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明到底是个精明的,再加上从前他在付黎的府中是见过轩辕颐的,对于她的声音还算是熟悉。

  “草民付明参见修文长公主,长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民妇(民女)参见修文长公主,长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那周氏也是个有眼力的,见付明二话不说就跪下了,连忙拉着付紫溪跪下,其他人见夫人和老爷都跪下了,也不迟疑的跪下大呼千岁。

  半晌,一点动静都没有,一直俯首的付明没听见声音,心里虽怒,却也无可奈何,倘若真的是长公主驾到呢。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起来吧。”

  蓦地,身后的首座处传来一女子慵懒的声音。明明是一脸的和善无害,却让人生不出丝毫懈怠。

  “谢长公主。”

  等到付明回过头才发现,原本还跪在地上的付紫涵已经起来了,而且还坐在轩辕颐的左下方揉着腿。

  付明笑笑,拱手又行了一个简礼,一派惶惶不安礼数却周到的很,“不知长公主殿下驾临寒舍所谓何事?”

  闻言,轩辕颐轻笑一下,放下手中把玩着的杯盏,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桌面,“付二爷这话说的,难不成本官非得有什么事才能来么。”

  付明的脸刷的白了,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草民惶恐,草民绝无此意的长公主殿下!”

  正在揉腿的付紫涵听到这鬼哭狼嚎的声音,嘴角微抽,这渣爹戏演的可比青岚的人好多了,真是张嘴就来啊!

  见自家老爷的额头都淌血了,而长公主似乎并不为所动,周氏也有些急了,也摸不准这长公主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却也是忙给自己女儿使眼色。

  那付紫溪虽说平日里是急躁了些,但到底也是嫡女出身,该有的气度一点儿也不少,再加上原本会心疼自己的父亲,连忙也跪了下去,却发现身旁的付紫苏早她一步跪下了。

  “长公主殿下恕罪,父亲是因为长公主殿下驾到,太过高兴了,这才失了分寸,还请长公主殿下恕罪……”

  轩辕熙挑眉,抬眼望了望下首一袭白衣的付紫苏,美人瑟瑟发抖,含泪欲泣,本是极惹人怜爱的,便是在场的几乎都是女子,也让人忍不住想搂着她好好安慰。

  这女人这么卖力的演戏给谁看啊,想威胁她轩辕颐也要掂量掂量自个儿几斤几两好么。轩辕颐暗暗咋舌,给付紫涵投去一个你爹真厉害的眼神。

  厉害,可不是么。虽说到现在为止,轩辕颐也只不过就见了三个,可是,除了稍微正常一点的莫卿,剩余的两个是一个赛一个的极品。

  对此,轩辕颐暗叹,生孩子这事儿,果然还是得看娘。

  对于轩辕颐的眼神,莫卿全当做没看见,她还能说什么,她什么都不能说,也什么都不想说好么。

  “本宫今日过来,也不是为了什么大事,”为了避免某花的摧残,轩辕颐抖了抖一身的鸡皮疙瘩,开了口,她实在受不了了,“本宫只是好奇的很,荫泽县主是犯了什么错,付二爷竟要打完二十大板后还要关进宗祠反省?”

  “荫、荫泽,县主?”付明一愣,哪儿来的荫泽县主?

  县主,居然还是县主……付紫苏愣了愣,眸中闪过一丝不甘。

  “民女冒犯了荫泽县主,还望县主恕罪……”

  付紫苏的声音不大,但足以让在场的人都听见。

  一听付紫涵就是荫泽县主,付明心中一阵狂喜,没想到他家里居然会出一位县主,而且看样子这县主还很得这修文长公主的喜爱啊……

  正处于懵逼状态的莫卿突然的一个激灵,只觉得浑身都毛毛的,循着那感觉一看……自家便宜老爹正笑的一脸灿烂的望着自己。

  这老家伙又想干啥,不会是因为这长公主说是什么荫泽县主就又在打什么主意吧……付紫涵抖了抖身子,不再去看付明。

  不过她倒还真是猜对了,付明正琢磨着怎么请自家大哥去向皇上请求赐婚,付紫涵虽说只是个庶女,但好歹也是长公主亲封的荫泽县主,至于庶女的身份……就以次女的身份就好了……

  这边的付明想的高兴的很,而付紫苏一脸惨白摇摇欲坠,那付紫溪若不是有周氏拉着,只怕已经冲上去追问了。轩辕颐幽幽的看着,也不说话,再望向付紫涵的时候,却发现付紫涵给了她一个见怪不怪的眼神。

