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时已经彻底被她的话搞懵了,完全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她,到底是昨晚那个,还是今早这个,为什么短短的几个小时变化就这么大,再或许说,她现在是装出来的?

  我托起了她的下巴,果然,她是装的,只见两行晶莹的泪水正淡淡的挂在她的脸上,我有些动容的问她为什么这么傻,她靠在我的胸口说不想让我有压力,还说她并不是我要追求的幸福,我问她昨晚为什么会说那句话,她有些害羞的说女孩子一般动情的时候都会那样说的,说实话,那一刻我真的被她感动了。

  最后戴萌萌开玩笑似的告诉我如果选不到合适的女孩儿可以试着考虑一下她,还说什么她的大床永远给我留个位置,我当时听完一下子就笑出来了,气氛也因此得到了缓和,唉,为什么我身边老是围绕着这么多美丽的笨女人呢?

  我是和戴萌萌一起去的公司,她说为了避嫌,让我先进去,然后她才跟了进来,正巧,部门的几个同事也在等电梯,她很热情的和我们打了招呼,完全像恰巧碰到的一样,我真怀疑她是不是电影学院毕业的,为毛演戏脸都不会红一下。

  趁着电梯里的人不注意的时候,戴萌萌朝我吐了吐舌头,我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这妞哪里像二十几岁的大姑娘,完全一个小学没毕业嘛。

  年关越来越近,公司里的同事都已经在开始忙着过年的事情,大部分人的心思都没在工作上了,但是也有除外的,琳姐和老爹每天还是忙着开会、应酬,看着他们操劳的样子,我真担心他们是不是早就忘记了是几号过年,高管人员真的是桑不起有木有。

  几次我都想给沈玥打电话,但是每次翻出了她的号码又没有勇气拨过去,考虑了很久,最终还是把电话收进了兜里,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懦弱,甚至连打电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在离年三十还有五六天的时候,我意外的收到了沈玥的短信,原以为她会和我说些什么,但是短信内容很简单,意思就是她马上回老家了,另外她还让我忘了她,看着短信,我心里突然觉得堵得慌,为什么要我忘了她,难道我和她真的没可能了吗?怎么会这样啊。

  我给她回了过去,提前祝她新年快乐,另外我还附加了一句,那就是告诉她我不会忘记她,永远不会,这一次她只回复了一个字,傻!看着她的回复,我心里波澜起伏,这个简单的傻字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打电话过去问清楚。

  这一次我鼓起了勇气拨了过去,结果得到的提示是对方已关机,看来沈玥是给我发了信息后就马上关闭了手机,或许她已经猜到我会打电话问她,呵呵,她总是这么了解我,可是这个傻字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表示真心不懂。

  沈玥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回了老家,留给我的就只有那条说不清道不明的短信,我对感情并不聪明,可以说情商几乎为零,理解不了她的最终意思,也许这个傻字并不代表什么,但是我却愿意去相信它代表了什么,对沈玥的感情寄托仅仅只能靠自欺欺人来苟延存活。

  除夕夜终于来了,C市的大街小巷无不洋溢着节日的气氛,随着年龄的增大,我发现越来越不喜欢过年了,完全没有了儿时的那种兴奋激动的心情,唯一期待的,估计就是那红澄澄的压岁钱了。

  雷凤吉那逼在除夕夜那天很早的就来了我家,并且还很奇迹的帮忙做起事来,这倒让我感到很惊讶,因为他在自己家里几乎都不会动手做事,想让他主动帮忙更是难上加难。

  二货的勤快在另一方面也反衬出我的慵懒,果然,在老爹的一阵唠叨下,我只得极不情愿的从床上起来,年三十都不能睡个舒服觉,这全是拜他所赐,靠。

  起床后看见雷凤吉正麻利的在客厅收拾着,甚至还在腰间系上了围裙,典型一副家庭煮男的样子,我没好气的走过去踢了他一脚,他转过来疑惑我的看着我问我干嘛踢他,我说没事瞎搞个卵,他笑了笑,然后很正直的告诉我他没瞎搞,还告诉我今天是专程过来帮忙的,我日,看着他那双虚伪的眼神,简直恶心死我了。

  我问他到底想干什么,他依然还是告诉我只是为了帮忙,我白了他一眼,然后警告他说实话,因为透支我的好心情是件很严重的事情,我不保证会不会完爆他那可爱的小菊花。

  雷凤吉听完后双腿下意识的一夹,然后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他的时候,他凑过来小声的告诉我原来他是想用行动来多挣点压岁钱,还说这是他父母交代的任务,必须主动帮忙才能得到今年的压岁钱。

  我听完后蛋碎了一地,就知道这货没这么勤快,原来是有利益可图啊,可是我老爹好像没有给我安排类似的任务,我就不懂了,为毛都是过年,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现在我真的是骑虎难下,按理说我是可以完全不做事的,反正又没人安排,更没有像雷凤吉的那种利益交换,但是如果雷凤吉做事,而我不做事,肯定会被老爹狠训一顿,唉,最可恨的还是这戳逼,竟然为了一己私欲断送我的完美休息,操。

  最Y新章节hI上酷匠网_

  突然,我脑中灵光一闪,一个很猥琐的念头顿然形成,我忍不住嘿嘿的笑了起来,雷凤吉不知所以的看着我,问我怎么了,我说给你商量个事情,他警觉的往后躲了躲,那模样跟即将被强上的小媳妇一样,只是样子恶寒了一点。

  我说“戳逼,我也来帮忙吧。”,他听完后如释重负的笑着说“你想帮忙就帮呗,又没人拦着你。”,我说“既然我帮了忙,那你是不是得把你晚上得的压岁钱分我一半呢?”。我知道这个要求虽然有些卑鄙,但是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这都是他自己惹起来的。

  果然,雷凤吉一下子就跳了起来,问我为毛要分他的压岁钱,我就知道他会是这反映,完全无视了他愤怒的表情,我告诉他是他打扰了我的休息,还说分他一半的钱只是对我的赔偿,雷凤吉听完后两眼喷火的瞪着我,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我估计已经死了千次万次了。

  当然,我还给了他另一个选择,那就是大家都不做事,那他就不用担心我分他的压岁钱了,雷凤吉已经彻底把我鄙视到了脚趾头,一个劲的骂我禽兽,对于他的责骂与鄙视,我都是一笑置之,开玩笑,要论禽兽,本屌可能连他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了,那戳逼可是禽兽中的战斗机。

  最后雷凤吉还是选择了前者,果然钱比爹妈都亲热,这么不平等的要求他竟然也能答应,简直是奇葩,不过我也得谢谢他,轻轻松松就赚到了一笔不小的精神补偿费。

  就这样在家里忙活了一天,到了下午,家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了,今年的除夕还是比较热闹,雷凤吉父母以及琳姐的父母都过来了,看着男人们在客厅里开心的畅谈,看着女人们在厨房里愉快的忙活,发现那久违的过年喜庆感又重新在整个房间蔓延开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