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校的军训远比一般大学要严格得多,警校这种地方当然要求更严格,早上六点出早操,六点半整理内务,早饭过后快到十二点才会结束,中午回宿舍学习叠被子,夏天军训流汗多,这种折一次废半条命的被子基本都是供在床头的,下午的训练到六点结束,晚上还得继续,回到宿舍还没缓过劲基本就熄灯了。

  泠岩心宿舍六个人都是选为军训空手道表演的。刚毕业的高中生,刚开始军训,自然是生物钟不太对,早上起床的时候,一片鬼哭狼嚎,欧希希睡上铺,每天起床,她都是撑到最后一秒才起床,很多时候回到宿舍,一挨床就睡,不洗脸,不换衣服,只是,半夜有时警报集合,她从来听不到。有一次半夜,警报响了,舍友也都忘了欧希希的存在,欧希希光荣的被点名批评跑操场,从此之后,欧希希还是那样。

  夏天太阳特别大,上午的20分钟休息时间,一群女生瘫坐在地上,一上午的训练,脚基本不想再沾地,泠岩心没想到自己高估自己那么多,自己的脚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像A大这样的学校,能上的人都是凭真凭实学的,训练也没什么人偷懒,累归累,教官偶尔也会收起严肃脸,讲个笑话给同学们放松放松。

  泠岩心和邢清坐在一块,互相揉着酸痛的小腿肚,邢清的头发已经湿透了,泠岩心停下了给邢清按摩的手,放进了自己的口袋,掏出一张湿纸巾,“擦擦汗,凉快点。”说着打开包装开始帮邢清擦汗。

  在毒辣的烈日下,满身的汗,黏腻的衣服,有一个人拿着湿纸巾给你擦汗是多感动的一件事,绝不是区区一张湿纸巾的事,而是别人可以选择自己舒服的时候愿意无条件给你舒服,就像泠岩心,明明自己也热得要命、累得要命,居然用自己口袋里唯一的湿纸巾给邢清擦汗,邢清看着她,笑着说谢谢,心里暗暗把泠岩心归为自己的朋友。

  “不用谢的,一张湿巾而已”擦了汗问她,“舒服多了吧。”

  很多时候,朋友就是不在乎自己却反过来让别人更舒服的人而已,没什么所谓的赴汤蹈火、两肋插刀,又不是黑社会,哪需要刀啊枪啊的。

  泠岩心把用过的湿巾塞到自己口袋里,继续帮邢清按摩,邢清不让她按,拉起她的手让她好好歇会儿,“你好好歇会儿,20分钟不长,等会儿还得训练呢。”

  后来的训练也都是在哭和笑中度过的,吴青松偶尔会打电话问问泠岩心,问她与同学的相处,问她能不能吃饱,泠岩心偶尔会打电话给徐毅,让她监督吴青松按时吃饭休息。

  泠岩心和舍友的关系都不错,有时候午休,宿舍的人洗了个脸,本该是养足体力的好时候,宿舍的人却闲不住了,一聊起天来就收拾不住了。话题是从罗九月开始的。

  “你们知道吗?都说今年新生比往年多了200人呢,我听其他方队人说,涉外警务专业有一特帅的男生,想知道吗?”

  “怪不得你读的是情报学呢,这速度够快“欧希希开着玩笑,其他人都笑了。

  罗九月接着开口:“说你们跟不上时代都高估你们了,这年头,得情报者,得天下。你们军训这么久了,认识几个人了,我这叫全方位发展,换句话说,我这就是在培养专业技能。““你说的都对,我们也不好说什么。”闫丽笑着应。

  “九月,你九月生,那不是快你生日了,哪天啊,要是军训期间,我们还能免了生日礼物呢”温白莎说了句。

  “礼物你们是免不了了,就算我的生日是这个月,你们之后也得给我补齐咯。”

  “补补补,你说你是要洗袜子还是要洗袜子啊,要不我们晚上睡觉,你就站旁边扇风,嘛,得做做好事不是?”闫丽开着玩笑。

  邢清:“是哪天,到时候我们……”众人投来期待的眼神,“也没礼物送的,最多也就是给你买两袋零食咯”说完众人大笑。

  “你们记住了,9月30是我生日,国庆之后我要收到你们的礼物,没有的就绝交了”说完假装自己气势很足的样子偏了偏头。

  “你是30,我也是30,不过是上个月30,我今年是第二次高考,去年没考上”闫丽说。

  “我也补习了一年”泠岩心补充说。

  “我也是,去年我爸妈死活不让我报警校”温白莎说着她和父母的拉锯战。

  “看来你们都是有故事的人啊”欧希希眼里尽是调侃,“我也不能落后是不是,我可比你们厉害,想我当初,正宗一枚网游少女,高二那年偷偷拿了我妈的银行卡去了上海,就为了和队友去参加一个团体网游赛,结果后来没得奖,反而因为逃课被学校休学,要我在家反省,后来,我妈找了我所有网友的同学,让他们不要和我组队,后来我也就成了一枚好少年,所以啊,我得感谢我的妈妈,把我送进了这么厉害的学校,要是她不去找我的队友,我现在估计不会坐在这儿了”说完自己都笑了。

  “看来只有我和邢清是师妹咯”罗九月还没说完,邢清开口了,“只有你一个人是师妹。”

  罗九月追问,“邢清,你干什么轰动事儿啦?”

  其余几个人也都看着邢清,想知道她又是为什么。

  “高中的时候,我是在F中读的,”温白莎插话,“那所高中的也会有休学的?”

  邢清解释道,“就是因为学校太严,好像除了考上好大学,好像就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意义在哪儿,后来我跟爸妈商量,休学一年,我去支过教,也赶上了西藏暴动,亲眼看过恐怖分子的残忍,后来我因为这事儿,有段时间没缓过劲,后来我重新回了学校,重新上了高二,然后考到了这儿,就是为了当一名警察,保护人民。”

  众人都投来敬佩的眼光,邢清发话,“大家来这儿目的不都差不多吗。”

  大家都笑了,下一个话题还没开始,门外队长发话,楼下集合。

  军训说苦是真苦,一个月下来,能晒黑的都黑了,能瘦的都瘦了,没变的是炎热的天气和身上的汗味,一周基本一次澡,作训服也只有一套。唯一放松过的就是中秋。中秋的晚上没有很多训练,操练场上好几支方队,都坐着,教练发话,说今晚放松放松,来几个节目,有才艺的人就上。

  更新t$最快p上酷匠网

  几个方队聚在一起,上去表演的人不少,有跳舞的、唱歌的,警校生也是多才多艺的,温白莎上去唱歌,平时也没听她唱过,泠岩心她们几个彻底被惊艳到了。

  有人起哄,推出了一个男生,罗九月忙说,“这就是我上次说过那个涉外的帅哥,没骗你们吧,看看人家这186的大高个,阳光的外形。”

  欧希希鄙夷的看着罗九月的花痴脸,“真是丢脸,你要有本事,追啊。”

  “还是算了吧,我以后啊,打算回去的,他可是北京的,隔着这么远,要真在一起了,回家探个亲都特不方便,我们家就我一个,我爸妈会舍不得我的。”

  “你得了,现在什么年代了,又没让你骑马,瞧给你怂的”闫丽笑她。

  “我就是怂,这种男神级别的人物,我过过眼瘾就行了。”

  一曲完了,都起哄要温白莎和涉外帅哥来个对唱,罗九月跟着起哄,欧希希笑她,“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呀?”

  “哎呀,你们能不能好好看节目了,我求求各位姐姐了,你们先让我好好看会儿节目吧,咱多久没看过节目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