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购员也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秦兰,说“小妹妹,你确定吗?这瓶香水是100毫升的,1350元哦”

  “对,就要这瓶”,秦兰很肯定的说道,“凯哥,你觉得这香水好闻吗?”,说完还转过头来问我。

  我当时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尼玛,1350元的香水能不好闻吗?估计米田共卖到这个价格也会是香的吧,只是,我觉得这香水的味道似乎,好像在哪里闻到过,很熟悉,但是又想不起。

  我只能点点头,说还行,秦兰见我没反对,便掏出了白金卡递给了导购员,我记得很清楚导购员当时结果白金卡的表情,完全是变脸大师级别的。

  “小妹妹真有眼光,这香水很适合你的气质啊!”,导购员恬不知耻的说着,我当时就想问候她全家,这特么只要买东西,谁都是有气质的白富美。

  拧着香奈儿的口袋,我心里已经波澜起伏了,1300多就这样被花出去了,貌似秦兰一点肉痛的感觉都没有,换做是我,我肯定会郁闷好几天,唉,如果秦兰不是负10黑,如果能混到5分,如果.....哪有这么多如果。

  中午我们就在肯德基随便吃了点东西,秦兰似乎对她买的香水并不是很在意,我见她把袋子就这样随意的放在一边,如果当时有人把袋子拿走了她都不会知道,害的我一直盯着香水袋子,还真怕有人顺手牵羊。

  下午我们又逛了很多商场,秦兰并没有想买的冲动,我想刚才买的香水已经是她的极限了,毕竟她也还是个学生,一下子用出这么多钱肯定已经超出她的能力范围了,结果,我错了。

  快到傍晚的时候,我们来到一家手机店,看着店里的手机琳琅满目,我真有种和时代脱节的感觉,她叫我把手机拿出来给她看下,我当时也没多想就拿给她看了,她拿着手机左看右看,问我是什么牌子的,我说华为,她说那是什么牌子,我说国产的,她说要不换个手机吧。

  我当时听见后真的有点生气,这不是当众让我丢脸吗?我可没这么多钱买,我说不用换了,用着挺好的,她疑惑的看了看我的表情,然后笑了,虽然第一次见她确实被雷到了,但是呆久了看她也没那么差,至少笑起来的时候我不会觉得很反感。

  她说我想换个手机,我说你想换就换吧,反正是她自己的钱,她想买什么,想换什么我根本就管不着,至于她为什么要告诉我,或许是对我的尊重吧。

  她让销售员把爱疯4拿给她看下,我当时就在想,有钱人就是不一样,买手机都是买最好的,哪像我们这些傻屌,拿个国产山寨还当个宝。

  见她鼓捣了一会儿后就说就买这种,唉,桑不起啊,说买就买,爱疯4当时可是卖到4999的价格,不是49块9,这特么作死的节奏。

  @F看正n版章节上jd酷"匠!4网V;

  销售员见秦兰这么爽快就买下了,心里当然乐开了花,很快的就拿了一个新的白色爱疯4给她,我以为她会付钱的时候,秦兰却说我要的是黑色,她的话让我和销售员都愣了一下,一个女孩子要什么黑色。

  销售员疑惑的问秦兰确定要黑色吗?女孩子一般都是买白色,秦兰说就要黑色,销售员见秦兰这么确定,也不再说什么,很快就把手续办完了。

  我们出了手机店,秦兰把爱疯4递给我,我诧异的看着她,问她干嘛,她说这个手机你先用吧,我不怎么会,你先拿着试验一下,我当时又傻了,这也行?但是想想,或许她是为了照顾我的面子才这么说的。

  我手里拿着才买的爱疯4,心里顿时堵得慌,我这样算不算被包养了?应该不算吧,我只是帮她试用一下而已,这手机还是属于秦兰的。

  本来秦兰还想和我再逛一会儿,但是我的脚确实已经疼得厉害,以前就听说女人天生一双逛街的脚,今天看来果然是这样,我都已经快累趴下了,秦兰似乎一点儿事都没有。

  我把她送到她的小区门口,她有点不舍的和我告了别,我能看出其实她是很想和我一起吃晚饭的,但是我确实累得不行,只能告诉她改天吃了。

  回到家已经7点过了,家里还是空无一人,老爹整天都在忙他的生意,也不知道忙什么,连个电话也不给我打,不过也好,他忙他的,我玩我的。

  我在楼下的饭馆点了份炒饭就开始吃起来,期间我接到了雷凤吉的电话,他让我晚上去网吧撸一把,如果是以往我肯定会答应他,那二逼,哪一天不虐他几把,心里还真不舒服,可是今天不行,我吃了饭就想回去睡了。

  我告诉他今天不去了,累了,他问我是不是昨晚把秦兰办了,办你妹,这逼脑子里从来就没装过干净的东西,话说,昨晚还真是,嘿嘿,回味无穷。

  雷凤吉见我没说话,一个劲的在电话那头喂,我没好气的说就这样,改天虐你,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再次回到家,来到我的卧室,一股清香扑鼻而来,这还是沈玥的味道,脑中又浮现出昨晚和沈玥的涟漪,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温故而知新,咦,这味道不是今天秦兰买的那瓶香水味吗?我使劲闻了闻,但是又好像不是。

  躺在床上,我拿出了爱疯4,呵呵,本屌现在也是拥有泡妞神器的男神了,好多女人为了爱疯4卖处,好多男人为了爱疯4卖肾,而我,啥都没做,就自然而然的得到了,我重新照了照镜子,原来真的很帅。

  就在我走神的时候,手机微信想了起来,我看了看,顿时笑了起来。

  “三毛,在干嘛呢?”,饭饭给我发来了一条信息。

  “不能这么没礼貌,怎么能乱喊”,我回了一句。

  “你不是六毛的弟弟吗?何况你又没说姓什么,我只能喊三毛了”,通过信息,我能感觉出饭饭俏皮的摸样。

  “嗯,有道理,那就随你吧”,我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何况对我又没影响。

  后来我们一直聊,聊生活,聊朋友,谈天谈地,放佛多年没见的朋友,只是在身份问题上,似乎她很避讳,我让她爆照也没答应,当然我也没爆,吃亏的事我可不干。

  最后我问她啥时候能让我吃你啊,她回了一个疑问的表情,我说你不是叫饭饭吗?饭饭不是就等着被我吃吗?很快的,她发了一个愤怒和刀子的表情,我看了哈哈大笑,这妞真有趣,最后回她早点休息,晚上别想我,她让我去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暗夜公爵说:

每日尽量定更两章,还望各位看看多关注,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