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松开手坐在了她的身边,静静的和她一起眺望着江水,我在等,等她说话,心中千万的不解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沈玥突然问我如果一个跳进江水里面,会不会马上就死掉,我当时听完吓得不轻,这傻妞到底在想什么,貌似这些问题不是我们这些正常人该去思考的吧。

  我故意笑了笑,说“不会马上死,水会慢慢渗入肺里面,然后一点一点的吞噬着肺里的空气,人会慢慢的感到呼吸困难,等水把肺里的空气全部抽完的时候便会呛血出来,很难受,但是这样都还死不了,一直要等到胃里、鼻腔里、嘴巴里全是水之后才会失去知觉,好恐怖的,跟十八层地狱一样。“本以为说恐怖点,沈玥就会怕了,说不定还会恐惧的扑向我的怀里,但是我错了,只见她依旧一动不动的说像她这种抢了别人男朋友的人就该承受这些痛苦,我日啊,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想法。

  我赶紧摇了摇她,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转过头来双眼红红的看着我说秦兰已经知道我和你去丽江的事情了,我说我知道,突然沈玥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知道秦兰现在已经和我绝交了吗?你知道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吗?你知道现在全校都知道我是一个专抢别人男友的贱女人了吗?都是因为你,因为你,我为什么会喜欢你,为什么会喜欢你,为什么”。

  我从来没见过沈玥会这么的失态,听着她的哭诉,我心疼的要死,一切都是我的错,为什么要她来承受这么大的痛苦,我试图去抱她,但是被她躲开了,我知道现在她最需要安慰,这一次,我强行的抱住了她,她一个劲的在我怀里挣扎,使劲的打我,使劲的咬我,渐渐的,她累了,她就这样任由我抱着,嘴里还在自言自语的骂我“林凯,你个混蛋、流氓、色狼,为什么我要跟你去丽江,为什么我要爱上你。”

  我一遍又一遍的吻着她的额头,我说“对,我是混蛋,我是流氓、我是色狼”,沈玥似乎根本没有听我说,还是自顾自的说“笨猪,流氓,坏蛋。”,呵呵,沈玥说得没错,同时把两个女孩弄得这么伤心的男人不是混蛋是什么。

  可能是发泄过了,沈玥的情绪慢慢的恢复了过来,她见我还紧紧的抱着她,有些害羞的推开了我,我说坐会吧,她嗯了一声。

  C市十一月已经开始有点凉爽了,我告诉沈玥我已经和秦兰分手,她最开始还有点惊讶,还说终于知道秦兰下午一直冷眼看她的原因了,我说你怪我没遵守约定吗,她摇了摇头说其实秦兰早就知道了,并且还找她谈过,我问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她说不想让你对秦兰有意见,我笑了笑说傻丫头。

  最后她说我们这段时间还是不要见面,即使我和秦兰已经分手,简单的说主要是为了避嫌,我想了想之后也觉得有道理便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我问她什么时候当我媳妇儿,沈玥有些害羞的说“谁要当你媳妇儿了,不要脸。”,我戏谑的看着她说“是吗?既然你不想,那我就被别的美女收了哦”,“你敢!”,“哈哈”,“林凯,你混蛋,不理你了!”,一颗流星划过,我和沈玥的笑声一直在滨江路上回荡着。

  经过秦兰这件事情,我仿佛成长了不少,虽然有时候心里还是觉得对于秦兰来说过于残忍了一点,但是这无疑是对大家都好的一种解决方式,毕竟我不爱她,没有爱的牵手终究是不能长远的,我的生活好像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每天没事就去金融职高虾扯蛋,然后放学不是回自己家就是去琳姐家里,虽然琳姐和老爹的关系已经开诚布公了,但是他们到现在还没住在一起,我问过琳姐为什么不搬来和我们一起住,她只是说现在还不是时候,唉,为毛大人的世界总是这么复杂。

  雷凤吉问我是不是和秦兰真的分手了,我说是的,谁知那货一脸鄙夷的看着我,说这么好的女孩儿都不要,还骂我生在福中不知福,我当时听完就来气,哥的痛苦几人知,靠,我说要不你跟秦兰好吧,这二逼听到后脑袋都快摇掉了,一个劲的说不捡我的破鞋穿,我日他大爷,看不上就看不上,还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唯一觉得幸福的就是每天能和沈玥通通电话,尽管没有见面,但是已经让我很高兴了,电话里的你侬我侬让我和沈玥的关系彻底的迈进了一大步,估计过段时间就能正是见面了,想到见面的那天心里就激动得不行。

  这样平淡的日子虽然谈不上有意义,但至少我觉得很充实,其实我是一个很容易就能被满足的人,小打小闹或许正是我需要的生活。

  那天晚上,我一直和沈玥聊电话聊到快12点才有些不舍的挂断了,回想着电话里沈玥被我逗得咯咯直笑,心里就乐得不行,唉,有个这样的媳妇儿还真的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就在我准备关手机的时候,我的微信突然来了一个提醒,我随意的看了看,呵,原来是饭饭发来的消息,这倒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原以为我和她就这样不了了之,但没想到过了快两个月,她竟然主动给我发来信息,有点意思。

  打开微信,简单的两个字“在吗?”,我说在,过了一会儿,饭饭发来了一个哭泣的表情,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她心里不舒服,我问她是不是大姨妈来了,她发了一把刀过来,然后让我去死。

  我问她到底怎么了?她说她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但是那男孩子好像不喜欢她,我靠,单恋啊,还是女追男,这信息量也忒大了吧。

  我说你喜欢她就表白啊,她说她是女孩子,我无语的摇了摇头,继续做着她的思想工作,我告诉她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保守,她发了一个委屈的表情过来,唉,可怜的妹纸,喜欢别人又不敢表白,活该自己心里难受。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话不能这么说,我告诉她既然喜欢就要大胆的去争取,要不然就是别人的咯,她说那男孩子是个花心大萝卜,明明正谈着恋爱,但是他又喜欢另一个女孩儿,好像前段时间还把自己的正牌女朋友给甩了。

  竟然还有这么牛B的男人,好羡慕他,羡慕他是因为即使这样花心,还会有女孩子暗恋,如果换做是我的话,肯定幸福的要死。

  我说你试着争取下,说不定那男孩子会喜欢上你的,其实这句话安慰成分居多,或许潜意识里我觉得饭饭并不适合那个男孩子。

  谁知这条信息发过去一会儿了都没收到饭饭的回复,我还以为她又去忙别的事情了,好在这次饭饭没让我等太久还是回复了过来,但是回复过来的内容让我吓了一跳。

  “林凯,你就是那个花心大萝卜。”,当时看完我就傻了,这妞到底是谁啊,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为什么知道我这么多事情,连我和秦兰分手她都这么清楚。

  我说你是谁啊,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她说你不要问,我日,你都知道我这么事情了,我能不问吗,我总不能赤裸裸的站在对方面前吧。

  最{u新章节e上酷,e匠网¤H

  我说你是不是搞错了,还说虽然我叫林凯,但是我不是花心男啊,她说没搞错,你就是个花心大萝卜,这次我没有马上回复她,而是自己想了起来,因为我从饭饭的话里感觉出了一种伤感的味道,自问虽然我跟几个女孩都熟悉,但是并不花心啊,至少我知道自己心里只喜欢沈玥一个人,这样应该不算花心吧,那饭饭到底是谁,我的大脑快速的搜索起来,突然一个女孩的名字出现在我的脑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暗夜公爵说:

  怎么没人施舍肥皂啊,我桑心了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