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白芷寒就被下人们叫了起来,但下人们说什么她只会“嗯嗯”的应。因为她根本就没有被叫醒。不过是凭借身体本能而做出判断罢了。

  她不知道下人们为什么要给她穿衣服,也不知道给她穿了什么衣服,就感觉自己在睡梦中被摆布着。但她内心的愤怒还没有超过沉沉的睡意。

  然后她又被下人扶着站了起来,内心的愤怒终于超过了睡意。她白芷寒容不得别人对她随意摆布。一甩手挣脱了所有的人。

  “啊!”侍俾们莫名其妙的就呈抛物线飞了出去。

  “搞什么嘛,”白芷寒甩了甩手,她却看见了自己手上的云袖。

  是纯白色的,纱制的云袖细细摩挲着修长的玉臂。网孔之中透出了比云袖还要白上三分的若隐若现的玉臂。

  她走到镜前,依旧是一身白,深深浅浅的白勾勒出不同的层次。里层是纯白的吊带裙,外层是乳白色的纱衣。缥缈如仙人,不可触及。

  自己的脸上也被画了浅浅的妆容,眼尾处向外延出淡淡红色的眼影,樱唇则被染上了妖冶的红,腮红也显出几分女儿态。

  这身是妖冶与纯净的结合,在她身上,不冲突,反倒显得美三分,艳七分。在一定程度上与那妖孽有点相似。

  慕寻辰踏步而来,他依旧也是穿一袭白衣,谪仙般的形态,桃花眸眯起,妖孽般的容貌。

  他见到白芷寒的一刹那,不由被惊艳,没想到小狐狸打扮起来也能让他着迷。

  朝小狐狸伸出手,白芷寒见他一脸笑容,竟然走了过去拉住他的手。她的手是温热的,他的手是更为炽热的。他紧紧的握住她的手,不肯放开,她跟着他的步伐,一齐向前。

  走了大约有十步,反射弧奇长的某白才反应过来。靠!他中了美男计!

  于是某白想要使劲挣开脱他的牵制。可是无论她怎么使劲也挣不开。

  “慕寻辰!你给姐放手”

  。%更新“#最快上y)酷(J匠#a网

  某妖孽依旧微笑牵着她的手向前。

  “姐告诉你,姐是看在那十盘糖醋里脊的份上才不对你动手的!”不过条件是什么来,原谅她又忘记了。。

  “那还要看你能不能第一名了”某辰终于是开了口。

  “什么第一名”白芷寒赶紧问。

  “赏花会里表演第一名啊,你不会忘了吧!”某辰故作惊讶。因为他觉得小狐狸不可能忘了,应该只是装傻吧。

  但是他真的是料错了,白芷寒是真的忘了。

  “哦哦,我怎么可能会忘了呢,是吧。嘿嘿........”某白尴尬的笑了起来。

  “吼哈哈嘿嘿嘿哈哈哈”白芷寒发出各种奇怪的笑声,某辰也听的头皮发麻。

  “行了别笑了!”某辰揉着太阳穴开口。

  “咳。”意识到自己失了态,某白尴尬的开口咳嗽了一声。

  某白被某辰牵着坐上了超级豪华的马车,感叹慕寻辰果然是个土豪。

  而御风清也坐着自己的马车跟在慕寻辰后面。

  -------------------朕是白芷寒很懵逼的分割线------“慕容兄,你好啊。季兄,别来无恙......”作为宴会的主人。君曦正亲自站在门前接待每一位客人。而浅芈原也站在他身旁。

  不久,君曦就看见了最为奢华的轿子,脸上的笑容有了温度,徒弟来了。

  马车门开了,浅芈原赶紧亲自迎上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身素白,谪仙般的形态,妖孽般的容貌。是师兄。

  “师兄”浅芈原兴奋的大声开口。

  “嗯。”慕寻辰眼也没抬一下,轻轻应。然后将温柔的的目光投向马车里面。用手轻轻牵出佳人的手。

  而浅芈原看见的是自家师兄的修长的手里,紧紧握着一只葱白的玉手,很显然,是个女人。浅芈原的妒火涌上了心头。

  虽然十几年来师兄一直都没有接受她,但是,师兄身边唯一的女性就只有她,她一直认为她还有机会。只要坚持就好了。

  可是这是,师兄却牵着另一个女人,她心中仿佛有上千蚂蚁啃食,难受极了。

  白芷寒在慕寻辰牵着下,跳下了马车,却看到一个撅着嘴快要哭出来的女人。

  一袭轻盈的浅绿色,大大的无害的眼睛,琼鼻,樱桃小嘴,发髻梳成侠女风范。

  “你抓着我师兄做什么!”

