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龙虞琦的惨状,顿时让某白心情大好,于是。。她中午多吃了一碗饭!

  听墙角三人组,完全不能理解,白芷寒到底是怎样做到,外表看起来辣么女神,其实完全是一个逗逼的!

  尽管他们早就见识到了白芷寒的吃饭的“迅猛”,但是,他们实在是忍受不了有许多旁边桌子的人,奇怪的看着他们。

  而慕寻辰反而觉得,小狐狸这样,很可爱!

  于是在某白毫无形象的大声咀嚼中,还有一位男子微笑得看着她!

  众人又在邻桌奇异的目光下起身,继续前往“上古学院。”

  ......“嘿!我给你唱首歌吧!”上古学院越来越近,白芷寒的嘚瑟的心情也就越来越明显了。

  {√更_)新o最R快l9上酷hp匠网

  于是,她就对某辰提议自己要唱歌。

  被点名的某辰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开口,“好!”

  白芷寒扯开嗓子开始唱。

  “今天是个好日子啊!知心的话儿不要讲......”

  慕寻辰愣了足足有一柱香的时间。接着开口。“小狐狸,你这首歌,真。。真。。”

  “真好听是吧!”白芷寒毫不犹豫的接了话。

  “真特别。嘿嘿嘿。。。”某辰在白芷寒杀人的目光下咽了一口唾沫。

  正在行驶的马车又突然停了下来。

  正在洋洋得意的某白又被慕寻辰拉了一下,若不是慕寻辰拉她的这一下,恐怕她又要摔成狗吃屎了!

  白芷寒怒了“又是哪个傻袍子啊!”

  可怜的车夫被吓到了,“是,是上古学院到了。”

  “哦。”火气依旧不减。

  正回头看到了慕寻辰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为了泄恨,一巴掌呼了过去。

  于是,嘲笑人的某辰,又挨了一巴掌。

  白芷寒又在慕寻辰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臭屁的她,果然没有忘记自己的人生宗旨“万事先装逼!”

  于是,某白“着陆”后,先是捏起自己的一缕头发,然后找到风的方向,面风而站。

  撩了一下头发,“姐果然只是个传说!”

  这下,众人都看她了,只是目光都带着些鄙夷或者可怜。这么一个绝色美女,竟然是个疯子!太可惜了!

  白芷寒立马兴奋的无法表达。赶紧站到人群的最前面,扯起自己身后一个人的袖子,踮起脚尖,向远处眺望。

  还模仿猴哥举起一只手观看。

  被她抓着袖子的人,面部僵硬,嘴角和眼角抽的说不出话来。并且更加嫌弃的看着某白。

  慕寻辰的表情是没有表情,他已经麻木了。。

  听墙角三人组刚下了马车,赶紧一溜烟的跑上马车,飞快的向前飞驰,离白芷寒足足有五百多米之后才停下来。

  因为他们认为他们丢不起人!

  所以,他们就只能尽量离白芷寒那个疯子远一点。

  白狐一巴掌排上自己额头,哦!这一切都是幻觉!是的!

  某白就这样站着,大约站了有一盏茶的时间后,才转过头。对着大家同情连带鄙夷的目光,装逼的开口。

  “据姐精细的观察,前方,安全,前进!”

  然后自己猫着腰跑了起来,跑着跑着还做了一个前滚翻,让自己看起来更潇洒一些。

  在滚的过程中,还顺便捡起了一截树枝,别在腰间,完全是当枪使了!

  众人就这么安静了下来,静静的看着某白翻滚,他们觉得,有一只乌鸦,在头上飞过,并发出声音!

  白芷寒大爷自然感觉到了身后一丢丢声音也没有,臭屁的她认为,一定是她太潇洒了,以至于大家都不说话了。

  于是。大家的麻木换来的是白芷寒的变本加厉,她先像特工一样,撩起了裙子,绑起来,行动更方便,躲到一棵树后面。

  爬了上去,瞭望一会,又跳了下来。众人就这样脑袋随着某白的移动而移动。

  “驾!”终于,某白和某辰的车夫都忍不了了。驾车而去,慕寻辰看着马车尘土翻扬的背影,顿时感觉自己望尘莫及。

  其实车夫也不知道自己要跑到哪,只是知道,他宁愿不要那个钱,也不愿在这儿丢一点人,他要用行动表明――他不认识他们!

  这下,只留下慕寻辰一个人荒凉的背影,麻木的看着“装逼”中的某白。

  当然,某白还是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惹人嫌!

  她着陆后,开始前滚翻,后滚翻,测滚翻......各种滚翻。

  现在所有人都一脸麻木,除了白芷寒!

  “砰!”白芷寒好像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哎呦!”白芷寒疼得忍不住叫出声。

  然后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怒视着阻碍自己翻滚的人。

  “呵......”眼前的人轻笑出声,魅惑的声线撩拨起了某白的热血。

  白芷寒愣住了。

  眼前这个男人,肌肤如凝脂般,待人采摘。狭长的丹凤眼微微挑起,光看这眼,就是一个极为难得的美男子。最妙的是他眼角处一点泪痣,灼灼发光。让他魅惑中,带了几分怜惜。

  如果说慕寻辰是水中浮出的妖,那么眼前这个男人,就是画中走出来的人!

  白芷寒先是深呼吸几口,憋住了将要喷射出的鼻血,想要保持形象,时刻准备装逼!

  冲着这个像画中走出来的人,大吼出声。

  “你笑什么笑啊,你知不知道,你阻止了姐潇洒的翻滚。”

  “怎么,朕要取笑取笑你,还需要你的准许,你算什么!”君浮殇不满的开口。

  “那姐要问你,你算什么东西。”白芷寒怒了。

  “朕乃本国国君,要来看看招生的情况。”君浮殇昂起了头。

  白芷寒一撇,这货身上的衣着,一身精白的龙袍,袖口暗绣着翱翔的金龙。腰间束着玉带,配着豪无瑕疵的玉佩,洋洋洒洒的刻着“君浮殇”。

  看来真的是个国君。

  可是这货看起来好像比自己还会装逼,自己应该拜师学艺一番!嗯!

  于是,那怒气冲冲的脸立马变成了一副献媚的样子。

  “小殇殇,我们做朋友吧!”那眼睛好像再说“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君浮殇不屑的看了一眼满眼对金子渴望的某白,冷嗤一声。

  眼中充满玩味,正要开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柒小七.说: 正要开口说啥呢,说啥呢,咳咳,明天揭晓! 郑重声明,君浮殇是男儿哦!男二出场辣!鼓掌! 昨天小柒很累,没有更,抱歉思密达,今天去看学校,更累,但还是努力更了,为了每天签到看文的宝宝们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