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玥骂了一句臭流氓便躲进了被子里,我说你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啊,她说还是防着你好一点,我说防着我什么,她说你是流氓,肯定得防着,我哈哈的笑了笑说既然现在流氓已经进屋了,那小妞还不快从了本大爷,她骂了句去死,便整个人钻进了被窝里,看着她娇羞的摸样,我当时心里美滋滋的,这算不算是老天对我的特别照顾。

  )$酷+U匠n网d唯》一正‘l版,◎}其*Y他qB都是盗版

  也不管她愿不愿意,我脱了衣服钻进了被子里,她被吓得一下子把脑袋伸了出来,问我干嘛上床,我觉得好笑,上床当然是睡觉,难道还讲故事吗,这傻妞。

  我说我要睡觉了,她紧张的说你睡这里啊,我说废话,我不睡这里难道睡地上,结果她弱弱的说本来就该睡地上的嘛,我日,地上这么脏,竟然想让我睡地上,亏她想得出来。

  我说我困了,她当时急了,死活不让我睡,我被她闹得有些烦,问她到底想干嘛,她说你睡这里,那我睡哪里啊,我说一起睡啊,她白了我一眼说想得美,我说又不是没睡过,谁知她听完一下脸就红了,骂我不要脸。

  沈玥当时的样子真的可爱极了,害羞中透着妩媚,我见她当时真的有点尴尬,索性告诉她我去洗澡了,我想趁我洗澡的这段时间,估计她也就睡着了。

  我用了生平最长的时间洗澡,估计有半个小时,如果不是为了让沈玥能有更多的时间睡着,我早就出去了,看着红红的皮肤,假如再洗一段时间,我的皮都会掉,真的是作死的节奏。

  洗完出来,我看见沈玥已经睡了,但是不知道睡着了没有,反正她的眼睛是闭着的,我就只穿了一条内裤然后就钻进了被窝,当我准备过去挨着她的时候,突然腰部被什么东西铬着生疼,我伸手摸了摸,拿出来一看,我擦,这尼玛怎么会有发卡,话说好像还不止一个。

  我从被窝里接二连三的拿出了5.6个发卡,这妞到底闹哪样,还真特么把我当色狼了吗,我没好气的把发卡使劲扔到了地上,由于力度过大,有1个好像还被我摔碎了。

  由始至终沈玥都是一动不动,仿佛真的睡着了一样,我咧开嘴笑了笑说看你还有什么东西,大爷今晚吃定你,当我说完明显的看到沈玥的身子抖了一下,估计是被吓到了,看来这妞还没睡着,既然装睡,就别怪我辣手摧花了。

  我重新睡了下来,本想温柔的挨着她,但是刚才的事情已经把我惹怒了,我有些粗鲁的搂住她的腰,搂的位置还是和那天晚上一样的,就在她的腰部范围内。

  沈玥的身子在瑟瑟的发抖,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我的手指在她的小腹周围不停的游走着,专挑她的痒肉挠,终于她忍不住了,一下子转过来,正好和我四目相对,尴尬了一会儿,她说她错了,让我别挠了,我说不行,刚才已经把本大爷惹怒了,说完又继续挠她,她被我挠得使劲扭动着身子,胸几次都撞到了我的胸口,好像比之前又长大了不少。

  渐渐我累了,她也累了,我们就这样看着对方,经过刚才的折腾,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呼出来的气几乎都被我吸了进去,真香,用吐气如兰四个字形容最为贴切了。

  我慢慢的把头伸了过去,想吻她,她当时也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直盯着我,估计也有点动情,当我离她还有那么1.2公分的时候,她突然说要去洗澡,我当时听到头都大了,洗你妹啊,为毛现在去洗,之前把我关在门外两个小时到底在做什么呢。

  不由我分说,沈玥很快起身到了浴室,紧接着稀里哗啦的水声就响了起来,本来刚才很好的气氛全被她的一句洗澡给破坏了,看着高昂着的小兄弟,我只能给他说再等等,它仿佛能听懂似的,一下子就把头垂了下来,唉,对不起啊,不是哥不努力,只怪姐姐事情太多。

  我以为沈玥很洗很久,以为她会采用拖延战术,没想到仅过了10分钟她就出来了,她见我直勾勾的盯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钻进了被窝里,然后我困了,就又转过身去,我看着她一系列的举动,到底告诉上她呢,还是上她呢?

  过了一会儿,我又准备重新去抱着她,毕竟前奏很重要,步骤还得一步一步的来,但是当我手刚碰到她的身体时,她的一句话让我彻底要疯掉“别闹了,林凯,我大姨妈来了。”,我听完后差点崩溃掉,我日啊,不带这么玩人的,这亲戚为毛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靠,靠,靠。

  我郁闷的转过身去,唉,满心泪水谁人知,看着小兄弟这可怜的样子,已经快被沈玥折磨得体无完肤了,如果以后真的不举,那沈玥必须负最主要的责任。

  可能是见我转过身去了,过了一会儿,沈玥转了过来,说别这样好吗,我说没什么,我睡了,其实当时我说的是气话,是人应该都能听出来,谁特么能接受这种现实,就好像马上准备参加高考,却被告知取消考试资格是一样的,是男人都会疯掉。

  我以为就这样完了,没想到沈玥竟然主动的抱住了我,她的身体紧紧的贴着我的背,我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静观其变吧。

  沈玥靠在我身后自顾自的说“林凯,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但是我们不可以的,知道吗,不可以。”我负气的说有什么不可以的,又不是小孩子。沈玥叹了口气继续说“你是秦兰的男朋友,我不能这么做,我不想秦兰恨我。”,我听完心里就很不爽了,又提秦兰,我告诉她能不能别提这个,我心里烦。她似乎并没听我说,还是自顾自的说“秦兰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你又是我最……”,说到这里她就没说了,我笑了,笑得很苦涩,这妞到底在想什么,都到丽江了,还特么顾虑这么多,累不累。

  我说行了,我睡了,还说反正你大姨妈来了,我想什么都是没用。她没说话,我隐隐的听见她在哭,为什么女孩子都这么喜欢哭,好像今天我才是受害者吧,要哭也该我哭。

  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等我半夜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沈玥正抱着我,脸颊上的泪水似乎还没有完全干涸,睫毛上的泪珠还清晰可见,我轻轻的转过身去搂着了她,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既然做不成恋人,就让我好好的抱着你吧。

  沈玥在我的怀中挪了挪身子,然后抿了抿嘴,紧皱的眉头不知道梦到了什么,不知怎么的,可能是沈玥睡得位置有点靠上,我的手竟然搭在了她的小屁屁上,好有弹性的小屁屁啊,我轻轻的捏了捏,沈玥发出一声娇哼,然后我的手竟然慢慢的朝她的私密处摸去,好猥琐的我,居然忘了她给我说来大姨妈的事情。

  当我摸到她私密处的时候,感觉湿湿的,至少内裤已经被完全打湿了,我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她的姨妈侧漏了,我赶紧叫醒了她,沈玥问我怎么了,我说你大姨妈是不是漏了,她下意识的看了看,然后脸红得跟苹果似的,她说“你……你竟然摸我那里。”,然后还骂我臭流氓,我当时就觉得奇怪,她居然不第一时间去换姨妈巾,竟然还在这里骂我,莫非她是骗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暗夜公爵说:

  昨日有事请假,今天公爵大爆发,四章,特将昨天的两章补上,日后尽量日更两章,更多撸点尽在下文,请关注、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