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r正版^z首s发3

  泠静英倒下的时候,泠岩心刚上高二不久。泠岩心记得那天早上,母亲在她转身出门前叫住她,“岩心,你不该因为我受伤害的,对不起”,说着眼眶有些湿润,“青松叔叔是个可以依靠的人,你可以信任他,明白吗”。岩心点了点头,转身走出门那一刻,她偷偷擦了眼泪收拾了眼泪说了声妈妈再见。

  下午天空飘起了雨,然后越下越大,世界成了看不清的雨幕。A市的夏天永远伴着雷雨,直到放学雨没有要停的趋势,泠岩心没带伞,跑在报刊亭旁躲雨等着母亲送伞,却没想等到了吴青松。那天吴青松外出执勤,下午接到了医院电话,匆忙丢下工作赶到医院却还是没能见到最后一面。泠岩心记得那天,她看见从车上下来的吴青松没有走过来,就站在那里,撑一把黑伞,雨从地上溅起来打湿了他的裤腿,天灰蒙蒙的,雨下得越来越大,吴青松走过来牵起她的手说带她去见妈妈。吴青松从车上下来的那一刻,他远远的看见泠岩心,他不知道以后这个女孩的人生会变得怎么样,但他会竭尽全力给她保护。

  阴冷的太平间,冰冷的大柜子,从小格子里被拉出来的是泠静英,一具冷冰冰的躯体,发白的嘴唇,深陷的眼窝,有些发紫的脸,泠岩心看到母亲躺在那里,崩溃着挣脱吴青松的手,咆哮、大哭,她不停地叫着妈妈,大叫着要吴青松救活母亲。吴青松抱住她,她挣扎着,大哭着要妈妈,要母亲醒过来,吴青松亲眼看着泠岩心失去母亲,哭得绝望。她还是个孩子,却先后失去了父亲、家和母亲。吴青松把她带出了那里,她大叫着要妈妈。

  泠静英火化那天,吴青松不让她去,泠岩心哭着求他,那么小的孩子,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进了焚烧炉,一直流着泪。母亲被葬在市墓园,旁边葬着杨心的外公外婆,泠岩心不肯走,吴青松看在眼里,陪着她在那呆了一整天,泠岩心回到家夜里就发高烧,一度烧到医生要吴青松做好心理准备。人心死没药治,何况是一个孩子。

  后来,泠岩心退烧出院,每天去母亲的坟前,一去就是一整天,不上课也不吃饭,吴青松请假在家,陪着她,督促她吃饭,帮她请假一个月,泠岩心后来不去守着母亲,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开灯、不开窗甚至不愿意开门让吴青松送饭。吴青松也是那个时候头发开始变白,他拆掉了泠岩心房间的锁,和泠岩心待在一起,陪着她,有时候半夜能听见泠岩心的哭声,有时候她就那样坐在床上,不睡觉也不吃饭,有时候一直流泪,睡着也会被梦惊醒。后来,泠岩心病了,吴青松在医院守着,一刻不离开,请了心理医生帮助她走出来,泠岩心就这样过着最灰暗、最冰冷的日子。吴青松记得那个冬天,泠岩心半夜偷跑到墓园,身上只穿着医院的病服,连鞋都没穿,等到吴青松找到她的时候,她靠在母亲的墓碑前,身体冰冷,意识模糊,如果不是抢救及时,她只能永远坐在轮椅上了。吴青松用着无限的包容和照顾陪泠岩心经历了哪些灰暗得让人窒息的日子。

  经过了心理医生将近一年的治疗和吴青松的照顾,泠岩心开始上学。她重新上了高三,开始为报考警校做准备。每天早上她会早起和吴青松跑步,吴青松在训练上帮了她很多,泠岩心开始改口叫吴青松爸爸,吴青松给了她一个拥抱,笑出了眼泪。泠岩心的成绩一直不太好,她的中学时代充斥了背叛和失去,没办法逼自己忘记这些,心无旁骛的学习。现在她想考警校就得更努力。吴青松给她请了家教在家补习,上班也很规律,几乎都是按时下班,多了些时间陪在她身边。他看着泠岩心的生活回到正轨,他见证她的成长。

  他和泠静英的婚姻其实并不存在。那时他们认识没多久,泠静英胃癌复发,癌细胞扩散,时日不多。她和杨绍贤没离婚的时候就查出来了,那时杨绍贤事业处于上升期,工作忙,她做手术的是一个人去的,她以为就算自己没能扛住,杨绍贤能照顾女儿,后来丈夫的背叛与抛弃让她绝望,杨绍贤是泠静英的初恋,也是她唯一爱过的人,人生永远没什么是不变的,后来她被检查出癌细胞扩散,是她找到吴青松,要把泠岩心托付给他。吴青松没有拒绝泠静英的请求,为了让这件事看起来合理,他主动提议结婚了。这是吴青松对泠静英的承诺,也是对泠岩心的承诺。

  泠岩心明白吴青松的苦心,她看着吴青松对她的好,为了照顾她努力学着做饭,她看着吴青松为自己白了头发,从英姿飒爽的警察变得头发斑白。泠岩心高考过后参加了警校的体测,几个项目泠岩心都达标。走出警校大门,阳光洒在脸上温暖如春,泠岩心太久没好好感受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