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过后,齐国的老百姓们,饭后闲谈的话题多了两个。

  第一个就是他们齐国的太子,季疏昀的支柱企业,作业莫名其妙的在一场大火之中变得惨不忍睹。太子殿下当时的表情十分扭曲。而他们一直在纠结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

  甚至有人觉得是太子殿下拈花惹草太久了,招的仇恨值太多了,引起了民愤。

  这第二个就是,人人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竟然破费在夜衣纺破费为五千多手下买了棉衣。他们做了许多猥琐的猜测。例如,魔教教主爱上了他的手下,就破费为他全部手下买了棉衣为她涨面子。

  再例如,魔教教主的手下们全部染上了风寒,无一幸免。

  要是让白芷寒知道人民群众们的想法,她可能会狠狠感叹一番。古人已经这么开放了吗?

  ........另一边,魔君府中――――白芷寒大爷因为实在不适合打扫,于是慕寻辰头疼的给她换了一份工作。为慕寻辰从厨房端菜,在亲自送到他桌子上。说高雅点,是贴身侍俾,说白了,就只是一个运菜工而已。

  而白芷寒却很高兴,对于一个资深的吃货来说,她可以天天跟她最爱的美食呆在一起。而且只要在那妖孽吃饭前起床就够了。

  想想就觉得好幸福呀。矮油~第二天一大早,白芷寒就被叫了起来,现实比想象残酷多了。

  换上了浅绿色的衣服,像绿油油的菜,她看看自己就觉得好恶俗。一旁的侍俾一直在她耳边叨叨,教主是有洁癖的,一定要小心。

  艳阳高照下,白芷寒手中拖着一个极重的盘子,但是她丝毫不觉累。艳艳阳光下,甚至有人能够看见她嘴边的晶亮的液体。慢慢的滴下来。

  白芷寒赶紧一摸,把口水擦掉。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最爱的菜,金灿灿的糖醋里脊。

  跟着仪仗的最后,旁边有自己最爱的菜,白芷寒很是幸福开心。

  但不一会,她就不得不跟自己最爱的菜分开了。到了慕寻辰的寝宫。前面的宫人一个一个将菜摆放,很快就轮到了白芷寒。

  慕寻辰坐在座位上,迟迟见不到自己最爱的菜摆上,不由疑惑地抬头,却看见某白捧着自己最爱的菜流口水。

  “小狐狸”自从他被白芷寒算计过后就喜欢叫她小狐狸。因为她是狐狸变来的,也狡诈的像一个狐狸。

  见那个女人还是没反应,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最爱的菜,看来她也喜欢这道菜啊。但是,自己就喜欢跟她抢。

  “小狐狸,把本座最爱的菜还给本座!”气鼓鼓的出声,就像一个被抢了糖而生了气的孩子。

  “不要!”白芷寒也是气鼓鼓的回话。

  众侍俾们汗颜,这是在玩哪一套啊!?

  “小狐狸你快还给本座,本座饿了!”

  “奴婢也饿了,奴婢也没有吃饭!”白芷寒磨了磨牙。

  “本座是教主,本座先吃。”

  “教主应该以民为贵,让奴婢先吃吧!”

  “小狐狸本座再说一遍,本座是教主。”

  白芷寒冷笑,这颇有‘我爸是..’的风范嘛。“启禀教主,奴婢就是死也不会交出这道菜来的!”某白抱紧了那道菜。

  =w酷匠;X网首&发M…

  “你们给本座抢过来!”众暗卫们汗颜,教主这是让自己跟一个女人,抢菜。三下五除二,白芷寒哭着被抢走了菜。

  还被拖到了门口,挂着两条面条泪,看着贱人辰品尝那道糖醋里脊。还得听着某辰是不是感叹一句,真好吃之类的。

  某辰看着白芷寒哭丧脸与流口水并存的表情,吃的非常香。下人们奇异,教主好像从来都没有在早饭吃那么多。

  于是,两人就这样对望着。

  一人,凤眸微眯,眼含不甘。

  另一人桃花眸挑起,无限得瑟与风情。

  “哎呀,我错过了什么嘛,堂堂魔君怎么跟一个侍俾杠了起来”玩笑的声音响起。

  吃饱喝足的慕寻辰在白芷寒不甘注视下,朝那人走了过去,拍了拍那人的肩头。“御兄,久失远迎!”

  御风清,玉峰派长老,却只有十九岁的年纪。君子之名远扬。

  白芷寒回眸一看,果然是君子如玉,朗朗星眸,浅浅云眉,硕长的身姿。一席蓝色长衫,发髻也是随意的挽起,像水墨画中走出的人儿。

  结果御风清行为却极为豪迈随性,大步向前,一把揽住了慕寻辰,显然慕寻辰对他的行为有些不悦,皱起了眉头。

  然而这情景却让猥琐的白芷寒无限在心中幻想……御风清多年来一直在追求慕寻辰,结果慕寻辰也是一冷美人,迟迟不肯接受。

  “嘿嘿嘿嘿嘿......”想着白芷寒猥琐的又笑了起来。这让正在交谈的慕寻辰和御风清怎么样也忽视不掉她了。

  感受到了他们注视的目光,干笑一声“没事,你们聊哈,我出去,我出去哈”

  “吼哈哈哈......”慕寻辰和御风清仿佛头顶上飞过了一只黑色的鸟。。

  白芷寒笑得太开心,撞到了门槛,摔了一跤。又堪堪站稳身形,接着笑着走了。

  两个人的下巴,久久闭不上,诧异得要晕过去,甚至连抽嘴角都忘记了。

  过了大约有一柱香的时间,两人才缓过来。

  “咳”御风清轻咳一声,化解了当前的尴尬。

  “辰兄,后日就是赏花会了,你准备好像样的舞者了吗,别在像上次倒数第一了!”

  赏花会,三国所有统治者与各大派长老都会收到邀请。

  但是慕寻辰什么也不算,但是魔教遍布天下,众人没法忽视堂堂魔教教主。

  但是慕寻辰极为随性,也准备不出像样的节目,所以每次都是倒数第一。

  然而御风起每次的提醒也都是没有用的,反正他慕寻辰也从来都不在乎这种无所谓的名次。

  想着也笑着“知道了,御兄先去在我府上休息几日吧”

  “好”

  二人相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