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小区的,整个人就跟喝醉了似的,脑子晕乎乎,一路上我都极力的不想去想沈玥,不想去想她身边的那个男人,但是我做不到,越是不去想,越是被他们的影子塞得满满的。

  就在我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我看见马路对面的阴暗处站着一个女孩,虽然她尽量躲藏着自己的身影,但还是被我看到了,她见我发现了她,立刻转身朝远处跑去。

  我发了疯似的朝她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脑子里全是她的影子,甚至把自己的身死置之度外,在我横穿马路的时候,一辆汽车和我擦身而过,留在我身后的只有一串难听的问候,我现在顾不了这么多,必须马上追到她。

  一路追了过去,根本没有看到沈玥的身影,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但是不会的,我很确定是看到了沈玥。

  为什么她要躲着我,既然不想见我,为什么又会在我家楼下,既然在我家楼下,为什么见到我又跑,心中太多的为什么,太多的不明白,她到底想怎么样?到底要我怎么样?

  我真的快崩溃了,看着十字路口川流不息的人流,我很肯定她正躲在角落里注视着我,为什么不敢出来见我,靠,我深呼吸了几口气,但是就站在原地大声的喊着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喊着,过往的路人都用很诧异的眼光看着我,偶尔会有几个女孩子路过会对我指指点点,或许当时的我在她们心中就是一副痴心汉的形象。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喊话,我一看来电显示,顿时清醒了不少,我差点忘了我现在秦兰的男朋友,而不是沈玥的某个人。

  我接通了电话,秦兰的问我在干嘛,我说在回家的路上,她说一个人吗,我说嗯,她又问有没有背着她找其他的女孩子,我当时笑了笑,不知道刚才算不算,呵呵,真可笑,我说没有,她说就知道凯哥最好了,我呵呵的笑了笑。

  我一边接着电话一边朝家里走去,原来秦兰是想让我听听海的声音,她说她现在正在海边,还说什么真希望能和我一起来海边,我说以后有机会的,随后我们又聊了一会就挂断了电话。

  开门进到空荡荡的家里,顿时有一种落寞的感觉涌上心头,以前只顾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疯,外面玩,把我老爹一个人留家里,他会不会也是和我一样的感受?我突然觉得好对不起我老爹。

  我感觉自己突然好饿,好想吃东西,打开冰箱,里面没什么东西,只有几袋方便面,行吧,凑合一下。

  我把面丢在锅里煮了起来,趁着煮面的功夫,我靠在沙发上,我想把所有的事情好好缕一缕,之前大脑都快被里面装的东西撑爆了,好难受,难受得我想吐,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梦里我梦到了妈妈,梦到了我们一家人,梦到了我幸福的小时候,最后还梦到了沈玥,梦到了和她结婚,梦到了和她一起牵手看夕阳。

  我被梦里的情景惊醒了,试图睁开自己的双眼,却无论如何也睁不开,难道被鬼缠住了,虽然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是想到这里我还是有点后怕。

  想说话,但一开口喉咙就干涩的厉害,现在好想喝水,我用尽最大的力气才挤出一个字“水”,紧接着,我就听见四周有人说话,“医生,护士,我儿子醒了”,那是老爹的声音,没过一会儿,我感觉到嘴唇湿漉漉的,我尽可能的抿了抿嘴,想更多的摄取水分,但是始终就只有那么一点,我心里气得不行,如果被我知道是谁这么整我,我饶不了他,话说,为什么我到现在都还睁不开眼睛。

  一道很强的亮光刺激着我的视网膜,过了一会儿我就听见有人说“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幸好发现的及时,要不然你们后悔都来不及,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当家长的。”我听见我爸一个劲的对那个人说谢谢,还说以后会注意,然后那个人说还需要住院观察几天,你们谁跟我去把住院手续办一下。

  听到这里我终于知道自己在哪里了,原来是医院,可是,我为什么会来医院,我不是在家吗?记得当时我正在煮方便面,然后好像就睡着了,到底我睡着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本来想问问老爹,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话,脑袋昏昏沉沉的,不知不接我又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清楚了自己所呆的地方,白茫茫的一片,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原来自己真的在医院的病房里。

