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浅芈原拍到墙上直到抠不出来!

  众人此刻的心情都很复杂,不,准确来说是四大护卫的心情很复杂。

  他们只要想想过不久就要面对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傻笑和互相抠耳屎,就想要自尽有木有。

  但是教主说过“好死不如赖活着”那么他们就丢脸的活着吧。但是他们一想到自己将面临众人的目光,就。。好丢人啊呜呜!

  虽然护卫们驼的人由一个变成了两个,但是他们依旧飞得很快。

  而白芷寒大爷正在幸福的享受着某人的伺候,并且吹着凉风。

  某辰剥了一粒葡萄,轻轻放到了白芷寒的嘴里,白芷寒不小心舔到了他的手,于是,某白的老脸又红了,而某妖孽笑得很开心,可是耳根子还是红红的。

  慕寻辰好像一刻也停不下,又给白芷寒到了一杯茶,用内力捂暖了,再喂着白芷寒大爷喝下去。

  又小心翼翼的把自己认为好吃的糕点放到白芷寒的嘴里。看着小狐狸享受的小模样,他也幸福的笑了起来。因为爱她,她开心,自己也就高兴了。

  四大护卫们此时都希望自己是一个瞎子,看不见自家教主那个婆婆妈妈的模样,看不见两个人调情的模样!

  ......终于,在四大护卫无比苦逼的的情况下,牢房终于到了。

  他们看到牢房,就像看到了家一样亲切啊!呸!想什么呢!牢房怎么能是家!

  牢房门口的护卫们,先是看见了空中飞着一个非常拉风的轿子,然后缓缓降到了他们面前,然后,又呆呆地看着抬轿子的四个人,把他们都打晕了。

  白芷寒内心是非常诧异的,这些侍卫傻了吗!

  于是白芷寒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能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当然此刻慕寻辰还是极为不要脸的牵着白芷寒的爪爪。

  白芷寒没有反抗,就由他这样握着,只不过脸红了。

  某妖孽看见小狐狸的脸红了,笑得很开心。他瞬间觉得自己的心被填满了。

  “脏!”越向里走,血迹越来越多,也有些许阴凉的气味。有洁癖的辰宝宝直接说了出来。

  白芷寒想了想,这样一个洁癖的男人,能为了自己进这样肮脏的地方,只是为了陪着她,倒也委屈他了,想着心里也就愧疚了。

  一把拽过慕寻辰,踮起脚尖,用极其温柔的语气,说:“委屈你了,辰宝贝儿!”然后在他白瓷般的脸上使劲啵了一口。

  慕寻辰原本郁闷的心情也好了起来,摸着自己的脸傻傻笑了起来。

  恰巧看见这一幕的浅芈原狼狈的瘫坐在地上。牢房的门打开,不,准确来说是被慕寻辰宝宝一脚踹开。

  其实,他完全可以让他的手下踹开,至于为什么一定要自己踹开,也许就是因为,自己想要在白芷寒面前耍帅!

  白芷寒赞赏的看了一眼慕寻辰,慕寻辰暗示意味的指了指自己另一边白瓷般的脸。

  白芷寒想也没想,又一口啵了上去。瞅着慕寻辰一脸幸福的小模样。

  但是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大步走向浅芈原。大声朝她吼“你!为什么要害我!”要多粗鲁有多粗鲁,要多凶狠有多凶狠!

  然而慕寻辰轻笑出声,他觉得他的小狐狸可爱极了!

  “哼!”浅芈原满不在意的哼了一声。“你,没有什么值得我浅芈原下手的”说着高傲的抬起了下巴。

  “只不过,我看辰师兄对你这么好,心存不甘!”

  白芷寒生气的扫了一眼慕寻辰,眼神曰:你看,我被害,都是你这丫的害的!

  慕寻辰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嘿嘿。

  “浅芈原说完突然笑了起来。十九年了,我跟在他身边十九年了,我始终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能爱上我,我哪里比不上你这个贱人!”

  白芷寒先是猥琐的摸了摸自己那不存在的胡子,原来慕寻辰这丫十九岁呀,自己十七岁,刚好相配吗!嘿嘿。

  X'最U新o‘章节上$酷Y1匠(v网

  等等,她怎么好像听见浅芈原骂自己贱人,回头也看见慕寻辰眼中杀人目光瞪向浅芈原,看来他听见了。

  给了慕寻辰一个眼神,先稳住了他,表示自己来解决。表示辱骂自己的人会受到“特别”的待遇!

  “你刚刚骂姐贱人是嘛!”白芷寒痞痞的开口。

  “是又怎么样!”浅芈原又高傲的昂起了自己的下巴。

  “看你那副臭屁的样子,你说,把你印到墙里怎么样?”白芷寒笑着开口。

  你试试!浅芈原警告的回视白芷寒。

  白芷寒早就闭上眼。凤鸣凰啸――风起天阑!一巴掌把浅芈原呼到了墙上。

  那力道,竟然让浅芈原真的镶嵌到了墙里面,一旁的暗卫想抠,发现自己根本抠不出来!看白芷寒的目光也变得惊恐起来。

  浅芈原本人是非常难受的,她想张嘴,也张不开,根本说不了话,而且她还感觉自己流!鼻!血!了。最怕血的她,晕在了墙上。

  白芷寒拍了拍手,“你以后还是不要肖想我白芷寒的男人”说着拍了拍慕寻辰的肩膀。

  慕寻辰面露喜色,这个小狐狸已经开始维护自己了!有希望!有希望!

  白芷寒再三确定浅芈原被拍到墙里面抠不出来之后,带着自己的“弟兄们”大咧咧的回去了。

  这次,她主动牵起他的手,别人肖像她的准男友,这让她很不舒服。

  一定要找机会让这丫彻底跟着自己!

  回到魔君府后,慕寻辰一整天都挂着幸福的笑。让人不忍直视。

  然而他的四大护卫在魔君府门前做着此生最丢脸的事,互相傻笑,互相抠着耳屎。没有之一!

  暗卫们顿时不想认他们的头头了!

  但他们的教主大人因为心情好,所以让他们只用站一天。

  但是,一天也很丢脸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柒小七. 说:

小剧场

某侍卫“报告大人,浅芈原真的抠不出来了!”

某大人“那就让她在墙上画押!”

某白“嘿嘿”

小柒“真可怕!”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