直接回绝了我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急忙换了一个话题,我问她还在吗?良久她才告诉我还在,我故作轻松的问她什么时候回C市,她说可能要把元宵过完才回来,我说回来会给我打电话吗?她说不知道,当我听到她的回答时心里真的好难受,难道给我打个电话都那么困难么,貌似我的要求并不高吧。

  我笑着说要不到时候我给你打吧,谁知沈玥听到后立刻说不要,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什么,然后告诉我说还是她回来之后打给我算了,我笑了笑没继续追问下去,但是当时心里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一种让我无法接受的感觉。

  后来我们又聊了很多无关痛痒的话题,基本上都是关于她老家的一些事情,并没有扯到彼此的感情上去,那感觉就像是很好的朋友在互诉衷肠似的,很熟悉。

  看见我和沈玥的关系正在一步一步的缓和,我的心情也好了很多,脑袋上的疼痛感似乎也减轻不少,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治疗百病吗?

  就在我感觉越来越到位的时候,雷凤吉这戳逼竟然选在这个节骨眼上跑来了,他老远的就在喊我“凯子,我来救你来了。”,那猥琐的声音一直在步行街上空盘旋,久久不能散去。

  果然,电话那头的沈玥也听到了雷凤吉的声音,她问我是不是雷凤吉来了,我说是,她说那就这样吧,困了,想睡了,既然沈玥都说把话说白了,我也不好意思在继续纠缠下去,只好有些失望的告诉她早点休息,在最后要挂电话的时候,她嘻嘻的笑着说“新年快乐啊,猪头!”,说完来不及我反应便挂断了电话。

  雷凤吉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献媚的说道“怎么样,哥哥我来得很及时吧。”,说完还用一副得瑟的表情看着我,我当时心里郁闷得要死,这货还真特么会选时间,早不来晚不来,非要关键时候跑来瞎搞,真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我没好气的骂道“及时你个大爷,你就不知道晚来一会儿吗?”,雷凤吉听完后一愣一愣的,他用手摸了摸我的头,不偏不倚正好碰到我的伤口处,疼得我龇牙咧嘴的。

  我使劲的拍了一下他的手,问他干嘛,他问我是不是脑子被敲坏了,我说你妹才被敲坏了,他疑惑的问我刚才说的话到底啥意思,为毛听不懂啊,我说没什么,然后告诉他要救驾就赶紧的,别特么墨迹。

  雷凤吉瘪了瘪嘴过来把我扶了起来,他问我现在怎么办,我说先去医院看看吧,他哦了一声便扶着我去找出租车,橙黄的街灯下,偌大的步行街只留下了一对难兄难弟的残影,一种生死不弃的感情正在无形的蔓延开来。

  到了医院我才知道原来伤得这么严重,医生告诉我除了头皮破裂之外,软组织还有多处损伤,由于晚上只有值班医生,所以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包扎,他建议我最好留院观察一下,等到天亮再找主治大夫给我做个全身彻底检查,但是从小到大我都最反感住院,所以医生的建议直接被我过滤掉了,我准备等他离开后就立马走人。

  值班医生给我刮掉了些许头发,贴上膏药,然后套上护网,一个非常杀马特的装扮立刻亮相,虽然没照镜子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但是从雷凤吉憋红的大脸就能看出肯定不怎么样,至少我现在的样子正好戳中了他的笑点。

  见医生已经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知道是时候开溜了,当我准备起身的时候,雷凤吉拦住了我,问我想干嘛,我说走啊,雷凤吉有些惊讶的说“刚才医生不是让你住几天吗?你这是闹哪样啊。”,我说“没多大的事,住什么院啊,话说,我身上又没那么多钱,不住了。”说完又继续想要爬起来。

  雷凤吉死死的拦住我不让我起来,我问他怎么了,他皱着眉头说“你傻了吧,脑袋都敲冒烟了,再怎么也得呆过今晚吧。”,我告诉他真不用了,谁知那逼突然告诉我说今晚的住院费他来付,还告诉我老老实实的呆着,哪儿也别想去。

  听到他的话我心里一阵感动,因为在我心中雷凤吉一直都是铁公鸡,甚至铁到连他自己都拔不出一根毛来,但就是这只铁公鸡却好几次为了我破财,虽然每次都是怨声载道,但是最终都还是出手帮我了,不得不说,有他这么一个兄弟,真是老天对我的恩赐。

  雷凤吉看见我眼眶红红的问我又怎么了,我说没什么,只是有点感动而已,雷凤吉听完一副恶寒的表情,他告诉我用不着感动,说完便从兜里拿出一个本子和一支笔,刷刷刷的在本子上写着什么,我问他在写什么,他嘿嘿的笑着告诉我说在记我的欠账,还说今晚的住院费也是记在上面的,我日,要不要这么无耻,能不能别把我的好心情透支得这么彻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