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白芷寒一个人坐在树下呜咽。

  作为一个资深吃货的她,怎么能够忍受没有饭可以吃。她深深地悔悟之后,觉得有点后悔了。

  “慕寻辰你个王八蛋!”某白情不自禁的大吼出声,加上内力,让整个树林都抖了抖。

  “哎呦!”一到狼狈而又风流的音线响起。

  白芷寒抬头一看,入目的是张狂的红衣,那人的星眸灼灼生辉。紫色的金冠。正是季疏昀无疑!

  白芷寒只抬头看了一眼,又决定自己低头继续悲伤,因为她可不认为这个不靠谱的纨绔弟子能帮自己什么。

  而后是一阵整理衣服的声音。“银子,你摔到本殿下了你知道吗!”

  而那个叫银子的奴才正在帮季疏昀整理衣服,还在不停抱怨。“要不是殿下你大晚上非得跑出来见美人,你又怎么会摔倒,奴才我又怎么会被骂,真是的!”

  “银子你有本事再说一遍”季疏昀不允许自己在美人面前丢脸,于是怒喝。

  “奴才说的是真理”银子不怕死的说“可恶你是故意气本殿下的对吧,快道歉,不然本殿下绝不轻饶你”

  “本来就是这样嘛,认什么错”

  “可恶”

  于是季疏昀就拿着手中的玉骨扇追着银子跑了起来。

  白芷寒已经哭瞎了,自己想要好好悲伤一番都能被两个都比打断。于是白芷寒真的是生气了。凤鸣凰啸――化为乌有。一巴掌把季疏昀小盆友和银子小盆友一巴掌呼了出去。

  远处的暗卫们只能看见一道火红色的身影以及一道浅蓝色的身影,呈抛物线直接飞了出去。

  TP最1+新;章f9节“上《酷匠网

  咦,今天教主大人说过要放烟花吗?暗卫们奇怪。

  当某白正努力的挤出几滴眼泪并获取同情时。突然又看见了从天而降的火红!

  她抬眸一看,只见季疏昀那货又挂着一摸极为骚包的笑从天而降。

  作为一个现代人,她很快就看出了蹊跷,原来季疏昀身上挂着钢丝。她不由震惊,季疏昀一个古代人,能想到这,已经很不错了。不由对这个纨绔弟子多了几分敬重!

  然而季疏昀接下来的话,让白芷寒大爷差点抱着季疏昀大腿哭一阵,就差磕个头了。

  “小寒寒,本殿下来想是为了带你去春风阁享用晚膳的”说着摇乐摇手中的玉骨扇。

  春风阁,是当下最好的酒楼,里面的菜更是贵的惊人,所以一般的人是去不得的,那只是达官贵人的天下。

  “真的嘛!”白芷寒大爷立马变成一副献媚的脸。

  轻应一声,不置可否。某昀对于自己被美人如此讨好是极为开心的。

  .........季疏昀的下巴几乎掉了,他不敢相信自己面前这个吃像可怕的女人是他所认识的美人。

  “这盘,这盘,还有这盘,都再来一遍”某白超级自觉的自己点餐,丝毫不用别人费心。

  季疏昀狂抽着嘴角看着眼前这个粗俗的女人。

  “对了,你到底是谁,又为何自称本殿下?”白芷寒在吃饱之后,才想起来这个问题。

  季疏昀摇乐摇玉骨扇,“本殿下是本国也就是齐国的太子,年十又八”

  白芷寒狡黠的眯起了双眼,看来自己攀上了个官二代,富二代啊。紧接着站了起来,又蹲下,抱住了季疏昀的大腿“小昀昀,果然只有你对我好!”

  这眼神自然没能逃过季疏昀的眼,他桃花眸微眯,晦暗阴明,这个女人,很有趣,自己一定要追到!

  然而白芷寒对这个纨绔弟子丝毫没有意思,反而对人家的钱非常感兴趣。想着又嘿嘿笑了起来,看的让季疏昀的鸡皮疙瘩立了起来。

  ……

  “你说什么,小狐狸跟季疏昀在一起?”三分凛冽,七分温柔的声音想起,却充满了无限的危险气息。正事慕寻辰无疑。

  哼,小狐狸是他的玩具,只能跟他在一起想着便开口吩咐。“来人,白芷寒打扫得不干净,全城搜索,让她回来打扫干净,否则,明天的早膳她也别想吃了!”

  “还有,今天晚上,春风阁好像失火了对吧”

  黑衣人们哭瞎,怎么可以让他们做这种事,春风阁,是齐国太子季疏昀的麾下酒楼之一,而这春风阁相当于季疏昀的命根。

  而教主让他们做这种事,不是缺德是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柒小七.说:

某白“这个这个,我都要吃”

某昀“我要被吃穷了”

某辰“本座富的很!”

小柒“虐死单身狗啦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