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_o匠网:唯}一正}…版“,sC其^p他Pq都}%是dW盗x版x

  透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阳光显得特别刺眼,好像一抬头都会被灼伤,雪蒸发散着一片雾气,又显得那么冷。

  泠岩心身上只裹着一件羽绒服。她走得很急,雪太厚了,没到了她的膝盖,她摔倒了好几次,头发几乎散开了。昨天她接到剧组的电话就赶来了,瑞士和北京差着七个小时时差,她看起来很憔悴,她不愿意看不到他,但是白茫茫的雪让她陷入了崩溃。她又摔倒了,她没有站起来,坐在地上,抱紧了身子,不住地颤抖,眼眶里大颗大颗的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她的手冻得发紫,她本就是冬天不易保暖的体质。阳光从她的眼泪里透出来,此刻雪地里只有她,她就这样抱着身子哭了好久,她的眼泪多得要命,无助的像个孩子。不远处来了一些人,大概是来放置警戒牌的工人,看见这个无助的黑头发女孩,轻轻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子,从包里拿出手套给她带上,再不戴上,她的手可能就冻伤了,泠岩心的手有些失温,动作有些别扭迟缓,她抬头看着面前的人,脸已经通红,眼睛哭得肿了,因为长时间的哭泣,她说话有些不利索,那人看着她,示意她不用讲话,然后拥抱了她,“生活中会有不幸,你得坚强,他不会希望你为她难过的”。

  泠岩心哭肿的双眼已经适应不了刺眼的阳光了,那人带她到了一个暖和的休息站,和她说了再见。后来,泠岩心坐上了回国的航班,她要回到有他的地方。

  下飞机的时候,泠岩心抬头看了看,天很蓝,蓝得像海,风轻轻地掠过脸上,阳光依旧很刺眼,泠岩心闭着眼,感受风拂过脸颊的触感,然后重重倒在了地上。机场的工作人员叫了救护车,救护车很快送她到机场附近的医疗处,泠岩心因为睡眠不足、伤心过度在医院昏睡了一整天,然后因为着凉发低烧。

  齐漫看到新闻立马打电话给泠岩心,听到护士说她在医院,立马请了假到北京。她了解泠岩心,她从来不会主动把自己的难过告诉别人,对父母更是报喜不报忧,出这么大的事,她必定独自承受,她不希望泠岩心孤单,平时工作不在一个城市,彼此也很忙,但至少这种时候,她无论如何会陪在她身边,哪怕不能给她安慰,但是有人陪在身边,她至少不会觉得孤单。当她知道泠岩心要结婚,她是不信的,也是担心的,不信有那么适合她的人出现,她很好,但她怕别人对她不好。

  到医院的时候,泠岩心正挂着点滴,她抬头看到齐漫那一刻,眼泪瞬间模糊了她的双眼。齐漫强压着情绪,她需要给她依靠,而不是相拥而泣,她走过去抱住泠岩心。她从没看过泠岩心这么脆弱,当初泠岩心经历了那么多事,泠岩心都是一个人挺过来的,那些别人的言语和挖苦,泠岩心都扛过来了,一个人,一次都没在她面前提起过,齐漫是偶然路过心理咨询室,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开心不起来。此刻她面前的这个泠岩心比任何时候都脆弱。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帮她,或许泠岩心自己能扛过来,但没了宋辛聿的泠岩心……齐漫不敢想,失去一个人的感觉会持续多久。

  泠岩心第二天就出了院,出租车上播着罗志祥的《自我催眠》:我想要学会自我催眠,痛觉会少一点,潜意识作祟,想着想到失眠,我躺在没有你的房间,寂寞更加明显,我渐渐地自我催眠,却回不到从前,我想要学会自我催眠聪明再多一些潜意识作祟想着想到失眠我走在没有你的世界却走不到永远我渐渐地自我催眠……世界还是原来的样子,窗外还是拥挤的人群,北京的天好像如常,只有她没了他。

  到了家,泠岩心掏出手机放在抽屉里,她习惯把手机调到静音。齐漫让她去洗了个澡,帮她吹干头发,让她坐在沙发上休息会儿,然后进了厨房做饭,齐漫端菜出来的时候泠岩心不在,留了字条说去接十五。泠岩心把十五寄养在一家认识的宠物店,十五很聪明,像是看出泠岩心心情不好,一路上乖乖的,直到路过的公交车上贴着宋辛聿的海报,大叫着追出去。泠岩心拉不住十五,松掉了绳子,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快到午饭时间,路上有些行人,有个女孩走过来递上了纸巾,问她怎么了。泠岩心搽了搽眼泪,“十五跟着公交车跑了”。女孩笑了笑,“是不是630,我上次看公交海报是宋辛聿的海报,我家的狗也是叫个不停,你也是宋辛聿的粉丝吧,这狗跑了有一会儿了,你估计到打个车到下两站看看,狗丢了你恐怕更伤心”,说完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