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声的问她要去干嘛,她头也没回的甩给我一句改笔录,就径直朝外面走去,我日,要不要这么狠,笔录还可以随便改的?这万一改成了故意杀人什么的,那我岂不是就要和世界告别了吗?靠,不至于吧。

  拘留室又重新安静了下来,之前的美好心情已经彻底被女警花给破坏了,当时一直在估算她会不会真的改我的笔录,忐忑的心情让我坐立不安,早知道就不惹这傻妞了,真的是自讨没趣。

  没多久,陈天被民警带了回来,拘留室的门又重新被锁上,等民警出去了之后整个又安静了下来,一种很压抑的感觉慢慢的萦绕在这密闭的空间里。

  想到既没电视看,又没手机玩,这好好的一个除夕还真的只能浪费在这里了,靠,这警察蜀黍也是,过年也不放假,还得死磕在这里,真特么操蛋。

  就在我暗自神伤的时候,陈天那逼突然对我说话了“喂,怂货,你是不是得罪刚才那个女警察了?”,虽然没看见他的样子,但是从他那猥琐的声音里就能听出一股幸灾乐祸的味道,真恶心。

  我回了一句关你鸟事,说完便不在搭理他,陈天竟然没有生气,而是自顾自的笑着说“这下有人要遭殃咯,好像那个女警察嚷着要改笔录呢,哈哈哈,舒坦。”

  r/最$%新+章√Y节?上Ro酷;匠:网0

  舒坦你个大爷,难道见我落难就是这等大快人心的事情么,靠,当时我实在是没有心情和他斗嘴,因为他的这句话并不是空穴来风,莫非这女警花还真想改我笔录啊,想到事情的严重性,我不禁紧张了起来。

  不知道呆了多久,估计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也说不定,直到第二次困意袭来才有人朝拘留室走了过来。

  我被凌乱的脚步声惊醒了,听声音应该有五六个人,当时已经凌晨过了,这个时候来这么多人到底想干什么,我一时间还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只能静观其变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透过门上的小框望了出去,当看清楚来人的时候,我差点直接吓尿,为毛我老爹会来,他又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这下真的完爆了。

  警察给我开了门,然后让我出来,说我老爸来接我了,我知道当时没得选择,出去也得出去,不出去也得出去,没法,只得硬着头皮走了出来。

  来的人还真多,几乎年夜饭的原班人马都到了,当然,除了琳姐的父母,估计是上了年纪早早的就休息了。

  琳姐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说完就听见老爹重重的哼了一声,吓得我赶紧把头埋了下去,尽管已经十七了,但是在老爹的面前还是不敢造次,想到之前为了沈玥,我竟然敢和老爹对着说,不得不承认当时我很疯狂,很逆天,现在没有沈玥,我又回到以前的样子。

  琳姐笑着说只要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警察让我老爹去办理一下手续,然后就可以领人回家了,老爹点了点头之后便跟着警察出去了,琳姐也跟着走了出去,见我老爹走后,我重重的松了口气,好恐怖的气场。

  雷凤吉的父母也过来关心的问候了几句,然后就出去找我老爹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那模样,就跟自己孩子出了事一般着急。

  大人们陆续出去了,看着他们背影,我的眼眶竟然湿湿的,没想到自己出事会让那么多人担心,虽然之前在拘留室已经想到了,但看着大人们投来的关切目光,还是有一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雷凤吉这个时候跑过来小声的对我说“怎么样,兄弟没辜负你的所托吧。”,看见他献媚的表情,刚才的感动一下全没了,我没好气的问他这就是他想的办法?他说是啊,还问我怎么样,是不是很聪明,说完便嘿嘿的笑了起来。我日,这尼玛叫什么聪明,这是坑我的节奏,他这么傻,他家里人知道吗?

  我说你知道叫我老爹来的后果吗?他疑惑的问我什么后果,我说他会活撕了我,雷凤吉有些惊讶的说不是吧,我告诉雷凤吉如果我死了,也会拉他垫背的。

  雷凤吉好像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他皱着眉头问我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保命,我说没有,他想了想说“那我明天得搬家了。”,我问他为毛要搬家,他说你都要拉我垫背了,难道我不知道先躲起来吗?好吧,他淫了,只见一群乌鸦从头顶飞过,我真的弱爆了,我和雷凤吉就这样无聊的拌着嘴。突然我发现在过道的角落里似乎还站着一个人,张馨芸?她怎么还在这里?

  雷凤吉见我发愣也顺势看了过去,然后他小声的告诉我刚才他们来的时候就发现张馨芸一直站在门口,还说他们进来的时候她也跟着进来了。原来这傻妞一直在外面等着,我还以为她早就回去了,唉,傻丫头。

  我假意的咳嗽了两下,雷凤吉很识趣说有事便出去了,等他们都走完后就只剩下我和张馨芸以及还关在拘留室里的陈天,当然,那傻逼直接可以忽视掉。

  见没有了其他人,张馨芸这才小心翼翼的朝我走了过来,我站在原地没动,等张馨芸走近后,我似乎看到她的眼睛里还闪烁着点点泪滴,之前应该哭过。

  我有些心疼的伸手去擦拭她脸颊的泪水,但是被她躲开了,看着她的敏感反应,我才意识到自己和她并不存在更进一步的关系,刚才的举动好像是有一点唐突。

  我讪讪的笑了笑,问她怎么没回去,她小声的说她不放心我,所以就在外面等着,我听完后一阵感动,然后打趣的问她如果我不出去,你是不是要一直等下去,没想到张馨芸竟然想都没想就点了头,她的笃定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我苦笑了一下,这又是何苦呢,搞得我现在心里倒还觉得内疚了起来。

  陈天那丫的这个时候也隔着小框对张馨芸说道“小芸,你别傻了,像他这种人不值得你喜欢的,他肯定玩完你就会把你甩了。”,我听到他说这些话就不舒服,之前说我是惯犯,现在又说我是花心男,靠,到底他想闹哪样?难道他不觉得自己的这些话很幼稚吗,傻逼才会听他的。

  果然,张馨芸生气的回道“够了,陈天,我做什么不要你管,你还嫌事情不够多吗?”,从她的语气可以听出,张馨芸当时很恨陈天。

  不知道陈天听到张馨芸的这些话会是什么反应,因为隔着门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估计他当时肯定肺都要气炸了,如果不是有门挡着,那逼肯定会冲出来打我。

  我告诉张馨芸别生气了,她嗯了一声之后便抿着嘴不再说话,似乎在想着什么问题,气氛也因此陷入尴尬,我傻傻的站在那里也不知道找些什么话题来打破这压抑的场面,本来这是拉近彼此关系的好机会,可是我的心里根本没对张馨芸有任何的想法,所以才会觉得很压抑。

  过了一会儿,张馨芸突然有些幽怨的看着我说“原来林总是你爸爸啊。”,我愣了一下,然后告诉她是的,她问我为什么不早告诉她,我说“如果早告诉你了,你还会和我做朋友吗?”,这是我的实话,当初认识张馨芸的时候就不想因为我老爹的关系而影响到我和她之间的友谊,但是现在看来好像有点过了,因为从她的眼神里我感觉出她认为是我欺骗了她。

  见她一直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叽里呱啦的说了很多,主要目的是想表达歉意,说到最后,我把自己都感动了,就是不知道张馨芸是怎么想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