  浅芈原也打量着眼前这个人。与她师兄一样白衣出尘。魅惑妆容,谪仙形态。像误堕入凡间的仙子,更想水中浮出的妖孽。她看着看着经有些出神。

  白芷寒心中流泪。是你师兄牵着我,挣都挣不掉啊,妹妹!

  慕寻辰没有打算搭理这个无理取闹的小师妹,紧紧牵着白芷寒就走。轻轻开口介绍。“小狐狸,那是我师妹浅芈原。”

  “哦,”失落开口,心中有些空落落的。

  在浅芈原愤恨的目光下,慕寻辰理所当然的一直牵着白芷寒,白芷寒在浅芈原杀人的目光下,都快要哭死了,她快被冤枉死了!

  季疏昀不知道怎么的,也坐在她身旁,一个劲的给她抛媚眼。她好煎熬,一边是媚眼,一边是杀人的目光。

  迟到了的御风清故意挤了挤浅芈原,将她挤的离白芷寒远了几分,又赶忙一屁股坐在了浅芈原的位置上。浅芈原只得冷哼一声,做的远了点。

  白芷寒感觉那啥人的目光远了几分,就朝御风清这个好朋友眨了眨眼,而御风清也朝白芷寒眨了眨眼。

  “咳!”慕寻辰感觉小狐狸被他人看,不舒服,很不舒服,就咳嗽了一声。

  白芷寒与御风清一齐看相慕寻辰。“本座嗓子痒痒”慕寻辰尴尬极了。

  “我宣布,赏花大会现在开始!”君曦笑容满面的开口。也打断了这三人的思路。

  “我们进行第一个程序,表演,就是每个人都要表演。现在是推荐时间,被推荐的人要第一个表演!”

  “我宣布,开始推荐”

  现场是十分安静的,人们都在考虑到底要推荐谁。

  “慕寻辰!”清亮的声音响起。开口的人是浅芈原,她挑衅的看相白芷寒,作着口型“你敢吗?”

  君曦的脸也黑了,谁不知道慕寻辰这小子回回倒数第一,浅芈原不是想要丢他的脸吗!

  白芷寒回之的是睥睨天下的笑容。有何不敢!她白芷寒前世乐器皆通,爵士舞,芭蕾舞......什么舞蹈她不会!

  接着在慕寻辰期待的目光下上了台。面对的是众人戏谑的目光。“放心吧,不会让你丢脸的!”暗下决心。

  慕寻辰看着很是欣慰,他不求能第一,毕竟这会中都是睥睨天下的人,节目自然都是极品。只要她肯为自己上去,就足矣。

  根据要求,乐师将随意弹奏曲子。

  红唇微勾,是“惊鸿一瞥”刚好,自己前世跳过这个舞,还凭借这个舞赢得了国际大赛中的冠军。她改编过的舞步,融合了古典与时尚因素。

  今天姐就给你们这群土包子开开眼界。

  背过身去,身体宛如一条灵活的水蛇,随着节奏扭着腰肢。是肚皮舞。

  放肆甩起云袖,腿也随着节奏扭着,是民族舞。

  昂起脑袋,双手水平摆放,双脚踮起,摇摆着妙曼的身姿,是天鹅舞。紧接一手举起,一手放下,围着高高举起的手转着圈,是孔雀舞。

  此刻,舞台是她白芷寒的天下,她早就把所有舞种混合在一起,尽展芳华。

  人们眼中有的只有惊艳。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舞,那个女人在舞台上不断变幻身姿,颠覆了传统的舞种。

  慕寻辰轻笑。小狐狸,我好像为你沉沦了呢。

  季疏昀眼中闪过志在必得的目光,女人,本殿下一定要得到你,只让你为我一人而舞。

  御风清眸中复杂,除了友谊的目光,还掺杂些他不懂的东西。

  而浅芈原心中妒火更甚,这个可恶的女人!

  一舞终,当所有人认为她该回来时,她却一把抢过乐师的琵琶,反手弹了起来。潺潺乐曲如流水奔出,这是他们从未听过的歌。

  所有人眼中惊艳,这世界上,能反手弹琵琶的绝对不超过两人,没想到,他们今天有幸,能在有生之年看见反手弹琵琶之人。

  “月舞云袖”是她最擅长的乐曲,一曲终。众人惊讶的忘记鼓掌,慕寻辰带头鼓起了掌,众人也卖力鼓掌,他们今天来,值。

  白芷寒在众人的目光下,缓缓走向慕寻辰身旁坐下,眸中含笑。两人相视而笑。说不出的默契。这让浅芈原嫉妒红了双眼。

  慕寻辰又主动牵起了白芷寒的手,一起看着接下来舞姬的表演。两人坐在一起,好不和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柒小七.说:

小剧场

某白浅:浅芈原,千米远,哈哈哈

浅芈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