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属下是教主派来保护你的!”冰冷的声线响起。

  正在愉快的收拾行装的白芷寒抬眸,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散发着冰气的女人。

  仔细一看,是个冰山美人啊,嘎嘎嘎嘎......瞧瞧,挺巧的鼻梁,能冻结一切的冰冷的眼眸,一身孤傲的气质,一袭紫衣。

  “白芷寒开口问。”耳尖的她听见了那个女人自称属下,而不是奴婢,想必也是个暗卫吧。那名字一定很恶俗!

  是叫莲儿啊还是菊儿啊,再不济,也要叫个月儿吧。

  “属下叫白狐。”冰冷的回答,其实仔细看还能看见她的眼角微抽,不是说她自恋,但那个人为什么要这样猥琐的看着她,她感觉好恐怖!

  “好。”白芷寒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子。

  “以后,你就是我的人啦,你以后叫我姐就好了!小姐显得我多么的娘!”

  白狐忍不住嘴角也抽了起来,这特么还是个女人么!

  白芷寒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把她所有的有价值的东西都带上了。包了整整好几个大包袱!

  ......第二天,白狐和慕寻辰以及来送她的季疏昀,御风清包括不请自来的君曦老大爷,都一脸不可置信的瞧着眼前这一大堆的包袱。

  慕寻辰抽抽嘴角,忍不住了“小狐狸,你一定要带这么多吗?”

  “那是当然了!没有他们姐活不下去!这可都是生活必需品呀!”

  慕寻辰极为不相信的看了一眼白芷寒,他从装不了这么多东西撑开的包袱中看到了字画和一些玉器。

  谁特么能告诉他,小狐狸的生活中怎么用的到那些明字画和玉器,她是用来吃还是用来喝!

  “矮油。。小辰辰,你就让人家带着吗!”

  慕寻辰本来是想留一些带有她的气味的东西用来怀念的,可是她,几乎把整个屋子都搬空了!

  最要命的是,自己又受不了她的“矮油”!于是某辰从下人手中拿过一个空间戒,递给白芷寒,把东西都放这里面吧。

  白芷寒一看就知道这一定是传说中的空间戒了。也不客气的接过。把包袱解开,一件一件拿出来,又装到戒指中去。

  装着装着,瞄了一眼白狐,“愣着干啥呢,快帮帮姐!”

  白狐边装遍抽搐着眼角和嘴角,因为她从包袱里找到了白芷寒把床卸了之后的零件,还有蜡烛,甚至连砚台,被单,屏风上的布也被拆了!

  最终,白芷寒满意的装好了自己认为应该装上的一切,满意的朝慕寻辰抛了一个飞吻,扯着白狐走了。

  慕寻辰看她走后,走进了屋子,却发现,这间屋子好像被打劫了一样,只有一个屋子的框架,里面真的,啥都没有了!

  在马车上,白芷寒砸吧砸吧嘴,她受不了这么沉静的画面。

  以为白狐就像是一个木头桩子一样,杵在她旁边,而且离她越近,她感觉越冷!

  “你也是狐狸变来的?”闲的发霉的某白咂吧完嘴后忍不住找话题。

  “不。”没有一个多余的字!

  “那为啥你叫白狐嘞?”白芷寒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属下不知。”然后撇过脑袋,显然不想再讨论这个无聊的问题,她怎么知道她为啥叫白狐!

  于是无聊至极的白芷寒大仙儿忍不住睡着了。

  白狐见天色暗了下来,使劲把白芷寒摇醒,然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暗沉的天空。

  白芷寒忍不住翻个白眼,懒到家了,连话都不想说!也不知道会不会憋出口臭来嘿嘿......白狐实在不忍心看着白芷寒那猥琐偷笑的模样,而且一点都不像“偷笑”,因为她早就发现了。所以她就率先跳下了马车。

  如果一个人在你旁边一直嘿嘿嘿的笑,笑着笑着在猥琐的抬头看一看你,是个人就知道那个人实在笑你!众人听到声响抬起头,不由惊艳,当真是个冰山美人!

