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凤吉知道自己理亏,只是搂着我的肩膀低声的说“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的,哪里想到会发生今天的事,对了,你和沈玥到底怎么了?”

  我擦,还给我惊喜,还真特么是个惊喜,没想到纯粉女神居然是这暴脾气!

  雷凤吉似乎看出了我心里的想法,有些尴尬的给我解释了一下,原来自从那天负10黑找过我之后,负10黑几乎每天都要去金融职高找我,当然,沈玥也是跟她一起的,没想到自从那次之后我都一直呆在自己的学校里,一来二去,他们便熟络了起来,搞得我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

  我瞪了一眼雷凤吉,告诉他今天的事以后再找他算账,他也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就在我准备进电梯的时候,突然脑中闪过一点,不对啊,那货刚才说的“她们”,那和她一起的人是谁?

  我问雷凤吉刚才说的“她们”,除了沈玥还有哪些人?雷凤吉先是一惊,随后又傻笑了起来,他告诉我还有一个女孩,也是沈玥的同学,没别人了,说完半推半就的把我推进了电梯。

  这货今天超级反常,跟特么和珅见乾隆一样,笑容假,心里虚,肯定有问题,为了不当场拨他的面子,我还是决定静观其变,万一真来个美女,或许还是不错的收获。

  @o更●新◇t最快}上酷%匠k网

  回归酒吧是C市一间比较普通的酒吧,消费一般,主要针对是一些工薪阶层,所以像我们这种纯屌丝还是能够消费得起的。

  我们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不一会服务员就过来了,问我们要点什么,雷凤吉特装B的要了2打啤酒,1瓶芝华士和几份爆米花,我当时听他点完就有点傻了,这可是上千元的消费,像我们这种学生是很难承受得起的。

  我轻轻碰了碰雷凤吉,告诉他我身上可没带什么钱,他说他有,我说你把你家变卖了啊,他瞪了我一眼还了我一根中指,既然他这么自信,我也不再说什么,反正我已经想好了后路,找个靠门边的位子坐着,有什么情况我立马闪人,虽然很不人道,但是保住自己才能救他们。

  不一会儿我们点的东西就端上来了,大家像饿虎一样拿起酒瓶就开喝,完全一副打土豪的架势,也对,反正吃别人的,谁省谁是傻叉。

  酒过三巡后,大家都有了点微微的醉意,粉木耳自从进来后就一直没和我说话,当然,我也没和她说,别人咱是爷们丢不起那人,不过醉眼朦胧的时候晃眼一看,原来这妞喝了酒是那么的可爱诱人,粉红的脸蛋加上性感的装扮,简直是让人去把她扑到的节奏啊,作死也不能这样嘛。

  或许我色色的眼神引起了她的注意,她转过头来瞪我,当然,我也不会退缩的,一直盯着她看,并且还猥琐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沈玥气得不起,但是这么多人又不好意思发作,只好瞥过头去一个人在那里喝闷酒,我心里那个得意啊,哈哈,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凯哥!”,正当我喝到高兴的时候,一个女孩在后面叫我,我当时觉得声音很熟便转过头去看,我日,当我看到来人的时候,我一口酒马上喷了出来。

  这尼玛什么情况啊,这货怎么也会来这里,只见秦兰正用纸巾擦着她的短裤,可能是刚才被我喷出的酒溅到身上了,好在她并没有生气。

  毕竟是我理亏在先,我赶紧站起来,急忙跟她道了歉,然后谎称自己有点醉了,刚才没控制住就喷了出来,为了表现得很真诚,说话的时候我一直尽量盯住她的眼睛,差点又吐一地。

  其实秦兰今天的装扮还是很潮的,黄色的镂空针织衫,黑色的裹胸,热辣的短裤,头发上还戴了一顶阿拉蕾的帽子,只是这身装扮放在她身上却显得是那么的不协调,真尼玛作死的节奏啊,早该想到和沈玥一起的人就应该是她。

  秦兰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很开心的说没事,然后就和众人打了招呼,我本以为她会去和沈玥一起坐,没想到她在打完招呼后径直坐到了我的身边,我顿时一阵恶寒,不过她身上的香水还挺好闻的,估计不是什么廉价货。

  我朝雷凤吉看了看,估计又是那戳逼使得坏,他见我看他便赶紧和旁边的人喝起酒来,活像我的眼神会吞了他一样,那倒也是,我当时的眼神估计已经把他杀死了千万遍。

  秦兰在旁边显得很热情,一个劲的劝我喝酒,我也只是象征性的喝了几口,连一杯酒都没喝完,不是我不能喝,是确实没有兴趣再喝下去。

  她似乎并不是很介意,一会儿和雷凤吉喝,一会儿又去和眼镜他们几个喝,大家在她的参与后,气氛显得更为热烈了,后来又叫了2打啤酒,特么今天都疯了。

  趁秦兰去上厕所的功夫,雷凤吉坐了过来,这货今天酒喝得有点高了,说话舌头都已经有点不听使唤了,他告诉我今天的聚会其实是秦兰提出来的,我们都是参与者,我说你们聚就行了,干嘛叫上我,本来今天心情挺好的,结果现在是一点心情都没了,一开始和沈玥吵架,现在又是负10黑的加入,这尼玛是要弄死我的节奏吗?

  之后他一个劲的吹嘘着秦兰有多好多好,家里又有人,人也清纯,像她这种女孩现在已经很少了,我白了他一眼,说让他拿去,他笑了笑,说秦兰看上的是我,又不是他,他还夸张的做了一个可惜的表情,我当时特想抽他一大嘴巴子。

  之后他还是一个劲的说秦兰好,我越听越不对劲,这货怎么跟古时候的媒婆一样,这是闹哪样啊?

  “说重点!”,我不耐烦的说了句。

  雷凤吉见我有点生气了,便小心翼翼的说“要不你就和秦兰好吧,你和她好了,今晚的帐就由她来付,你不和她好,今晚我们谁也走不了。”

  我擦,这特么是要把我卖了啊,玛德,这戳逼竟然为了自己贪图享乐,把兄弟我的感情给出卖了。

  他以为我会打他,至少我会大声的骂他,但是我没有,心里虽然气愤,但是想想,关我鸟事,要死一起死,为毛让我一个人死。

  我笑着拍了拍雷凤吉的肩膀,告诉他想多了,雷凤吉还以为我答应了,急忙准备去告诉秦兰,我叫住了他问他干什么去,他说他去把这消息告诉秦兰。我告诉他想多了的意思是我不会和秦兰好,雷凤吉听完当时就焉了,一个劲的拉住我的胳膊求我,就差把我供起来了。

  过了会儿,秦兰回来了,雷凤吉有些不舍的离开了座位,临走时还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我才懒得鸟他,还是刚才那句话,关我birdthing。

  我见酒喝得差不多了便准备起身走了,雷凤吉见状一把拉住我,问我去哪儿,我说回家啊,他差点哭出来,告诉我现在还不能走啊,还没结账呢,我笑了笑说东西又不是我点的,关我鸟事啊,说完还特得意的贼笑了一下。

  雷凤吉心里肯定恨死我了,但是又不好发作,毕竟他的生死还把我在我的手里,看着他憋红的脸,我心里乐得不行,真的是应了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