  轩辕颐嘴角微抽,一脸黑线条,这丫头的心是怎么长的到底,自己好心好意去帮她,怎的连个谢子都没落着……

  “长、长公主殿下,”付明强压着喜悦拱了拱手道,“小女能得长公主青眼实属三生有幸,如今小女及笈之日将近,不知、不知能否请长公主殿下做主,再给小女……”

  “赐婚?”轩辕颐撑着头,唇角止不住的上扬,“莫卿不是才刚过十四么,这个年纪赐婚,付二爷这该是有多急着让她嫁出去啊。”

  听到莫卿二字的几人皆是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只怕这莫卿便是长公主赐的字了。

  刚赐了荫泽县主,这会儿又来赐了小字,这个贱人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长公主要这么稀罕她……

  一脸怒气的付紫溪正要开口,却被自个儿母亲再次拉住了,而一旁的付紫苏垂着眸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那周氏虽然拉住了付紫溪,眉头也是被赐小字刺激的皱起来了。

  她的女儿还什么都不是,这该死的小贱人却让修文长公主这么护着,也不知道这个贱蹄子给长公主灌了什么迷魂汤……

  看着这一众人的反应,轩辕颐扑闪扑闪眼睛,再加上那张还略带婴儿肥的脸,说不出的可爱,“这样吧,一个月后本宫要办一场宫宴,是打算给几位王爷选妃来着,顺带着看能不能把皇后也确定了,毕竟后宫同前朝一样,主位不能总空着……”

  这个家伙……

  付紫涵嘴角一抽,幽幽的开口,“长公主殿下,再过半个时辰便是酉时了。”

  轩辕颐回过头,一脸受伤的望了望付紫涵,整的她嘴角又是一抽。

  “本宫也该回去了,莫卿,记得要把青岚好好训练着,一个月后的宫宴可全指着这个了。”

  看8正RE版章节Z^上*酷F匠网

  “草民恭送长公主殿下……”

  待到轩辕颐上了马车走了,付明这才松了口气,满含笑意的走向付紫涵,端的是一个慈父。

  “涵儿啊,身子怎么样了,有那里不舒服的尽管来告诉为父……”

  “……”

  付紫涵也没说话,丢给付明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后就自顾自的回了院子。

  “父亲,现在咱们府有了长公主殿下做靠山,就请两个嬷嬷来家里教我们姊妹贵族圈子的礼仪吧,否则让人笑话的是我们整个付府啊。”付紫苏走到付明面前,柔柔的说道,似乎不曾看见他愈加阴沉下来的脸。

  对于这件事,付明没有拒绝,但是脸色却更不好了,为什么县主不是这个最贴心的女儿,而是那个只知道给他找麻烦的家伙……

  “公主,真的要给几位王爷选妃么,几位王爷不是……”

  “这可由不得他们,”轩辕颐摸着下巴,眯着眼睛,笑的像只调皮的狐狸,“在不找个嫂子管着,那几个家伙可就真的无法无天了,再者说了,几位王爷里也只有三皇兄娶了一位正妃而已不是,再说了,就是他们不想娶,也有人上赶着要嫁呢!”

  想起方才自己说宫宴是要给几位王爷选妃的时候,付紫苏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都红了,那个样子,要说她没心上人,鬼都不信。

  “按说若无丧事,是不会穿白的,看那付紫苏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只怕早就习惯了……尸姬,京里有那位王爷喜穿白袍的。”

  “十五岁承袭爵位的沐王爷,他身子不好,不甚出门,据说活不过二十岁……”

  忽的马车晃了晃,尸姬忙护住轩辕颐,天竺扶着轩辕颐开了口,“怎么回事,伤着了长公主你们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得!”

  “抱歉,是本王的马受了惊,冲撞了修文长公主的车架,长公主没事吧。”

  对面的马车内传出一个明显很是虚弱的男声,虽说虚弱,却好听的紧,如同三九天的一抹暖阳。

  “本宫没事,不过沐王爷身子不好,也要当心了,走吧。”

  轩辕颐掀开帘布的衣角望了望,那沐枫的马车看上去并不华贵,但懂行的人一看便知,连那车辙都是用的上好的木料,实在的低调中的奢华。

  马车内,轩辕颐嘴角上扬,心情好的不得了,这可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碧血说:

嗷嗷嗷~打滚求打赏~~~