  白芷寒瘪了瘪嘴,什么属下吗!嫌弃自己干嘛表现的那么明显,自己不就笑了笑吗,切,小气小七哼!

  想着也跳下马车。

  众人抬头,简直忘记呼吸。只见女子白衣出尘,似仙人又非仙人,似妖非妖,夺走了天地的光滑,那冰山美人,简直不值得一提。

  然而白狐又不在意,转身走入客栈,白芷寒小盆友也屁颠屁颠的跟上。也不忘给身边的百姓笑着打招呼,就差说一句“同志们辛苦了。”

  然而粗线条的白芷寒没有发现身后一道怨毒的目光。

  她走后,身后一位粉衣女子咬了咬牙,可爱的面容因生气而充满戾气。她堂堂赵国公主龙虞琦,被赞成天下第一美人,走到哪不是焦点,今日却被夺去了。

  她不甘心!想着迈着狠戾的步伐朝客栈中去。

  白芷寒心痛的交了钱,拿着房牌正要走,却听见一阵蛮横的女声。而且她感到有人抓着她!

  回头一看,只见一粉衣美人,娇小可人的样子,蛮横开口。“不管,本公主就要住那个贱人的房!”说着指了指白芷寒。

  白芷寒心中很不痛快,她最讨厌别人不尊重她了,前一阵浅芈原叫她贱人,就被自己忍不住拍到了墙里,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人把她抠出来。

  白芷寒极为淡定的开口。“大婶,请你不要大声喧哗,难道你老人家不知道你有口臭吗!”

  龙虞琦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倒。大婶?她才十六岁的年纪,正值女子最美好的年华!而且,她不可能有口臭!

  众人看她的蛮横早就看不惯了,想着都笑了出声。

  龙虞琦的脸红一阵紫一阵,警告的看相白芷寒,正要开口。

  最q\新章.节+上6p酷匠网

  却听见白芷寒噎不死人不罢休的声音。“大婶,你能不能别用那种便秘的表情看我,我还没吃饭呢!”

  这下,众人都被恶心到了。

  龙虞琦气的指尖发抖。便秘?她?

  气的她抽出了腰间的箭,这乃金刚石所造,她就不信刺不死那个贱人!

  想着拿起剑冲了过去。

  白芷寒凤眸一眯。“凤鸣凰啸――万物皆归”。

  龙虞琦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那剑前一秒还在自己手中,下一秒就在白芷寒的手里!

  白芷寒似不经意间,噙着一抹嘲讽的笑,先将对折。

  “啪”金刚石打造的剑,就这样。。断了。

  龙虞琦肉疼的要死,这是自己大哥给自己的,平时自己把它当宝,今天却莫名其妙的被一个贱女人给。。折断了。

  白芷寒好像觉得玩得还不够,捡起断掉的剑,一下一下对折,让剑断成了一块一块。

  内行人都知道,弄成这样,这剑,是恢复不了了。

  白芷寒那噎死人的声音又响起。她环着胸,大咧咧的开口。

  “我说大婶,中国那么多武器,你练什么不好,偏偏要练剑!练剑就练剑吧,还练的那么好,小女子简直佩服,您这是练到了剑与人合一的境地,简称‘剑人’(贱人)!”

  说完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招呼了一下白狐。“白狐,咱们走!”

  而此时白狐一脸惊讶,嘴大张着,这样也行!

  两人消失后,龙虞琦才反应过来,恼怒的跺了跺脚,大吼“本公主要去找大哥,让大哥出兵弄死你个贱人。”

  憋着泪花,忍者周围人的嘲笑,正要走出门。

  那熟悉而又讨厌的声音又响起。“大婶,姐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以后少说话,您可是有口臭的人啊!”

  “砰”龙虞琦被门槛绊倒摔了一个狗吃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柒小七.说:

白狐“不错呦!”

某白“矮油......”扭捏着。

白狐“属下要去出恭!”

小柒“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