  我想挪一挪身子,当我侧身的时候,手被什么挂住了,一股钻心的疼痛让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我这才发现自己原来还打着点滴。

  老爹估计是被我刚才的叫喊惊醒了,他有些倦意的看着我,说你醒啦,我说嗯,然后又问他我到底怎么了?我老爹哼了一声,说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学什么不好,学人自杀。我当时听完一愣一愣的,这特么什么情况啊,怎么会说我自杀,貌似我到现在都还是处,在我没奉献初夜的时候我是不会考虑这个问题的。

  我说我没有,他说那你开煤气干嘛,我这才想到在我睡着之前是在锅里煮了方便面,可能是我睡着后锅里的水溢出来将火浇灭了,所以导致煤气中毒。

  对于他的质问,我懒得解释,也没精力去解释,只说了一句爱信不信就没理他了,我爸也是拿我没办法,只是说以后得找个人时时刻刻管着你,我当时还误以为他要给我找个媳妇,结果我太天真了。

  就在我们僵持的时候,琳姐进来了,她看着我笑呵呵的,问我想吃点什么,我说不想吃,她说那可不行,要不吃点粥吧,说完她就从她带来的保温瓶的盛了一碗粥递给我爸。

  我爸接过来然后有转递给我,我疑惑的看着他,他见我没反应有些生气的说,“接着啊,傻愣着干嘛?”,我没动,不是我不想动,只是正打着点滴呢,“还想我喂你啊?”,我老爸有些不耐烦的说,靠,就是你想喂,我还不想呢。

  “哎呀,你没见孩子正打着点滴吗?真是的,让开,我来。”,琳姐这个时候说话了,只是那语气怎么感觉不像是下级对上级说的话,倒像是……。

  我爸很顺从的一边赔笑一边把那晚粥交给了琳姐,还说什么只有你们女人才这么细心,琳姐没好气的白了我老爹一眼,这是闹哪样啊,你们这样打情骂俏,你们家里人知道吗?

  酷&h匠b网¤L首Z发,

  琳姐很细心的一口一口的喂着我,我就跟个三岁小孩一样在那里吃着粥,当时有一个错觉,就是她真的很像我的妈妈,至少当时对我的关爱是和我妈妈一样的,由于我妈妈走的早,到现在我脑中对于妈妈的记忆还是她走的时候的样子,正好和琳姐的年龄差不多。

  后来琳姐就一直坐在这里跟我聊天,我老爹呢,自然就只能当跑腿的了,我很好奇的是,一个市场部经理竟然能使唤总经理,这可是逆天的节奏啊。

  我问琳姐是不是我和爸在处对象,她听了之后笑着说你觉得呢?我说挺像的,她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脸微微的有一些红,我说其实我很开明的,你们属于自由恋爱,这是你们的自由,我没权利干涉,琳姐说就你知道的多,后来她又说其实我把很在乎我,虽然嘴里没说,但是心里始终很紧张你的生活,可能是由于你们都是男人,所以在沟通上面有些问题而已。

  我一边听一边在思考,觉得琳姐说得很有道理,确实我和我老爹最大的问题就是在沟通上面,突然我想到,或许有琳姐这个中间人,我和老爹的沟通应该会好一点吧。

  她问我心里有没有什么想法,我知道她问的是什么,无非就是对老爹的感觉是怎么样的,我想了想,毫不保留的把心里的感觉说了出来,不知为什么,和琳姐聊天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至少心里很舒服。

  不知道老爹干嘛去了,等我们聊完后他才慢吞吞的走进病房,我和琳姐相视一笑,老爹问我们笑什么,琳姐说这是秘密,老爹说连我也不能知道,琳姐说就是对啊,就是你不能知道,我在一旁听得哈哈大笑,我老爸生气的说再笑就给我滚回公司上班去,琳姐站起来双手叉腰说我老爸是个可恶的资本家,只会剥削穷苦人民,我老爹赶紧服软,说刚才那都是开玩笑的。

  顿时,病房里笑声四起,我又有了一种家的感觉,很温馨,很幸福,只是不知道这种幸福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来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暗夜公爵说:

  求关注此书,射射!另外公爵在这里力挺一下朋友他在他市的文文《大学冥幻见闻实录》,惊悚类小说,如果你胆子够大的话,可以去试试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