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医院了呆了三天,期间琳姐都会来陪我,反倒是我老爹来的时候变少了,我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他亲生的,雷凤吉这二货还算仗义,每天下班都会准时来报道,并且还把每天的工作情况给我说,当时他说的工作情况并不是部门里面的事情,而是部门里的那两个美女中的一个,原来那个没戴眼镜的女孩叫许诗琪,戴眼镜的女孩叫戴萌萌,看来这货还真下了功夫,竟然把两个妞的电话都搞到手了,当然这也让他牛B了好一阵子。

  最让我意外的是张馨芸竟然也来看了我一次,我记得这是我最后一天在医院,其实当时我已经没什么事情了,随时可以出院,只是医院那个傻逼医生非要让我住满三天,还说什么提前出院后果自负,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想骗住院费的魂淡,但是既然他都开了口,尽管我十万个不愿意,但是在琳姐的强烈要求下,我也只能乖乖的呆着。

  那天我躺在床上挽着手机,好久没有饭饭的消息了,突然有点想她,看了看微信,好像没有任何反应,我点开饭饭的对话框发一句在吗?果然,结果和我想的一样,消息发出去后就石沉大海,我也懒得管,索性关了微信看起新闻来,就在这个时候,我余光看见一个小脑袋从病房门口伸了进来,我当时还以为是来找人的,当我看清来人的时候,我笑了,她看见我后也笑了。

  张馨芸抱着鲜花走了过来,然后把花递给了我,我看她今天的打扮,怎么也看不出她是个二十三岁的女孩子,白色的T恤衫,紧身的蓝色牛仔裤,白色的帆布鞋,活生生的一个学生装扮,真不知道这是她故意卖萌还是原本的自己。

  我说你怎么来了,她有些不高兴的说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吗。我摸了摸鼻子,也觉得自己的问话有问题,我笑了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她说是琳姐告诉她的,我说哦,其实我早该想到的。

  张馨芸左右看了看,然后凑到我面前,很近,我当时都能闻到她身上的奶香味,没错,是奶香味,当时味道这个味道的时候我还下意识的看了看她的胸部,但是她的胸部并不大,估计一只手就能捏住,然后我又想难道她还是个处,我听说只有处才会有奶香味,靠,我真特么龌龊。

  我故作镇定的盯着她,难不成她想非礼我,如果是真的,那就请来得猛烈些吧,我心中一直在呐喊‘求合体、求蹂躏、求交配’,但是我错了,只是她的思想比我纯洁得多。

  “你不会被女人甩了吧?怎么想到会自杀?”,张馨芸很认真的问我。

  我日啊,这特么什么跟什么,谁说我是自杀,谁特么这么无聊到处乱传的,等我调查出来非爆他菊花不可。

  我说你都听谁说的,她说现在公司都传开了,我说没有的事,你们想多了,她说真的?我说真的,她说好吧,我相信你,说完抿嘴笑了笑,尼玛,这哪里是相信我的节奏,分明还是不信任吧。

  张馨芸就坐在椅子上和我聊着天,但多数都是聊着公司里的事情,我听得只想打瞌睡,但是为了不伤她面子,又只能装作很有兴趣似的。

  “我有时候真羡慕你”,张馨芸说着说着变得有些伤感,我看着好一阵心疼,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我问她羡慕我什么,她说你和林总的有关系啊,我当时一惊,莫非她知道我和我老爹的关系了?我问她我和林总有什么关系值得你羡慕的,她哼了一声,说我就知道装,我说装什么了,她说当初不是林总介绍你和你同学进来的吗,如果不是和林总有关系,公司怎么可能招聘两个实习生。

  我笑了笑,原来是这样,这傻妞还真是可爱,我说林总是林总,我是我,虽然当时托了点关系让他把我们弄进来实习,但是上班后的表现全是看自己的,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她苦笑了一下,然后说“话是这样说,但是有关系总还是好吧,总比我一个人老是被人欺负,如果不是林总把我调到她身边当秘书,说不定我现在还在底层干打杂的事情。”

  K更z+新S最m/快1上Q酷匠=T网…

  呵呵,没想到我老爹还有这么仁慈的一面,我问她现在当秘书一个月多少钱,主要负责什么,她想了想说现在一个月4000块,主要是干些琐碎的事情,比如整理文件、安排林总的日常行程、处理一些公司的文件等等,我靠,干这么多事情还加个等等,一个月才给4000块,刚才还说我老爹仁慈,现在突然觉得他就是一个守财奴。

  “该死的资本家”,我忍不住骂了一句,谁知张馨芸听后大惊失色,赶紧用小手捂住我的嘴巴,还说什么以后可不许乱说林总的坏话,要是被他知道了,肯定会被炒鱿鱼的,即使你是他招进来的,估计也会丢了饭碗。

  从张馨芸的口中得知,原来我老爹在公司是一个比较讲原则的BOSS,绝对不允许下级随便辱骂上级,有意见可以在会上提出来,但是规矩绝对不能破。

  看着她紧张的样子,我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脸,她啊的一声往后缩了缩,然后满脸绯红的问我干嘛,我说没干嘛,她娇羞的说没事捏我干嘛,我说看你长得可爱就忍不住捏了一下,她气得瞪着我,说“我可比你大,你得尊重姐姐。”,我当时心里乐死了,就这样子还想当我姐姐,这妞想得真多。

  见她这么可爱,我顿时起了想逗逗她的心思,我猛的靠近她,她被我吓得往后一避,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我见状赶紧扶住了她,她满脸通红的盯着我,问我想干嘛,我说我好想有点喜欢你了,她听完后紧张的瞥过脸去,然后小声的说“你好好休息吧,我走了。”,说完便起身准备离开了。

  我见玩笑开得有点过火,便叫住她“唉,芸姐,别走啊,我跟你开玩笑的。”。

  张馨芸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对我笑笑说“我知道你开玩笑的,何况我也不会喜欢小屁孩,我还要上班,改天再来陪你。”,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只是我没注意到她转头时眼镜里的那么一丝失望。

  我当时可没在意这些,我最讨厌别人说我小了,看来我得什么时候让全世界的女人都知道我有多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