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一个月,有一天上午我突然收到了沈玥的短信,我看了之后就知道肯定出事情了,只见她短信上短短的几个字“林凯,我们以后别做朋友了。”,这是怎么的一回事,我的大脑尽量梳理起来,为什么沈玥会给我发这个短信,不应该啊,虽然一个多月没见面,但是偶尔电话还是有的,只是最近几天打给她,她总说很忙,难道她家里出了什么事?但是她家里有事也不影响和我的关系吧,突然,一个很不好的念头闪进我的脑袋,这是难道跟秦兰有关。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当时我的心已经急得要死,根本不管是不是在上课,找出沈玥的号码便拨了过去,通了,被她挂断了,我又打,又通了,又挂断了,靠,竟然敢挂我的电话,我又一次拨了过去,好吧,她赢了,电话那头传来很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郁闷的骂了一句靠,全班同学这个时候都朝我这边望了过来,我才想起自己还在上课呢,只见任课老师用很愤怒的表情看着我,问我到底在干什么,我说没什么,她看见我手里还拿着电话,让我马上把电话拿到讲台上去,靠,她还真把我当傻子了,沈玥的电话打不通,我怎么可能把电话交上去。

  {O酷)匠B网*)唯@一y正QM版,(其O他u}都是Q%盗_版lY

  其实任课老师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好像是今年毕业后分配到我们学校教化学的,估计也就二十二三岁的样子,虽然谈不上很漂亮,但是挺耐看,很久没见学校有这么顺眼的女老师了,确实难得。

  我问她为什么要我交电话,估计老师被我气乐了,她一下子竟然笑了出来,呵呵,别说,这女老师笑起来还挺漂亮,她可能没想到我会顶嘴,只见她说“林凯,你也太大胆了,完全无视学校的纪律,你难道不知道上课不能带手机吗,快点,交出来。”

  老师说的没错,学校是有上课不准携带手机的规定,而我也正好是撞在了枪口上,如果是以前,我可能还会把手机交上去,但是现在不行,无论如何都不行。

  我说不交,老师说简直反了,她让我出去,还说以后只要是她的课,我都别想上,唉,可惜了,难得有个美女老师,就这样无情的把我抛弃了。

  我一个人站在教室门口一遍又一遍的打着沈玥的电话,当然结果都是一样的,始终关机,眼看这才上午第二节课,要等到中午放学还得有2个多小时,真特么操蛋。

  好不容易等到了放学,我第一个冲出了教室,然后飞快朝女子中学跑去,哦,对了,之前忘了说,秦兰和沈玥都在女子中学上高中,巧的是,我的学校还有雷凤吉以及沈玥的学校都是紧挨着,步行都不会超过15分钟。

  我知道这样莽撞的去找沈玥势必会碰到秦兰,但是现在根本顾不了这些,我只想知道沈玥到底怎么了,丽江之行已经深深的把沈玥烙进了我的心里。

  就在我马上要到女子中学的时候,我又收到了一条短信,我停住脚步看了一下,又是沈玥发的“你别过来,今天晚上8点,滨江路。”,看完之后我就苦涩的笑了,沈玥真的很了解我,她竟然知道我会来找她,而我呢?我连她怎么回事了都不知道。

  既然约好了时间,我就没必要再去学校找沈玥了,但是心里的疑问一直没有散去,但是想到晚上就会有个结果,心情还是舒畅了不少,这个时候,秦兰叫住了我。

  我转头看向她,只见她笑嘻嘻的朝我跑了过来,问我是不是专门来接她,呵呵,真的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我说是啊,她说你最好了,就知道你会来接我,呵呵,我哪里是要来接你,但是现在只能将计就计。

  我问她去哪里吃饭,她说随便吧,然后秦兰跟她一起出来的几个女生打了个招呼便挽着我的手走了,我有意无意的回头看了看,以为会看到沈玥,但是一直到女子中学消失在我的视线里都没发现沈玥出来。

  我们在她学校附近的一家饭馆里坐了下来,点了两份炒饭,期间她一直是笑嘻嘻的,我问她笑什么,她说我能来接她,她感到很意外,所以很开心,我当时只是笑着,貌似我已经来学校结果她不少次了吧,至于这么兴奋吗?

  吃饭的时候,我的心里一直在想着沈玥发的短信,期间,秦兰跟我说了很多话,我都只是嗯啊的敷衍着,突然,她问我去丽江没给她带礼物吗?我想都没想就回答她忘了,当我说完就知道遭了,抬头看她,只见她正冷着脸看着我。

  我问她怎么不吃了,她说吃饱了,我说吃饱了就走吧,她没说话,就这样我们两个人就从饭馆里走了出来。

  既然事情已经捅破,我也不想再瞒着她,我说找个地方坐坐吧,她说好,一路上她还是一直挽着我的手,我就奇怪了,这妞到底闹哪样,难道不知道我之前在骗她吗?

  在一个公园的石凳上我们坐了下来,这次是我先开口,我说国庆我去丽江了,她说我知道,我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她,问她难道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她说没有,我当时听完就气乐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完全摸不到秦兰的节奏啊。

  尽管之前答应过沈玥,但是我知道现在不能不绝情了,我说“秦兰,我们分手吧。”,秦兰听完身子明显一颤,紧接着,眼泪像泉水一样涌了下来,我几次都差点心软去给她擦眼泪,但是都被我忍住了,既然要断,这次真的要断得彻底。

  秦兰有些乞求的对我说让我别分手,还说以后再也不管我的私生活了,我苦笑了一下,这妞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为什么要这么骗自己呢。

  我说别这样好吗,大家还是朋友,她用双手使劲捂住耳朵一个劲的摇头说我不听,我不听,唉,分手真的是一件很伤人的事情,我宁愿说分手的人是秦兰,这样至少不会见她这么难过,但是现在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我尽可能的安慰着秦兰,什么还有比我更好的男孩子,什么别为我这颗树苗而放弃整片森林,总之我把自己能贬多低贬多低,但是秦兰似乎根本不听我说,她一下子抱住了我,在我的肩上使劲的哭着,还说我们不分手,一辈子不分手,她让我告诉她我是跟她开玩笑的,我使劲的把她从我的肩上推开,然后淡淡的说“我们就这样吧,希望我们还是朋友。”,说完我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走去,我不知道秦兰在我身后怎么样了,我只知道这个时候我不能回头。

  整个下午,我都像如释重负一般,和秦兰没有瓜葛之后似乎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或许现在对她很残忍,但是这样对我们三个人都是最好决定。

  晚上8点,我准时来到滨江路,远远的就看见沈玥坐在石凳上眺望着黑漆漆的江水,一副心事凝重的样子,看得一阵心疼。

  我悄悄的走了过去,猛的一下蒙住了她的眼睛“姑娘,要不今晚从了本大爷吧。”,原本以为沈玥会被吓一跳,但是她却毫无反应的说“林凯,别闹了。”,语气是那么的冰冷,那么的无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暗夜公爵说:

  如果觉得本文还行,能不能砸块肥皂给公爵洗洗澡啊,为了码字,几天没洗澡了,可怜ing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