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当他说完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和我是一样的反应,连琳姐都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全部入定了一样,全都傻傻的盯着雷凤吉。

  雷凤吉嘿嘿一笑,告诉我们他说完了,大家这才反应过来,琳姐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而我则是恶寒的朝旁边挪了挪身子,尽量让自己和这二货保持距离,简直碉堡了有木有,估计这等逗比,今生只怕无人再能超越了。

  琳姐和雷凤吉碰了一下之后便喝光了杯中酒,然后拿出信封掂量了一下,她想了想,把厚的那个信封交给了雷凤吉,而另一个则交给了我,当我拿到信封的时候心里一阵郁闷,为毛我那才华横溢的祝酒词竟然抵不过那二逼近乎雷人的话语,这到底是闹哪样啊?

  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心情已经差到了极点,看着雷凤吉那鼓鼓的信封,自信心的过度膨胀让我的心里落差杠杠的,真的没想到煮熟的鸭子竟然会这么轻易的就飞掉了,简直是坑爹的节奏啊。

  年夜饭还在继续,但是我却没有了什么兴致,一个人闷闷的坐在那里吃着东西,雷凤吉碰了碰我,问我怎么了,我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滚粗,他听见后瘪了瘪嘴就自己狂吃起来,估计他现在的心情好到了极点,靠。

  吃到后面,大人们几乎都喝高了,就连很少喝酒的琳姐都已经满脸绯红,成熟风韵此刻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我当时真的有点想知道老爹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把琳姐骗到手的。

  最后,老爹竟然主要提出要和雷凤吉的爸爸拜兄弟,当时我和雷凤吉听到都一阵蛋疼,都特么几十岁的人了还玩什么三结义啊,他们这么调皮,还要不要我们愉快的玩耍了?

  当然,我们小孩子的意见自然是直接被无视的,只见老爹和雷父连干三杯酒,一个喊了声雷哥,一个喊了声林弟,这把子就算拜完了,他们两人相视而笑,其他的人也跟着庆贺,气氛也因此被推到了高潮。

  我已经无力去理解大人的世界了,当时只想吃完饭赶紧离席,他们再这么玩下去,我担心自己的三观会尽毁,斜眼看了看雷凤吉,只见他自顾自的使劲扒着饭,估计也是和我一样的想法,唉,真的不知道为毛有时候会和他这么的默契,想法竟然不谋而合。

  但是有时候事情真的不能如自己所愿,本来只想当个孤独的隐者,却又无时无刻都被人关注着,当我们准备开口离席的时候,我老爹突然让我称呼雷凤吉的爸爸为干爹,而很巧的是,雷凤吉的爸爸也让雷凤吉称呼我老爹为干爹,我们当时听完彻底石化了,要不要这么屌,为毛我有种回到古代的赶脚呢?

  虽然心里极度的不爽,但是我还没有到敢忤逆老爹意思的地步,我有些扭捏的喊了一声干爹,雷凤吉也喊了一声干爹,大人们听到后一阵欢笑,听见他们的笑声,我突然耍猴的感觉,很不舒服,但是后来我又想了想,雷凤吉的父母平时对我也不差,能当他们的干儿子还是不算吃亏的。

  见没我们什么事儿了,我告诉老爹我和雷凤吉准备离席了,老爹嗯了一声并没有反对,只是加了一句不准出去,我和雷凤吉听到后就彻底的萎了下来,本想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溜出去,现在估计是没什么可能了。

  我和雷凤吉傻傻的坐在沙发上,他问我怎么办,我说不知道,他有些着急的问我还去不去网吧了,我说不知道,他白了我一眼便没有再和我说话,一个劲的换着电视频道,可是这傻逼似乎忘了一件事,那就是今晚无论哪个频道播放的都是天朝的春晚。

  见他这么傻*,我也懒得理他,一个人静静的来到阳台,趴在栏杆上,看着灯火阑珊的C市夜景,偶尔几处绚丽的礼花绽放透露着除夕之夜的温暖气息,很舒服,很享受。

  我听见身后有人走了过来,还以为是雷凤吉这二货跟了过来,当我转头一看,原来是琳姐,她看着我笑了笑,我也微笑着回敬了一下。

  琳姐问我在干嘛呢,我说没干嘛,只是看看夜景,吹吹风,琳姐呵呵的笑了笑,说我人不大点,却学起了玩感伤,我有些不高兴的告诉她我十七了,琳姐没说话,只是笑得更开心了,看着她的笑容,我心里郁闷得要死,貌似她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吧。

  琳姐学我的样子也扶在栏杆上,一阵晚风吹过,她本就飘逸的长发随着晚风无序的飘动着,好美!当时的我竟然看得有些入神,甚至忘了自己直勾勾的盯着她是一件相当不礼貌的事情。

  估计是发现了我的失态,琳姐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下,听到声音后,我这才重新回到了现实,想到自己当时的举动,我真的很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糗大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告诉琳姐外面冷,让她先进屋,琳姐说没事儿,还说吹吹晚风很舒服,我听完彻底无语了,这冬天的晚风吹着舒服个毛线啊,到底玩什么,难道她不知道我现在已经很囧了么?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琳姐突然问我现在和沈玥到底怎么样了,当我听到沈玥两个字的时候心里突然一沉,那种感觉犹如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脆弱的小心脏已经被践踏得千疮百孔了。

  我有些沮丧的告诉她我和沈玥已经分手了,琳姐听到后有些吃惊,她问我为什么会分手了,还问我是什么时候的事,我告诉她就是前段时间的事情,她哦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她问我能不能把我和沈玥的故事告诉给她听,我疑惑的问她为什么想听,琳姐笑了笑说没什么,反正现在无聊,我问她真想听吗?她嗯了一声,然后摆出一副很期待的表情,看着她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我差点又一次失态,要不要这么萌啊,她这么调皮,她家里人知道吗?

  静静的靠在栏杆上,我闭着眼睛仔细的回忆着,与其说是回忆,倒不如说是在组织语言,我尽量把脑中的片段组成一条完整的记忆链,虽然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表情,估计应该是笑着的吧。

  最新e章)$节上C)酷匠f网I

  琳姐一直在旁边等着我,大概过了两三分钟,我睁开了眼睛,然后慢慢的把回忆讲了出来,从和沈玥的相识开始,一直讲到分手,甚至连丽江的事情也说了,当然,我和沈玥滚床单的事情是省略掉了的,还有和戴萌萌的荒唐事情自然也去掉了,毕竟我怕影响自己在琳姐心目中的良好形象。

  不知道讲了多久,好像有二十分钟,又好像有半个小时,期间琳姐一直安静的听着,丝毫没有打断我的叙述,就像一个专业的听众在聆听别人的故事,对此,我很感激她。

  等我说完,琳姐笑了笑,问我心里舒服些了吗,经她这么一说,我才觉得确实要舒服得多了,压在心底的那块石头似乎减轻了不少,我无奈的笑了笑,原来琳姐什么都知道,她早就看出我有心事,只是换了一个方式让我减压而已,对于她所做的一切,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鼻子酸酸的感觉让我好不舒服。

  琳姐笑着说“没想到咱小凯的魅力不小嘛,竟然身边有这么多优秀的女孩子围着转。”,我被她的打趣给逗乐了,真心不明白琳姐到底在想什么,一般家长如果知道自己孩子谈恋爱,肯定会大发雷霆的,至少我老爹就是这样,但是琳姐好像不同,似乎并不反对我谈恋爱,并且还以我能拥有这么的女孩的垂爱而感到自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