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到了验收成果的日子,可以换上新的警服,但是泠岩心宿舍都是空手道方队的,还得穿着作训服表演。看着操场上整齐的队伍,就连影子都是整齐的,每个方队都表现得那么好,好像一切的努力都那么值得了,朝气蓬勃的方队,表演方队的有气势的口号,看台坐着一些家长,徐毅也在其中。

  好不容易听完了冗长官方的领导致辞,军训也算是正式结束了。军训之后是国庆,学校的宿舍还是按着军训的宿舍分的,生活用品都是学校统一的。徐毅是等在宿舍楼下的,泠岩心看到他,“哥,来啦。这是我同学,邢清,这个国庆我想带她回我家,让她尝尝我爸的手艺,顺带玩玩。”

  徐毅笑着打了招呼,“我是徐毅,你好”招呼之后,“等会儿我送你们,你们先上楼收拾一下吧,我在这儿等你们。”

  泠岩心和邢清上了楼,收拾了行李。

  “你哥是警察?”

  “对,刑警。”

  “他叫徐毅,不是你亲哥啊?”

  “我爸是他局里的副局长,我爸常带他到家里吃饭,所以很熟。”

  “哦。”

  下了楼,一起上了车。泠岩心问邢清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下,邢清说她已经打过了,刚好家里也没人,爸妈都出差。

  到了泠岩心家,差不多是午饭时间,,徐毅送完她们俩就回局里了。

  泠岩心开门,“我们先洗个澡再吃饭?”

  “恩,全身汗味,我都受不了自己了”邢清闻着衣服。

  吴青松打来电话,说中午回不了,让她们自己做着吃。邢清洗完澡,穿着泠岩心给她的大号T恤和她的短裤,邢清擦了擦头发,躺在沙发上,“好久没这么舒服啦,军训一个月,脚底都快磨平了。”

  “你先看看电视吧,我洗了澡出来做饭。”

  邢清应着,打开电视,换到音乐频道,正放着宋辛聿的新歌。泠岩心出来的时候看到电视,她好像真的不怎么了解现在的流行,才想起在芝加哥的那段时间,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去拍了戏,还认识了宋辛聿。

  “你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

  “随便都行,你做的我都吃。”

  泠岩心走进厨房,邢清跟着进来。打开冰箱,里面什么都没有。“看来做不了咯”,邢清转身走出厨房,泠岩心说,“叫外卖吧,我爸肯定都没怎么在家吃饭。”

  打电话叫了外卖,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不得不说,宋辛聿真的太红了,换了台是他演的电视剧。

  “宋辛聿真的很火啊,高中那会儿就听我们班女生每天聊,我们这些读警校的,好像就是没其他学校的跟得上时代,不过好在我们不追星。”

  聊着聊着,外卖到了,两个人边吃边聊,午饭过后,换了衣服,泠岩心打算去警局看看吴青松。到警局的时候,刚好碰到徐毅,“吴局忙着呢,你带着朋友好好玩,吴局说了,晚上他会买菜做饭的,国庆到了,我们这儿可紧张得很。”

  邢清四处看了看,好像看到了以后自己的工作状态。两个人出了警局打算四处逛逛,两个人在街上逛着,泠岩心才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没体会过,和朋友逛街的感觉,不得不说,她的中学时代都伴随着阴霾,让她少了和同龄人一样的无忧无虑。两人逛得累了,去了奶茶店,店里都是些年轻的女孩儿,一边谈论着娱乐八卦,一边吐槽学校短短的假期,这样的时期,泠岩心都没有过。邢清看着她,“看什么呢?”

  泠岩心点头,“以前都没什么朋友,也没和别人逛过街什么的。”

  “那今天我们好好逛逛”喝了奶茶邢清拉着泠岩心逛街,一出门,宋青松就打来电话,“岩心,等会早点回家,老爸给你做饭吃,国庆局里忙,也就今天能早点回家见见我女儿”旁边菜摊的老板给他称好菜,“好了,老爸买菜呢,回家再聊。”

  “好,我等会早点回来。”

  邢清问她,“你爸?”

  “他让我们早点回家吃晚饭。”

  “那我们现在回去吧,也逛了好大一会儿了,回家观摩观摩大厨的手艺”说着招了辆车,径直回了家。

  “刚好碰到吴青松也买菜回来,“爸。”

  吴青松回头,“回来啦,这就是你朋友吧。”

  Ht酷匠K网首`/发u

  “叔叔好,我是邢清。”

  “我们先回家慢慢聊。”三个人上了楼,吴青松把买的菜放在厨房,泠岩心和邢清都钻进厨房,被吴青松赶了出来,“你们军训这么久,先歇会儿,今晚我来做,你们要是想帮点忙,就老实坐着。”

  没一会儿两只饿狼就闻到了香味,进去端菜,吴青松让女儿打电话叫徐毅,“你来了吗?”

  “在楼下了,马上到。”

  四个人坐着,边吃边聊,有说有笑。“干我们这行就是假太少,瞧我这儿这么两年了,就回过家两次,一次是我妈生病,然后是去年过春节,我爸妈都老了,也需要我,但我爱干这个,忠孝两难全……”

  “徐毅啊,要是有机会我帮你申请调到北京,我能理解你父母,工作虽然重要,但是家人才是你最珍贵的,在哪都能工作,不是非得在这儿。你调过去了,我还能帮我照顾下岩心。”吴青松拍了拍徐毅的肩膀,“你考虑一下,工作哪都能做,你回北京工作也是一样,还能常回家看看父母。”

  氛围有些伤感了,每个人长大都会离开父母,为了自己的理想和兴趣所在,子女走的越远,父母的担心也就越多,养儿方知父母恩,很多时候工作和家人不是不能两全的,工作就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而不是说,取得所谓的名誉、财富,人最应该的就是做对得起别人的事,不是说放弃自己的理想,而是在这中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不辜负谁,也不欠自己解释。

  “哥,我爸说得对,家人比你的工作更需要你,回到北京你还是可以继续你的工作,你父母也能更放心”在泠岩心的心里,家人比什么都珍贵。吴青松看着泠岩心,她好像真的长大了。

  徐毅笑了笑,“我会考虑的,大家先吃饭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